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线人生 (征文二十五) 《回忆我当年的新光梦》

戏说君 2019-04-23 14:54:44

空格前言:小编在此特别感谢张庆元老先生的来稿,老先生发来整整11页的手稿,讲述当年做为第一批赶赴三线的筹备组成员,经历的一个个生动的三线故事,让小编无比感动!

空格经小编认真细致的整理,今天终于呈现在大家面前了!


作者:张庆元

空格1936年出生,原是浙江大学助教,1963年调上光厂工作,1966年4月内迁贵阳新光厂,曾任新光厂二车间支部书记,后来当过新天办公室主任,1980年调厦门工作,职称主任工程师,现退休。

空格我是63年从浙江大学物理系调到上海光学仪器厂的,到上光不久,就被派到上海市四清工作队,先后参加过上海电表厂和101厂的四清工作。后来上光四清时又回上海以四清工作队队员身份参加上光厂四清工作。四清结束后我被提拔为上光厂党委秘书(副科级),还在厂对面新的职工宿舍分得一套房子,这在当时上海房子极度紧张,很多职工挤阁楼的情况下,厂里能给我这样一个新职工分一套家属宿舍实在很难得,我内心深深的感谢党,感谢上光厂对我的培养和照顾,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更好的为党工作!

空格就在这个时候——上世纪中苏闹翻之后,新兴的中国面对着两个武装到牙齿的超级大国,党中央毛主席毅然决定,将沿海一些骨干厂矿迁到内地,就此掀开了一股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热潮。一机部决定上海光学仪器厂的军品全部,民品部一分为二内迁到贵阳!接到上级通知后,领导层立即紧锣密鼓地进行内迁的筹划工作。身为党委秘书的我算是近水楼台吧,三线建设深深的吸引了我,想起毛主席“三线没有建设好,我一天都睡不好觉”的这句话就热血沸腾,我找党委书记葛民治表明我要到贵阳去的决心,葛书记严肃的对我说:“共产党员要服从组织安排,内地的名单里没有你,现在厂里已经分配家属宿舍给你了,你爱人也很快就会调到上海来,你就安心好好做你的工作吧。”但是我想,我的一切都是党的,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就应该急党所急,到党最需要的地方去奋斗!接着我又三次去找葛书记磨,最后他说:“贺书记(上光厂党委副书记贺湘迅)要出差到贵阳,准备搭配政工班子,你就跟贺书记去吧,路上也好照顾贺书记,至于是否内迁再说吧。”我按捺不住内心的高兴,大声说:“是!一定照顾好贺书记!”事后,我高兴得好几天没睡好觉。为防事态有变,我请张梦华把我的户口转出来随身带着,将房子委托邻居孙茗芳代为关照,于1966年4月12日跟随贺书记坐火车直奔贵阳,到新厂筹备处报到,正式成为上光厂内迁先头部队的一员。

空格1966年7月初,突然接到我爱人的电报,告知组织上已通知她内迁贵阳。我喜出望外地准备到杭州接他们,我在浙大学习工作了9年多,应当去向老师们、同事们告个别,女儿还小也需要我去帮帮忙。但贺书记说,文革开始了,党委的工作比较繁重,不同于我去杭州接家属,我只好服从大局。没多久,上光厂就派马龙根(马杰)和真永宁到浙大把我爱人苏玉珍和女儿接出来送到火车上,告诉她跟随也要到新广场报到的傅文焕同志一起去贵阳。就这样,我们全家内迁了。我们在上海宿舍的家具是后来史龙才同志帮忙打包后托运过来的。


空格1965年上光党委就成立新光厂筹建处,由代厂长谢云初、副厂长朱德顺,还有李世英、过秋岐、徐宏道、高守慧、潘干明和农村调来的徐立柱、吴元善等人组成。记得筹建处还有虞和清、许俊德、李连诚、李阿康、黄惠龙、姚金祥、顾福根……他们先是去出差后来就大部分成了内迁职工。参加筹建处工作的还有66年直接分配到新光厂的部分大中专生,例如丁培忠、吴忘初、沙玉璋、王洪国、潘联根、蒋昌全……很可惜我的日记本在文革时被抄家抄走了,只能回忆一个大概了,可能有出入的地方。还有66年初南京部队复退分配到新厂的83名战士,共有一、二百名组成新光厂筹建处。其实筹建处就是上光内迁的先头部队,他们吃的苦比后来内迁人员还要早,还要多!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对上光内迁做出的共献。

空格新厂的厂址定在贵阳市乌当区新添寨,所以厂名取“新添光学仪器厂”是报部里批准了的,简称“新光厂”。至于“新天”一词则是78年赤天光学仪器厂合并进来,取了“新天”的新字,“赤天”的天字,组成“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也是报部里批准的。赤天也是上光内迁的,所以新天的内迁职工自然也是包括赤光厂内迁职工。

空格新厂筹建处立下头一大功则是为新厂选了一个好厂址。上级要求内迁厂矿不但要靠山隐蔽,还要考虑职工生活上的方便。当时贵阳一下子要安插十几家内迁厂矿,选址时一个又紧迫又困难的工作,筹备处领导经实地勘察测量,多次向省、市领导汇报,并得到大力支持,划拨地处乌当区新添寨的旧党校给我们做新厂的地址,虽在贵开公路的旁边但有个小山头环抱,无论站在公路那个位置都无法看到山里面有一个上千人的工厂,这就符合靠山隐蔽的要求,傍边又有一条小河流过,工业用水也没有问题了,就近有个新添寨小镇,离贵阳市中心也只有十几公里方便职工生活,更重要的是有党校的房子可利用,有利于筹建工作的展开,为能多快好省的建造新厂打下良好的基础。

空格从繁华的大上海到地无三尺平、开门就见山、出门就爬坡的贵阳山区,是首先迎接大家的生活考验。虽说有党校的房子住,但因长久的失修,到处破破烂烂,房前屋后杂草丛生,有一次,职工在宿舍门口就抓到了穿山甲,晚上,蚊子更是造反,有人戏说,贵阳什么都小就是蚊子长得大,还特意抓了几只夹在书里做标本。

空格喝的水是从小河里抽上来的,有时,龙头里还放出小鱼小虾来。如果下大雨的话,抽上来的尽是泥浆水,放上明矾几天都清不下来。大家就是用这样的水每天刷牙洗脸做饭吃。由于饮水的问题好几年都没有解决,以至于后来全厂流行肝炎,连幼儿园的孩子们都没有幸免。我儿子就是在幼儿园时染上了急性肝炎的。事情闹到部里,才拨款打深井引地下水喝。

空格道路是高低不平的泥土路,雨天地面结棱,上坡只能爬着走,大家只好在鞋子外面捆稻草绳子当防滑链条……所有这些困难都没有难住这些上海来的先头部队。筹建处克服困难创造条件,不断展开工作新局面。

空格筹建处即是工作组又是劳动大军。工地上上千吨水泥钢筋,大大小小上千台设备的装卸工作都是筹建处的职工自己完成的,当时工地上没有专门的装卸工,不论白天黑夜只要汽车一到,大家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卸车去,有时半夜三更下起大雨来,大家还要上工地抢运物资,没有人叫过苦……当时工地上没有铲车只有一台手动葫芦,一台台设备硬是靠几根滚筒两根撬棒一步一步的滚进车间。高守慧科长对装卸很有经验,在我们中间虽然他年龄最大个子又小,但手脚麻利,拿着一面小红旗口中叼着一直口哨,跳上跳下指挥大家,地面再不平也难不倒老高的滚筒!

空格1966年初上光党委根据上级部署决定:军品职工66年7月1日内迁,民品大队人马10月1日搬迁!要保证这个计划按时完成最大的问题是职工宿舍,施工队的进度一拖再拖,到4月底,生活桥居住区的宿舍土建还没有全部完工,怎么办?又如何落实中央关于三线建设要发扬干打垒精神的指示?经讨论,筹建处决定二条腿走路!自己动手建造干打垒!这个任务就交给三连!所谓“三连”就是南京军区1966年复员分配到新光的82名军人。他们由专业干部梁云清通知带领,从南京直奔贵阳。按筹备处民兵编制编为第三连,后来大家对这批军人都称为“三连”。

空格在大庆,土地一马平川,泥土伸手可得,造几个干打垒都不成问题。可贵阳山多平地少,石头多泥土少,而且中央三申五令三线建设不能征用耕地不准和农民争平地,怎么办?筹建处决定削山建房,房子向天上长!于是,在厂对面的小河的另一边,找个石头较少的小山包,削平山顶建造四幢干打垒。我们的做法是:楼房的框架、承重梁、承重柱都用钢筋水泥,楼板用水泥预制板,所有墙壁用土坯砖,这就是新光模式的干打垒!

空格三连的战士们刚放下枪杆子,来不及换上军装就拿起了泥瓦刀。房子怎么造?干打垒怎么打?一无所知。在黄惠龙等师傅的指导下,从水泥坯砖做起,在黄泥巴里参些稻草段用水搅合搅合放在模子里捣打就成了泥砖,这样做速度太慢,泥砖供不应求,后来弄来一台大的旧冲床,以机动代替手工,日以继夜的挑灯夜战,短短的一个多月四幢高层干打垒就完成了,可以解决三四十户家庭的居住问题。我们的干打垒最高的是三层楼,这种高层的干打垒楼房可谓是新光厂的一项创造发明。

空格干打垒完工后,三连又转战新寨坡、杨梅山、梅腊山宿舍工程。梅腊山单身宿舍原来也打算造干打垒,但苦于泥土无处挖又要赶进度,干脆用水泥混石子直接往壳子槽中浇灌成为水泥干打垒,大家称之为刀枪不入的干打垒。由于三连出色的工作,保证了内迁计划按期实现,两千多职工有房住,可以说,新光的职工宿舍混有三连职工的血汗,三连为内迁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也是新光筹建处立下的又一功劳!

空格为了向农民征地也为了防止有人到工地偷东西,筹建处要和附近的农民搞好关系。农忙时节要派干部帮农忙插秧耕地什么的,因此,我有机会到农民家做客,了解一些农村情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云贵高原的农村还是比较落后的,我们附近的农民还是过着靠天吃饭的日子,作物从种下去一直到收成中间不进行田间管理的,有多少就收多少,碰上灾荒颗粒无收是常有的事情。所谓贵州十八怪:火车没有汽车快;草帽当锅盖;中药当小菜,鸡蛋串起卖……这些从一个侧面反映农村的情况。

空格新添寨地区的农民一天只吃二餐饭,吃的是玉米干饭,就是用玉米打成碎颗粒放在蒸笼里蒸熟了干吃,蒸笼的盖子就像一顶帽子,可能这就是草帽当锅盖的的来历吧?家里用三根木头搭成三脚架,中间掉个铝锅烧开水,他们吃菜不用刀切,而是用手扭二段放在开水中涮一涮蘸着辣椒面吃,折耳根(鱼腥草)蘸辣椒已经是好菜了。他们种的西红柿叫“毛辣果”,只有拇指大小,他们也不知道荠菜、田螺可以吃。后来看上海人爱吃就挑来卖给上海人。他们的烟是自家种的烟草叶子卷起来抽,加上他们很少洗澡。所以身上都有一股怪怪的味道,上海人称之为“阿贵味”。

空格至于“鸡蛋串起卖”,倒是反应了农民兄弟很聪明,拿一束稻草打个结再分成三段,中间放一个鸡蛋,再打一个结放一个鸡蛋……这样就串成了一串,一般一串是5个或者10个,这样一是蛋不容易打破,二是不被买家挑大剩小,三是容易计算。因为当时有个别小青年利用农民不会计算和反应慢的弱点欺负对方,例如一个鸡蛋三分钱,10个就是三毛钱,但他就买9个,然后说三九二十一,给农民2毛一分,农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就受骗了!所以,农民在我们这些大城市人的到来后也变得聪明了!

空格总之,三线建设从一个侧面也拉近了工农的距离,促进了农村的发展!

祖孙三代,其乐融融

空格始于1964年的三线建设,历时17年,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重大经济建设运动,同时,也是一场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空格地处沿海,又是新中国最大工业基地的上海,是三线建设的重要参与者。当时全国支援各地三线建设的有上千万人,而上海一个城市,就去了150多万人,还不包括家属。

三线人的故事太多太多,经历过,才会懂!


传递快乐 传递爱

爱上快乐 爱上辣

空格《爱上辣》作为“贵州三线人”创立的品牌,其微信平台也将搭建专属“三线人”的情感交流平台,旨在通过微友的参与互动,与有着共同的集体记忆的“三线人”一起分享每个人心里的点滴故事和感悟,让饱含辣味的记忆靠岸!

一. 征文详情:请见9与11日刊。

二. 征文时间:2014年9月13至2014年12月30日。

三. 征文发送:至邮箱woaiaishangla@sina.com 标明作者姓名及年龄

四. 奖项设立:所有来稿无特殊情况(内容不健康或牵涉政治和敏感话题等),将全部在微信平台刊登。稿件一经刊登,我司即送出价值45元的“爱上辣”礼盒套装一份。

截止至2015年1月31日,根据平台统计的阅读转发量排名,分别设置三个奖项:

1. 一等奖1名(价值5000元境外旅游抵用券)

2. 二等奖2名(价值1000元国内旅游抵用券)

3. 三等奖3名(价值600元法国进口红酒二瓶)

魔都最好吃的辣椒酱

带着辣味的浓香,征服你挑剔的口舌!




如果您喜欢小编的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如果您喜欢“爱上辣”,请直接登录淘宝网,搜索宝贝:爱上辣,即可选购品尝小编推荐的独家美味!

或:登录官微帐号,直接微信联系客服选购。

不要走开,下集更精彩!


订阅微信:点击右上角,关注官方账号

若手机找不到该选项,请回到本文最上方标题处,点击作者。

您可能不知道的微信二维码扫描功能

  1. 保存此图片到手机

  2. 点击微信右上角扫一扫

  3. 进入扫描框页面后,点击左下角“相册选择”选取此二维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