编织好这条“碎片化”的生存链(二)......

周鹏心视野 2019-06-11 14:03:46

(新发)生存链,百万心脏性猝死同胞发出的幽怨声(十二)......



“不敢治”、“不会治”、“不能治”和“不愿治”是我国SCA救治过程中的主要痛点,也是我国导致我国“生存链”碎片化的“四大裂痕”。

—— 周鹏

SCA“生存链”的第二环、是当机立断果断实施持续、有效的、不间断的心脏按压,为倒下的人实施“空中加油”(如下图中的第二步),以等待“救命神器AED”到来,为SCA患者实施“重新点燃生命之火”。持续、有效、不间断的心脏按压是SCA患者的“生命线”,是大多数人可以发挥救人作用的一环。

心脏按压这一环,也是中外SCA急救“生存链”上,大家做得比较失败的一环。

失败的两大原因:不敢治和不会治。

第一:法律与社会伦理道德良心层面对立统一矛盾、不良社会风气:不敢治;

第二:接受初级生命支持培训的人太少,又做不到每连年重复进行一,墨守成规、不结合中国实际情况过度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的“科普”,使得大家在关键时候,大多数见义勇为者:不会治。

社会伦理和道德层面——以前不敢治

碰瓷”现象:

下面是2017年年底网络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故事:

三个学生在放学回家路上看到一老奶奶摔倒的,并将起扶起。扶起来之后,没想到,这位老奶奶却抓住他们不放,说是3名同学碰到她拐杖才摔倒的,要求学生给钱买药。据学生回忆,老人先说买药,然后说给钱。先是要50、100、2000,后面又要五千、十万元。


正能量:根据录像监控,校长说,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经过这件事后不会“因噎废食”。“我们肯定要弘扬正能量,碰到这种事儿,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但还是要做的,肯定要的。”

如果没有录像监控的地方呢?谁能保证SCA急救的现场处处都有录像监控呢?

有“碰瓷”这种丑陋的社会现象土壤的持续存在,除“国际马拉松”等参与者很多、等待救人、可以“作秀”打广告的、有浓浓商业利益的场面外,没有人敢伸出有力的“玫瑰之手”。

题外话:是什么原因、是什么力量让这些人,其中还有不少老年人出来“碰瓷”?很揪心的更深层次的问题。

法律层面的支撑:

“碰瓷”现象,古往今来、国内国外都有,美国也有,但法律层面对"见义勇为"的支持,国内外过去有点不一样。

这个问题,绕不开国内11年前的“南京彭宇案”(感兴趣的可以在网上百度一下)。尽管多年后,南京政法委系统单方面肯定了当事人彭宇承认了是他自己碰撞了老太太,但在案发后的审判过程中,彭宇并没有承认这一点。因此,在当时,这个民事案件,有以下四个问题:

第一:‍‍警方丢失了事发时对双方的询问笔录,缺少了原始的直接证据支撑这是个很奇葩的事情。

第二:法官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和“社会情理”分析,彭宇“如果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彭宇“如果是做好事,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彭宇“未作此等选择,显然与情理相悖”。对事发当日彭宇主动为原告付出200多元医药费,一直未要求返还的事实,法官认为,这个钱给付不合情理,应为彭宇撞人的“赔偿款”。

法官的话,给大家传递了三个信息:

1:“法律不能承认良心”,救人的人要拿出证据证实自己不是肇事者。

2:证据不足的前提下,法官可以做有罪推定。

3:当事的法官认为:你不抓住撞到原告的人就贸然好心相扶,不等家属到来就送人去医院,到了医院又主动为被撞的人付医药费并且一直没有要求家属返还——这种事情上,大家都是要保护自己、推卸责任,就你一个人真心学雷锋,不符合我国的“日常生活经验”和“社会情理”,不判你赔钱怎么能摆平事情?

第三:媒体一边倒,宣传机构对这种看是平淡、实则可以引起大面积公关危机的小民事案件缺乏正确判断和正确的引导能力。

第四:二审后,对这个举国民众关心的、用以指导自己是不是以后可以扶别人一把的案例,控辩双方和法庭都采用了中式“厚黑学”方式,保持沉默,是得全国上下高度关注它的人,长期得不到一个可信的真相,任其发酵。

南京彭宇案,法官的判词经媒体的不断放大后,最终的结果就是: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84.9%公众确实在扶不扶的问题上很纠结。

网友评论:“南京彭宇案在事实无法查清的情形下强制帮扶者赔偿医药费的判决提高了施救者的救助成本,使得救助他人成为了一种高消费行为,有能力参与的人大大减少”。

网友评论:“随着彭宇案的示范效应不断蔓延,大大助长了“碰瓷”这个新兴行业道,德滑坡就此加剧”。

——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河南驻马店女子遭二次碾压无人施救的视频在社交网站刷屏,视频中一位女子在过马路时被车撞倒在地,其间多位路人从女子身边经过却没有出手搀扶:太冷血的事实!

一分钟后女子遭到再次碾压并最终身亡。

网友评论:频发的公共事件一次又一次地挑战和刷新着人们的道德底线,如果任凭这种趋势继续蔓延下去,如果还不通过加强法律和舆论的建设与引导来惩恶扬善,那么“小悦悦事件”和“驻马店女子遭二次碾压事件”永远都不会是第一起,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恶性事件,而那些冷漠的看客们就算躲过了这一次危险,谁又能保证你在下一次意外中全身而退?

“南京彭宇案”的思考:

50岁以上的部分读者,可能都依稀记得印度电影《流浪者》中的一段经典对白:

法官:“丽达小姐,法律不能承认良心”。

丽达:“法官先生,良心也不能承认法律”。

德国著名法律学家耶林格有句名言:“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当道德底线受到挑战时,法律应该及时跟进——正解!

在不涉及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在法律和社会伦理道德良心有矛盾冲突时,对一般的刑事和民事案件中被告的“有罪与无罪”问题,交给人民陪审员来定,是不是更可取?

急救或灾难医学先关的问题,都是突发性事件。对这些突发性事件的处理、急救,有不少国家都有《好人法》支撑:

我国已经有《好人法》,“葫芦僧乱判糊涂案这种吞噬社会道德良心的一审恶劣判例不会重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84条于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一善意救助者责任豁免规则,被称作“好人法”,其用意是鼓励善意救助伤病的高尚行为。

在我国《好人法》已经落地的前提下,请静静地、果断地伸出您的手——很有可能,我们的一点体力活,救的就是一个人和这个人后面的一个家庭。

我们各个亚组人群,站在SCD或SCA面前,是平等的。SCA或者SCD,明天,就可能是我、是你、是他——美国心脏协会(AHA)制定的有关SCA或SCD的初级和高级生命支持指南,可以说是全球的的猝死领域内的航标,但SCA或SCD对行业协会的大总统(President)也不例外。去年在美国加州AHA科学年会期间,52岁的AHA大总统华纳在发表主旨演讲后的第二天,在宾馆也突然被SCA关顾。所幸,及时的心脏按压、初级、高级生命支持,华纳直到今天还在担任AHA大总统。

技术层面——不会治

这一环强调的是:“持续、有效、不间断的心脏按压”。

不适当的“口对口”人工呼吸与间断的、无效的“心脏按压”,于事无补。

美国心脏学院(ACC)和美国心脏协会(AHA)2015年更新的SCA指南指出:一次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在整个SCA急救过程中,持续、有效的、不间断心脏按压时间不应低于60%。笔者很赞同美国华裔心脏协会(CNAHA)郭鸿声医生及其他部分同事些的观点:60%,这是一个过于保守数据。应该强调:SCA急救过程中,除“救命神器AED分析心律”、发出是否放电指令以及放电过程外,任何时候中断持续的、有效的、不间断心脏按压,都不是高质量的复苏。

不会治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对SCA的倡导和培训力度远远不够:

心肺复苏的倡导和培训问题上,我们应该向德国学习:日理万机的默克尔参加心肺复苏培训。


本系列相关链接,已整理成一个系列,放在本微信公众号下面的《健康科普》目录内,方便感兴趣的朋友延伸阅读。


请等待:

生存链,百万心脏性猝死同胞发出的幽怨声(十三)......

——别让“口对口”人工呼吸耽误了心肺复苏


      专家门诊预约:

      北京明德国际医院内科

       010-59850200, 010-5985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