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相伯:一只叫了一百年的狗

平民文学社 2020-03-15 16:44:14

  1939年4月,《良友》杂志第150期封面人物,是一位饱经风霜的百岁大寿星,国民政府给他褒奖令,称赞他为“爱国老人”,中共中央从延安发贺电,誉之为“国家之光,人类之瑞”。与此同时,这位百岁寿星的“福相”,几乎被挂在每个照相馆里,给抗战中的艰难人们一种精神上的鼓舞。这位老人,便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马相伯。

      一个百岁老人,何以能登上风靡全球华人世界杂志的封面,更何以能够得到国共两党高层的一致爱戴呢?

      他的魅力,不在百岁,而在“博学”、“爱国”与“兴学”,其动人的故事,说不完道不尽。有人把他的一生概括为三个阶段:前三十年,给了宗教;中间三十年,致力于政治;后四十年,为教育呕心沥血。似乎有些道理,但不尽然,我想透过“教育”这个窗口,窥斑见豹,让大家领略一下这位百岁老人惊人的风采。

毁家兴学:追逐教育救国的梦想

      1876年,马相伯离开耶稣会,以天下无人能比的全才身份,登上了大清帝国内政外交的政治舞台,与弟弟马建忠一道成为李鸿章的重要幕僚,投身于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中。

      1896年,马建忠参与《马关条约》谈判,一时间,马氏兄弟成了全国人民心中的卖国贼,甚至被人谣传为李鸿章的私生子,或者根本就是外国人,因为马氏兄弟懂多门外语,且曾是天主教徒。

      1897年,58岁的马相伯,历经了妻子和长子的海难之痛,聆听了母亲临终对他这个非神甫的儿子之骂,似乎看破了自己的天命,大梦初觉醒,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决定重返教会。

      马相伯自以为人到暮年,大限将至,意在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于是,将自己3000亩田产全部捐献给耶稣会,并立下字据,“自献之后,永无反悔”,一来作为重返教会的交换条件,二来为实现自己的办学梦想,作为创办“中西大学堂”的基金。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还有40年的时间为中国的教育做出伟大贡献。

      早在1886年,马相伯借赴美借款之机,去了一趟欧洲,考察了几所著名学府,大发感叹:“自强之道,以作育人为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设立学堂为先。”或许,“教育报国”之志,就此深深地扎在他的心间。

      古语云:“月过十五光阴少,人到中年万事休。”而我们的马相伯,年过六十,青春才刚刚开始,他对中国教育所肩负的大使命才正式到来,见证奇迹的时候也才姗姗来迟。

      耶稣会得到了马相伯的田产,可是对办学的事儿兴趣不大。马相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打掉牙往肚里吞,但是,马相伯毕竟不是凡人,吃一堑,长一智,坚韧就在这里,人可垂垂老矣,理想不可丢弃。

       时任南洋公学特班总教习的蔡元培,深知马相伯的重量,拜在马相伯门下学拉丁文,并找来24名学生,一起拜马相伯为师。

       从此,马家客厅成了学子们神往的学术之地,这个马老师学富五车,教了拉丁文教数学,教了数学教哲学,他成了名副其实的两代师表。这些学生日后和他们的老师一样名声赫赫:蔡元培、黄炎培、李叔同、邵力子、胡敦复……

       小小学习班名声大振,恰逢南洋公学发生“墨水瓶事件”,学生集体退学,退学学生纷纷要求加入“马家军”。

      1903年,马相伯借教会捐赠的基金之力,以“中西大学堂”的梦想,创办了震旦学院,自任院长,中国近代第一所私立大学终于横空出世。“震旦”为梵文,“中国”古称谓,有“日出东方”之意,借此图个生机勃勃的好兆头。

      教会的学校,教会要做主,强迫学生信仰宗教,这有悖于马相伯“思想自由”的办学理念。1905年初,耶稣会让马相伯“无病而入病院”,夺回了震旦的控制权。而偏偏这些学生不好惹,全校132名学生,130位签名退学。

    退学学生推举邵力子、于右任等7名代表,找到他们尊敬的马院长,说:“马院长,我们已经退学了,但是我们还要读书。”学生的一番话打动了马相伯,让这位一米八的硬汉老泪纵横了,决定冒着再次与教会决裂的风险,勇敢地站在学生一边,另办新校。

      1905年9月,囊空如洗的马相伯,费尽了难以言说的周折,多方募捐和筹款,在上海吴淞又办起了一所中国后来的名校,马相伯自为校长。复旦公学(复旦大学前身),光复震旦,“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谁怕?别忘了,在现今复旦大学高贵的血管里,依然流淌着马相伯傲岸的血液。

      在接下来的33年里,马相伯参与了另一所著名学府——辅仁大学的筹建,曾应蔡元培之邀,临时担任过北大校长,还通过一系列的公众演讲和文章担当起了中国社会的良知。马相伯对教育的一片痴情袒露无遗,成就了中国最伟大 “爱国老人”的理由之一。

全人教育:培养高德博学的人才

       马相伯出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从小天资聪颖,好学成癖,12岁时,他瞒着家里,揣着悄悄积攒下来的铜钱,离开家乡江苏丹徒(今镇江),一个人走了11天,走到大上海,进入法国天主教会开办的徐汇公学读书。马相伯的这一走,走出的是一个举世罕见的全才!

      在徐汇公学,少年马相伯,在语言、数学、天文等学科上,展现了惊人的天赋,经过19年耶稣会的西方教育,他精通拉丁、希腊、英、法、意等8国文字,尤其擅长演讲,14岁即在学校当助教。1870年,31岁的马相伯以特优的成绩,通过耶稣会的考试,获得神学博士学位,成为一名光荣的神甫。

       待到当了复旦公学校长,马相伯的全人教育理想开始付诸实践。他与当初一般创办教育者的急功近利心态有着本质的区别,追求的是“中西融通、古今汇合”的教育理念,培养目的是全人,尤其是在理智方面的成熟与智慧。他关注的是德行高尚、学问渊博的“人”,而不是像现在某些教育者们满足于获得做题技巧的“分”。

       在这种教育理念的支撑下,马相伯将复旦公学的课程分为两大类,文学与质学(即科学),每一类中又分主课与附课。整个课程体系涵盖领域极广,从拉丁文、希腊文,到财政学、公法,从数学、物理学,到园艺、绘画、歌咏等等。马相伯融合自己在私塾和耶稣会所接受的教育,融会贯通地建立了这套新的课程体系,也由此成为中国近代大学学科的奠基人。

       在所有的课程中,马相伯最看重语言、哲学和数学。他认为,要了解西方的话,必须从拉丁文学起。而哲学思潮,尤其是西方的哲学思潮,除了具有启蒙功能外,还可以帮助“发明光大我国之学术者”。因此,他亲自编撰拉丁文教材《拉丁文通》、语言学理论《马氏文通》和哲学教材《致知浅说》,为学生教授哲学、拉丁文、法文、数学等学科,将中西方人文思想融汇其中。

      马相伯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说到底就是重视人的存在,关注人的发展,崇尚的是文艺复兴之后的人文主义教育,尊重人本身,以培养完善的人。他倡导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教育思想,后来被写入刘大白作词、丰子恺作曲的复旦校歌之中,也永远成为复旦人DNA的一部分。蔡元培提出的五育并进、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文理沟通、造就具备完备人格的学生的教育理念,一定程度上受到老师马相伯的影响。

       复旦大学教授李天纲这样诠释马相伯的全人教育:

我们现在叫通识教育,那时候耶稣会叫全人教育,和中国古代的博雅教育也是相通的,琴棋书画、文体全能,它的核心是对人全面发展的重视,强调对人本身的发展。他希望可以培养有修养的、幸福的、善于待人接物、懂得处世为人的人,不仅仅是有学问、有技能。

       在教育日趋功利化、实用化、技术化的时代,马相伯的全人教育过于理想化,终究难以实现。百年后,许多著名高校,大一大二不分专业,文理兼修,实施通识教育,是否也有马相伯全人教育的影子?我们不得而知。

学生自治:激活中国学生的原创力

       中国学生缺乏创造力,已成定论,由来已久,原因复杂,改造不易,正是当今教育改革难以突破的瓶颈。

       华东师大教授黄书光这样评价马相伯:“我们大家今天在那里说,中国学生原创力不够,其实这个问题马相伯当时就已经发现了,他所设计的课程、教育方法,都是他认为要提高学生的原创力。”

       马相伯开宗明义地指出,原创力不够是长期以来的经学教育对中国学生的遗毒。“中国人不但懒于行动,尤其懒于思想”、“只重记忆,只知依样葫芦,等于只知贩卖,不愿创造”。经学废除,已近百年,学生“依葫芦画瓢”的“知识教育”仍不见改变,岂不悲哉?

       马相伯鼓励学生手脑并用,求得“真的知识”与“活的学问”,从而提高原创力。

      在校务行政上,马相伯大胆实行“学生自治制”,由学生们推选一些代表以委员会的方式参与学校行政管理,来个真格儿的自主管理。他强调,学校是学生的学校,“我的学校我做主”,培养学生的管理和领导能力,早早地与国外对学生领导能力培养的教育接轨。


      马相伯恪守孔子“有教无类”的原则,接受了因写诗讽刺慈禧太后卖国而遭受通缉的学生于右任,并告诫他“不以空言抒愤,救国必先科学”,影响了于右任的一生。

      于右任曾用“尚自治,导门径,重演讲,习兵操”来形容震旦的动脑、动心、动手、动口教育特色。“或讨论学术,或研究时事,习以为常。先生本长于演说,高谈雄辩,风趣横生,诸同学传其衣钵,故出校以后,从事政治革命运动,受用不尽”。“重演讲”似乎已经复旦的传统,复旦在大学生辩论赛中屡屡获胜,是否在传承老校长的衣钵?

      复旦百年诞辰之际,全校开始实行“通识教育”,成立了以志德书院为首的五大书院,志在践行老校长当年未能实现的教育理想。志德书院,即为纪念创始人马相伯而设,马相伯名“志德”,取其意,明志且道德高尚。



    马相伯在临终前,曾与胡愈之沉痛地说,“我是一只狗,只会叫,叫了一百年,也没有把中国叫醒。” 如今读来,感世伤时,情不能已,但愿中国已经真正醒过来了!


马相伯:一只叫了一百年的狗

(图片来源网络)

关于我们

黎明前的黑暗,春暖前的严寒,你懂得……如果您认同我们的观点,可加小编微信chenchunli199001,以防止失联(负能量爆棚,忠党爱国之士勿加),每天为您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总有刁民举报朕,删前打赏见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