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孩子的恋爱教育在老师床上完成

有小道 2020-02-13 15:44:15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国馆(ID:guoguan5000)  


 


爱情是美好的,但不包括师生恋。孩子的恋爱教育,不应该在老师的床上完成。




最近高校老师性侵学生事件频发。

老师性侵学生,

本来已经够骇人听闻。

更加让人心寒的是,

施害者还把这称为是浪漫的师生恋。

去年,南昌大学的小柔举报副院长周斌性侵。

周斌曾经创办了一个组织“师门”,

以各种名义接触加入“师门”的女生,

比如开车接送上下学、

请学生吃饭、

私下辅导学生等。

小柔就是被周斌套路过的女生。

2016年某一天,

周斌突然向她“表白”,

之后强行搂抱,甚至猥亵,

还用言语威胁她,

逼她和自己发生性关系。

而周斌在被人揭发以后,

辩白说:小柔其实“至今还深爱着我”。

一场无耻的性侵,

被包装成了师生恋。

前不久,长江学者沈阳20年前性侵女生高岩,

面对大众的指责,

也是说是把高岩“当做女朋友”的。

周斌、沈阳这些老师,

似乎想要通过这样的包装,

将他们的兽性彻底掩盖,

披上一个风流的外衣,

沈阳后来就公然在课堂上洋洋得意地说:

“一个女生为了我自杀,

我很有魅力吧。”

是的,爱情多么美好,

应该被祝福。

唯独师生恋这种方式,

却应该受到诅咒,

甚至扑灭。


图片来源:《不能说的夏天》




沈阳之所以要把性侵包装成师生恋,

是因为我们对师生恋抱着很多幻想。

据2016年一项针对大学生的调查显示,

有65.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他们周围有过师生恋。

很多媒体都对民国的这几对师生恋极尽渲染:

比如鲁迅和许广平,

沈从文和张兆和,

瞿秋白和杨之华,

徐悲鸿与孙多慈。

比如瞿秋白和杨之华的结合就很传奇。

瞿秋白当年在上海大学教社会科学概论,

认识了班上的女生杨之华。

杨之华当时已经是有夫之妇,

丈夫名叫沈剑龙,

还有一个女儿。

但一见老师的风度翩翩、才华横溢,

两个年轻人立刻倾心了。

经过一番挣扎,

杨之华请哥哥出面,

让瞿秋白、丈夫和自己三个人做了一次面谈,

面谈的结果,

竟然是沈剑龙同意离婚,

而且还和瞿秋白结成朋友。

在瞿秋白和杨之华的婚礼上,

沈剑龙还亲自到场,

送上祝福。

我们对师生恋抱有好感,

是因为它既有像《窗外》那样,

小女孩渴望安全感、因此爱上男老师的朦胧倾诉;

也有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那样,

小男孩身体发育,

以女老师为性幻想对象的启蒙意味。

有时候,师生恋还像是一枚荣誉勋章。

然而事实上,

被老师爱上很可能仅仅只是一袭华丽的袍子,

里面长满了虱子。

你只看到偶尔几对成功的师生恋之间的美好,

但你不知道的是大多数师生恋,

其实都以悲剧告终。

不仅师生恋的“里子”千疮百孔,

就连面子有时都很难看。


图片来源:《我心雀跃》




同样在民国时期,

北大历史系教授杨栋林爱上了学生韩权华,

就没有好果子吃。

杨老师做的事其实也很普通:

他给韩权华写明星片,

抄录英文小诗,

甚至请她给自己的侄子当家庭教师。

当时坊间都在风传两人的谣言,

结果,开放如北大校长蔡元培甚至亲自写信给杨栋林,

劝他自行辞职。

这还算好的结果。

同时期的名人舒新城就没有那么走运。

他是《辞海》的编撰者,

在当时非常有名。

他在国立成都高等师范学校教书期间,

认识了学生刘舫。

刘舫不仅成绩好而且长得美,

是当时的校花。

舒老师爱上了女学生这么劲爆的新闻,

引起了校长的注意。

校长召开全校师生大会,

以“诱惑女生、师生恋爱”为名,

亲自到军署请兵缉拿舒新城,

甚至明令如果捕获这个老师,

马上乱棍打死!

在新中国成立以前,

民国公认是一个自由、民主、开放的年代,

但依然不能原谅师生恋。

原因很简单:

不是说师生恋违反了所谓传统伦理道德,

而是师生恋天然就不是一种正常的恋爱。





如果你对师生恋还有一点憧憬,

劝你还是免了。

师生恋不受人待见,

因为它本质上就是一种畸形的恋爱模式。

首先,你搞不清楚这种关系到底是出于权力,

还是出于真爱。

师生恋首先不是“恋”,

而是“师生”,

这天然是一种不对等关系。

厦门大学考古系的老师吴春明,

曾经被人告发“诱奸”女生。

对待女生,

他没有直接饿狼扑食,

而是很巧妙地运用了作为教师的权威:

他经常在公开场合把女学生训哭,

过后私底下安慰女生,

询问对方在学业上的看法,

装出一副人生导师的模样。

由于是导师,

他可以借机接触女生,

让学生觉得他在帮助、关心自己。

他则在适当的时机抛出爱情的橄榄枝,

将女生的脆弱感情尽情收割。

身为老师的权力,

变成了禽兽骗色的最好武器和幌子。

用手拍拍你肩膀和后背,

这不算什么;

跟你言语上开开玩笑,

说些黄色笑话,

这不算什么;

跟你讨论论文摸摸你的腿,

甚至讨论到床上去,

这也不算什么;

我是你老师,

为你千辛万苦,

费尽心思备课教学,

你就不能为老师做点什么吗?

师生恋绝大部分不是自由恋爱,

而是基于一种隐性权力基础上的诱惑和威慑。

涉世未深的女学生们,

尤其容易屈服。

你根本不知道,

用权力诱惑你献身的老师,

是真的爱你还是在玩你。

在权力不对等的地方,

恋爱就不会自由。


图片来源:《我心雀跃》




第二,师生恋的畸形,

还在于它必然有扯不清的利益纠葛。

闺蜜跟我讲过一个事:

大二的时候,

论综合成绩她排专业第一。

本来很有机会拿国家奖学金,

但她居然没评上。

原来是她的辅导员根本没有推荐她参与评选,

而是推荐了另一位女生上。

那位女生成绩一般般,

只是长得特别漂亮,

更重要的是:

她与辅导员在谈恋爱。

这是她们专业人尽皆知的秘密。

老师为了和学生拍拖,

不可避免的用他们手上的权力为这个学生服务,

这是一种对公共资源的不公平分配。

所以易中天曾经说:

老师的职业道德之一,

就是“不跟学生抢女朋友”:

“那是因为老师手上有权力

——评分、写评语的权力,

推荐考研、找工作的权力。

老师跟学生恋爱,

对别的学生不公平。

这跟法官不能跟被告谈恋爱是一个道理。

法官要爱上被告,

可以,你退出本案。

你要是爱上了这个学生,

爱她爱得要死,

可以,辞职,

换个学校。”

如果你是师生恋的主角,

不要以为你就可以得到利益。

试想想:如果老师可以对你偏心,

他一样可以对其他人偏心,

到头来,谁都不会真正得益。

禁止师生恋,

其实就是禁止不公平。


图片来源:《我心雀跃》




第三,比起和同龄人的恋爱,

师生恋更容易毁掉学生。

大学老师千河讲过他的身边故事:

那年,中文系新进了一批助教,

其中有个叫高阳。刚刚在海外念完博士,

口才很好,

长得也帅,

是所有女生都会幻想的对象。

他班上有个女生叫葫芦。

长得一般,但学习很好。

而且她的身材刚发育完毕,

充满了青春的诱惑:

“这个一米六出头的小女生,

胸部隆起,

下颚的汗水贴着头发闪出迷离的光。”

高阳老师连女朋友都没有过,

身上的荷尔蒙和中文系男生特有的意淫无处安放,

除了打篮球就是“满脑子胭脂色的美梦”。

他很快泡上了这个女生。

葫芦每天除了上课,

其余时间谁也见不着她。

但她的同学知道,

她一定又是和高阳老师在一起了。

那一年的期末考试,

葫芦从全班前三滑落到班级成绩中等水平,

除了中文成绩,

其他课业都退步明显。

后来葫芦连课都不上了,

整天和高阳老师黏在一起。

后来有人发现在学校塑料跑道旁边的草丛里,

葫芦赤裸地骑在高阳老师身上。

葫芦和高阳老师都被学校开除了。

无心向学的葫芦最后过得并不好:

大学没毕业,

拿不到文凭,

她只能去美甲店做学徒,

最后手被化学药水弄得全部溃烂,

惨不忍睹。

国外大学一直都明令禁止师生恋的发生:

耶鲁大学2010年就禁止了师生恋,

康涅狄格大学也在2013年做出了同样的规定,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禁止导师和自己指导的学生恋爱。

2015年,哈佛大学也出台了政策正式禁止老师和学生谈恋爱的行为:

“本科生来上大学是为了向我们学习,

而不是和我们谈恋爱或发生性关系的。”

所以,如果你真的要和你的教授约会,

那么你就耐心等等,

等你毕业以后或者教授去了别的学校,

和你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了,

你再大胆追求都不晚。


图片来源:《我心雀跃》



真正爱你的老师,根本不会和你谈恋爱。

知乎答主顾挽墨写过她自己的故事:

那一年,她15岁,

高一;化学老师28岁,单身。

化学老师凭借着独有的知性和理性,

他很快赢得了顾挽墨的心。

为了能够接近老师、被他表扬,

顾挽墨争取做化学课代表,

拼了命一样学化学,

虽然学来学去多是学不进,

但她乐此不疲。

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

文科明显好过理科的她毅然选择了理科。

化学老师劝她别那么傻,

语重心长地说:

“虽然我是个教化学的,

但我特别特别喜欢你的文章。

你看,每次语文组范文展览的时候,

都有你。你喜欢写小说吧?

班里同学传看的手抄本我看过了,

写得很有意思……”

说了那么多,

主题就一个:

别报理科。

但顾挽墨断然打断老师的话:

“我也喜欢化学!不,

我最喜欢化学……”

最后冲口而出:

“最喜欢化学老师了!”

老师无奈叹了口气,说:

“你还这么小,

哪里分得清是不是真的喜欢……”

断然拒绝了学生的表白。

顾挽墨没有因为老师的拒绝而气馁,

拼着一口气学理科、以高三以来最好成绩考上了大学,

还一直读到了博士毕业。

有一次她接到了一项任务

——为高中生写一本科普书,

需要回高中母校接洽。

而接洽的对方,

就是她当年爱过的化学老师。

老师笑着说:

“你看,读了一肚子医学、化学,

最终却还是靠文字吃饭,

老师当年的眼光没错吧?”

她尴尬地笑了,

低头端详着老师的桌面,

猛然发现在桌面的一个角落里,

玻璃底下压着一张当年她的学生证件照。

到那一刻,

顾挽墨知道原来老师也是爱她的,

但他也明白:

“学生的未来有无数种可能,

而接受她的感情,

无异于掰断她的翅膀。”

老师也是人,

面对学生的爱慕,

不可能无动于衷。

但是那些真正爱你的老师,

不会忍心让这段最终会无疾而终的感情,

影响到你的未来。

而那些见到学生就猴急着要脱裤子的老师,

你完全可以把他拉黑了。

哪怕你缺性教育,

也千万不要上老师的床去学。


图片来源:《我心雀跃》



◎ 国馆:一个有品有内涵的公号。用文化修炼心灵,以智慧对话世界,在这里,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国馆2018重磅新书《图说二十四节气》正火热销售中。



 Hello~  




我是“有道乐读”图书馆的管理员有小道,


我们专为孩子严选好书。


赶紧关注我们,


一键get孩子的科学图书馆吧!


本周限免有声书《快乐王子》,


赶紧领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