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雄文】此去经年,唯盼复兴!——这张爆红中国海军照,英烈们已签收

绝密事件封杀 2020-02-13 13:43:39

卓尔不群,品味非凡


大卫营

只限小资和中产的品位人士进入


[识别二维码进入查看]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

微信号:dvy1111

来源:今日平说    作者:周小平


深度雄文,国人必阅!


今天,网络上一张照片火了,那是中国海军的先进庞大舰队在海面上缓缓前行的画面。在战机伴飞,巨舰破浪,气沉千钧,震撼心扉!面对这一幕,令人在心中不由得升起这样的诗句来:新武六年惊蛰,华夏水师齐出南海。巨舰钢峦起伏,战鹰云遮海空,狄戎睹之色变,嗟叹不可敌也!然,此去当年国殇,已有一百余载也。




《此去经年,唯问复兴》



一:此去甲午,已一百二十四年矣


或许是由于这份执念太深,所以眼前突然闪烁起了一阵红光,紧接着眼前一亮,我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艘陌生的旧式铁甲船上,甲板上站着一个头戴花翎、身披软甲的人正在神情淡然地遥望着远处那阴云密布的大海。“你是谁?”他忽然开口问道,对于我的突然出现,他似乎一点感到惊讶。“我叫周小平,我来自中国,请问这是哪一年,你是谁?这是哪里?” “现在甲午年八月十七,这里是大鹿岛海域,你所在的这艘军舰叫致远,而我…”  “您是邓世昌前辈!” "正是,刚才冥冥中有声音告诉我,会有一个来自未来的中国人给我带来一张未来世界的照片。那个人,就是你吧。"


看着眼前这个眉头紧锁的男人,我的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崇拜、激动还有一丝丝的心酸和犹豫,我该不该告诉他明天那场海战的结局呢? “我想现在就看看照片。”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他的声音。“好!”我赶忙掏出那张洗好的彩色照片递了过去,邓世昌有些急迫地一把抓住照片,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虽然照片很清晰很大幅,但他却拿得很近,看了很久。




看着眼前的这个情绪有些激动的中年男人,我很难把他和印象中的那个民族英雄形象对上号,他的激动、紧张和拳拳忧国之心感染了我。不知不觉间眼圈就红了,我有些哽咽地回答他说:“邓先生,您放心吧。在未来中国,日本军队是远远赶不上我们了,甚至未来的中国人早都已经不把日本当成对手了,因为他们实在是微不足道。”




“哦……” 听完这些后,邓世昌沉默了良久,忽然抬头问我说:“你刚才说到,新中国。” 我突然有些慌乱,懊悔自己一时没有转过弯来。看到我的神情,邓世昌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缓缓地坐在了甲板上,以一种无比放松的语气说道:“既然你说自己来自新中国,那我等应该就是旧中国了吧。这么说起来,眼下的中日战局果然会很不利啊。你能跟我讲讲,我们的故事吗?在新中国人眼里,我们是一群怎样的人。” 我突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年轻人,你尽管说吧,我这一生早已看淡生死,如今每一天都是在抱着必死的决心,我只是想知道这场战争究竟会打成什么样。”



我犹豫了片刻,然后鼓足了勇气说道:“日本会战败,是的,日本迟早会战败!但是,对不起,日本不是你们击败的。刚才您说今天是甲午年八月十七,那么明天那场著名的甲午海战要爆发了!在那场海战中你们会被击败,而您会战死。并且在你们战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把你们当做是英雄。日本不仅杀害了你们,更污蔑了你们的清誉。在你们死后,坊间开始传言水师之所以战败,是由于你们懒、笨、蠢!是由于你们成天在炮管上晾衣服、你们在军营里开妓院,你们在军舰上抽大烟!甚至到了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这种抹黑和诋毁你们的谎言,都仍旧广为流传。”(作 者 : 周 小 平   版 权 所 有)


“没关系了”,邓世昌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了致远号的舰首,神情里是充满了坚毅。“你请回吧,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太阳就快要升起,你所说的甲午海战,哦不,应该是甲午战败就要开始了吧。” 沉默片刻,他转过身对我说:“小子,我记得你刚才说未来的美国比中国还要强大,那么这就说明那会儿的中国还依然没有实现彻底复兴对吧?那你就帮我给未来的中国人带一句话吧,请他们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比美国强大,比任何国家都强大,做到彻底的复兴,重回汉唐盛世。这受人欺负的日子,我真是过够了!”



我还想说什么,但眼前突然又闪烁起了红光,时光开始加速,我眼睁睁地看着日本舰队驶来,海上炮声隆隆,硝烟密布,到处都是残墙断壁,血肉横飞。我更看到,邓世昌最后指挥着他的旗舰致远号在巨大爆炸的火光中,冲向了日本吉野号……“不要啊,不要!”但是无论我怎么喊,都喊不出声音来了。


二:此去庚子,已一百一十八载矣


“就是你吧?” 我还没有适应眼前的光线,一个粗狂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震得我耳膜有些发疼。“冥冥中刚刚有个声音对我说,有个来自未来的中国人要给我看一张未来世界的照片,你就出现了,还穿得奇装异服,不是你还能是谁?你姓甚名谁,做什么的?照片何在?说来听听。” 我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从地上爬起来说道:“我叫周小平,是一名小作家,现在是哪一年,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眼下就是庚子年五月十五日,洋人就快要打进京了!至于本人嘛,江湖人称我一声师兄!”




“对啊,不回去干嘛呢?你们说什么刀枪不入?哄哄三岁小孩还行,真遇上洋人你就知道工业化的洋枪洋炮是挡不住的了。”看到这师兄的一副臭脸,我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全说了出来。“你不是想知道非要去和洋人斗会怎样吗?那我来告诉你吧。你们不仅会在洋人面前一败涂地,被杀得血流成河,而且洋人还会借机生事向朝廷索要巨额赔款,而朝廷因为惧怕洋人,还会配合它们把你们义和团民当成忤逆洋大人的叛贼来剿灭、逮捕、砍头!这就是历史,血淋淋的历史。”




“不是不救也罢,是你根本就救不了!”我毫不相让地反唇相讥。师兄再度冷哼一声:“周小平是吧?我不知道你这个劳什子作家是个什么玩意,那我就问问你知道不知道传教士是什么东西!” 传教士?我猛然想起了什么。在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前,似乎中国到处都是列强的洋兵和传教士在旧中国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全国各地发生过老百姓被洋兵和传教士欺压、殴打、豪夺财产、奸淫屠杀而引发的零星民间抵抗运动。然而由于清政府惧怕洋人,所以不仅不将这些猖狂的洋人和传教士缉拿,反而助纣为虐,讨好洋人,对洋人的兽性不闻不问,反而将抵抗的老百姓逮捕收监。



“这年头兵荒马乱,灾害连年,民不聊生,再加之洋祸和官祸横行,我等寻常百姓哪有家可回?!”师兄继续恨恨地说道。看着他的神情,我突然想到了后来一本由外国传教士丁韪良所写的日记书,书名就叫做《北京使馆被围记》,在那本书里,丁韪良炫耀般地记载了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的设想,并详细描述了加入美军劫掠大兵行列,目睹对华人进行屠杀以及恣意劫掠的过程。从他自己的描述来看,显然这种情况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因此,这位师兄刚才说的话显然都是真实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理解了他们。这时,师兄走过来站在我面前继续说道:“是,我们本就是泥腿杆子,没有什么本事,更不会捯饬什么劳什子的工业化,造不了洋枪洋炮,也整不会那玩意儿。但我们又能怎么办?!洋人烧杀抢掠,官僚助纣为虐,难道就因为我们是泥腿杆子就该这样悄悄地去死吗?难道因为我们是泥腿杆子我们就应该躺在家里任由洋人欺负杀剐吗?难道因为今天这中国没有工业化,我们就应该不去抵抗吗?!如果所有人都不抵抗,请问你以后生活的那个新中国从哪里来!?”


师兄神情激动地望着我,几乎用一种咆哮的声音吼到:“是,我们没有知识,但我们至少知道反抗。是,我们没有本事,但我们至少不会那么幼稚!你刚才说后世有人评价说正是由于我们的反抗激怒了洋人才导致洋人索取赔款对吧? 呵呵,后世人若真是如此天真,那中国还有什么希望。”“我倒是问问你这个小作家,你跟我说说,是不是我们不反抗,洋人就不勒索巨款了?是不是我们不反抗,洋人就不打进京城了?是不是我们不反抗,洋人就不侵略我中国了?!”

(作 者 : 周 小 平   版 权 所 有)




听我说完这个,师兄赤红的眼睛突然有了一丝温柔,他有些激动地对我说:“你此言可当真?再给我看看!”一边说着,他又一边抓了过去仔细看了起来。“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骗你不成。未来的中国,是科学的中国,是强大的中国。” 师兄仔细看着照片,然后摇摇头又还给我说:“俺没文化,还真是看不懂。但这也没辙,谁叫咱本就是个庄稼汉呢。行了,你走吧,我也该走了。” 


“你去哪?”我连忙问。“去死!”他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枪炮声以及人们的惨叫声传来。师兄一把抓起身旁的大刀,冲着我说:“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虽然打不过洋人,但我们有没有杀死一些洋人?” 我想了想说:“有的!是的有。” “那就好!”只见他一边抓起一块木板当盾牌,一边朝着洋人的枪队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喊:“小子,回去以后替我告诉未来的中国男儿们,别他妈认怂!我们这辈人是没知识,没本事,没文化!但我们至少不投降,不奴顺,不怕死!就是死,咱也要多杀几个洋人,为将来之中国多除一点祸害。我们就这点出息了,但你们不一样啊,你们有知识,有文化,有水平,还能造出那么厉害的武器,所以你们一定要有比我们更有出息,一定要彻底战胜那些狗日的洋人啊!” 



师兄一边跑着一边喊,忽然一发子弹穿过了他的右肩,大片的血花和皮肉飞溅了起来,看着眼前地狱般的战场,那该死的红光又闪了起来,而我早已泪流满面。我看着师兄和他的义和团民们就这样成片地倒下,在洋人的枪口前被打得血肉横飞。“不要啊,不要!你们不要死!师兄啊,你们不是白痴,你们也是英雄,真正的英雄!~” 可是,无论怎么喊,却也发不出声来。时光陡然加速,我看着倒在地上的师兄,艰难地爬起来,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举起大刀朝着一名洋兵砍去……


三:此去重义,已六十九载矣





“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恐怕有一大半都被国民党腐败高层给存到华尔街的银行去了吧!一个死到临头都还贪财如命的腐败政权,真的值得我们为之陪葬吗?我们是军人,记得刚从军那会儿咱们心里所想的就是要保家卫国、驱逐外敌。而今呢?你看看我们都快成什么样子了。原以为这世道没啥指望了,只能大家一起这样烂下去,但是,我却从共产党人身上看到了希望。他们真的不一样,有一股傻劲和近乎顽固的信仰,或许真的能拯救中国!”


“哎,继挺啊,我们是老战友了,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也早就想过。如果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你们把船开出来了,但是现在我也要把这里面的风险告诉全船的兄弟们,不怕牺牲的就和我们一起闯出去,如果有不愿意跟我们走的兄弟,咱就送他们下船。” “好!一言为定。”



“没事,我看得出来你没有武器。”王继挺一边说,一边把我扶起来。见我掏出照片,一群人立马围了上来,然后很快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才有人说道:“这是新中国未来的战舰?”“中间这个是航空母舰吧?” ——真不愧是重庆号巡航舰上的军官,对军舰的了解比一般人还是要强不少。我点点头说:“是的,这些都是新中国未来的强大海军舰队,有能够起飞超音速战机的航空母舰,有万吨级驱逐舰,还有可以跨大洲进行打击的潜艇,支援全球打击的强大补给舰等等。”



听我这样说着,一群人开始激动起来。“万吨级驱逐舰!那是什么概念啊,恐怕是真正的无敌战舰了吧。” “这家伙,要是咱们能有机会去驾驶一盘,那得多带劲!”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些都是哪国货?” 有人忽然问道。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沉默了。我忽然想起来,眼前我站着的这艘巡洋舰,是英国政府淘汰下来的林仙级轻巡洋舰“阿罗拉”号,仅加装了20mm厄利孔高射机炮和152mm双联主炮等为数不多的火力,攻击范围有限,装备性能远远落后于英军自家军舰。英军同款战舰上还搭载有海象舰载机,但是这艘淘汰给中国的阿罗拉号却是没有的……




听我说完,邓舰长忽然激动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晃了两下说:“年轻人,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自己制造的军舰停靠英国朴次茅斯!还令他们感到震惊和羡慕?这,这,这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天翻地覆慨而慷!”我还没有回答,一旁就传来了王继挺的声音。“这恐怕也只能用,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来形容了吧。” “是的,您念的这句诗出自毛主席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现在是1949年2月25日,而主席的七律写自4月13日,这 提 前就被你信手拈来了,王继挺同志,您还真是铁粉呢。”


王继挺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那这些军舰,应该都是在新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研究制造出来的吧?”“是的,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工业技术和科学技术。我们曾经一边哭着一边从苏联专家撤离后焚毁的资料火堆里寻找没有燃尽的纸屑一点一点地试图重新拼凑,我们曾经在极度匮乏防护物资的情况下,暴露在高辐射环境下研发核潜艇,我们曾经被迫用算盘和草纸完成了美苏用电子计算机器耗时多年才完成的海量计算工作。成千上万的中国技术人才和科学家,牺牲在了这场工业大跃进时代!有些地方,仅一个研究所里,就牺牲了上千名工程师或技术人才。他们牺牲后,名字就刻在那些低矮的平房里……”

(作 者 : 周 小 平   版 权 所 有)



听着这些话,邓兆祥和王继挺忽然严肃了起来。“全舰集合!” 哨音迅速吹响,参加起义的全体官兵都迅速在甲板上列队。“前面就是烟台港了,中国共产党的同志已经做好了迎接我们的准备!同志们,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未来的新中国是无比强大兴盛的,未来之中国海军更是无比先进。我们重庆号巡洋舰是新中国第一艘服役的巡洋舰,所以我们能发挥的作用将会是很大很大的。可以预见的是,我们这艘军舰必将成为新中国海军技术的起源地,可供大量技术人才上舰参观学习,所以同志们,我们一定要用生命捍卫这艘巡洋舰,不容有失!”


正当慷慨激昂的演讲进行时,烟台港已经抵达,双方完成简短的欢迎仪式后,很快我们就继续启程转移到了葫芦港。日子一天天过去,所有人情绪都很高涨,但我却越发不安,我很害怕把真相告诉他们。“最近两天我看你情绪似乎有些低落,这很不对劲啊,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们?来自未来的周小平同志。”正当我发呆的时候,身边传来了王继挺的声音。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王继挺摆了摆手又继续自顾自地说道:“任何伟大的事业从来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请相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你告诉我,明天我就要死掉,我也绝对不会慌张的。”


沉默了片刻,我决定还是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他们。“ 不,您没有牺牲。但是,我要说的事实却比牺牲更残酷。在未来,这艘重庆号巡洋舰并没有成为新中国战舰技术的发源地,它在历史上的印记很浅很浅,几乎早已被人遗忘。而作为新中国对现代巡洋舰情况和操作最熟悉的你们,绝大多数人的一生再没有机会驾驶战舰。重庆号就像是一朵浪花,被时代无情地吞没了。”



“发生什么事了,是政治吗?是中央信不过我们?还是我们当中真的有人背叛了新中国?请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可以将叛徒就地正法,改变历史!” “不。”我痛苦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没有人叛变,党中央也很信任你们,重庆号巡洋舰以及你们的命运,不是因为政治原因,而是因为美国人。” “美国人后来打到中国来了?”王继挺皱了皱眉头问道。“这倒没有,但是重庆号的确被摧毁了…”


我还没有说完,忽然港口上空响起了凄厉的防空警报声,王继挺神色一变,快速冲到指挥室拿出望远镜向空中的黑点望去。“B29!”王继挺大声喊到,此时远处的黑点已经越飞越近,标志性栅栏前的B29战机在望远镜里十分清晰。“我X他奶奶美国航空队,陈纳德这帮畜生王八蛋!”“全舰战备战备!给我狠狠的打!” 王继挺一边高声命令,一边直接冲向最近的20mm舰炮。“不,你等等!”我一把拉住他,“拦不住的,这艘巡洋舰防空武器太差了,根本打不下来B-29,赶紧下达命令撤退吧!” “打不下来也要打,舰在人在,舰亡人亡!”王继挺怒吼道。 嗒嗒嗒……各种武器开始疯狂地吐出火舌,原本宁静的港口一片火光。正在此时,那道该死的红光又闪烁了起来。



时间加速流动,我眼睁睁地看着这艘命运多舛的新中国第一艘巡洋舰以及那些渴望为新中国海军带头兵的起义将士们,被陈纳德的航空队疯狂地轰炸着。“小子!记得告诉未来的人们,一定要替重庆号报仇!” 在剧烈的火光中,重庆号巡洋舰终于支撑不住,在爆炸火光中崩塌,然后缓缓沉入了海底。从它成为新中国第一巡洋舰到最后被摧毁,只有短短25天。泪水不知不觉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新中国的这条复兴路啊,实在是太难了。


四:此去甘岭,已六十六载矣


寒冷,刺骨的寒冷从周身传来,随着一口冷空气吸入感觉肺都要冻住了。和几分钟前满眼的硝烟和火光相比,此时此刻却安静得令人有些害怕。这又是哪里呢?又是哪一年?我又到了哪里?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有人轻轻地推了推我,耳边传来一丝细弱蚊蝇的声音。


“同志,你可要躺好咯,听到冲锋命令之前千万不要动哈,前头都是美国人的机枪堡垒!我们正在准备伏击,万一被美国鬼子发现,就要糟了。” 听到这话,我顿时明白了,这里就是上甘岭391高地,而这场伏击战就是邱少云烈士的牺牲之战。




“我看看这是啥子东西哦?” 邱少云一点点把照片挪到了眼前,然后忽然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狗日的!美国人的航母舰队!美帝国主义没有被消灭?在未来他们又打过来啦?不得行哦,这么重要的事得想办法告诉首长们!”


“不,不是的。”我偷偷抹了一下眼泪,顿了顿说:“邱少云同志,这些不是美国人的舰队,这些全部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军舰,我们自己的航母,我们自己的军舰,我们自己的战斗机群。美帝国主义虽然还没有被消灭,但是他们却被永远地赶跑了,抗美援朝战争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我们最终赢得了胜利,未来中国的强盛和你们今天的牺牲是分不开的。中国人民会永远纪念你们。” 





“周小平同志,给我讲讲未来中国会怎样吧。我想在牺牲前,听一听未来世界的生活,没有日本鬼子没有美国鬼子的生活,一定很美好吧,那时候一定每个中国人都能有窝窝头吃了是不是?每个中国人到了冬天都有棉袄穿对不对? 他们再也不会像我们这样挨冻受饿了是不是?”



“哈!未来中国真的会那么好吗?那这样说起来,我们就算是牺牲十遍,不不,一百遍也值了啊。真的好想好想知道,吃一口红烧肉是什么滋味啊,别说每天吃,就是让我吃一口,恐怕也会幸福得流出泪来吧?以后的人们天天都能吃一碗,那岂不是每天都能从早上睡醒笑到晚上睡觉啊~”说着,咕咚一声,从我耳边传来了一声咽口水的声音。




“故乡啊,想起来似乎很遥远的样子,但是有时候想想其实也不远,其实就在我们身后一百多公里远的地方,穿过鸭绿江就是祖国故土了吧。”邱少云低声自语。


“是的是的。您知道吗?在你们牺牲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那条江水一直都在宁静地流淌着,那片漫山白桦林的土地上只有雪花宁静地飘落着,几十年过去了,再没有任何外敌敢于踏上半步,再没有任何敌人的炮弹能够落下。而这些都要归功于你们啊!”



“未来中国,真好啊。”邱少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顿了顿说道:“你再说说我的故事吧,作家同志,我想应该很不寻常,所以你们才会记得我这个普通一兵的名字对不对?无论是什么,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浑身一震,泪水满眶,略微有些颤抖地说:“邱少云同志,您怕不怕疼。” “疼谁不怕啊,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母亲把烧过炉膛的火钳放在炉子边上,结果我不知道,伸手去拿,被烫得哇哇叫,一整天都疼得受不了。不过我想,如果被炮弹或子弹打中了,应该更疼吧。最迟明天就要发起冲锋了,我是不是在那时候牺牲的?” 邱少云小声地问道。


“不是。”我摇摇头,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那是?” 邱少云开始疑惑起来。“要不,您悄悄离开这里吧。”我突然对他说。“不行,绝对不行,任何有可能暴露的行为都不行,一点也不能动。你也绝对不能动!391高地争夺十分重要,上甘岭如果失守,身后再无险可守,中国就危险了!” 我继续摇头“实在不行,你给自己一颗光荣弹吧。”听到我这样说,邱少云忽然压低声音,满脸严肃地对我说。 “不行!绝对不行。子弹的声音绝对会暴露我们所有伏击战友,令整个战斗彻底失败。——哎!到底要发生什么了?你快告诉我啊,真是急死人了。”


“……过不了多久,敌人会开始抛射凝固汽油燃烧弹,然后……” 我忽然有些说不下去了,听闻这句话邱少云明显微微震动了一下,沉默了良久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燃烧弹是落到我身上了吧,这还真是会很疼很疼呢。”邱少云身体有些颤动,但很快又安静了下来。“我不能喊,不能动,还不能离开,是因为这样你们才会记得我的名字对吧。” 我艰难地点了点头。又是一阵沉默。


“没关系了,这也值,我能忍的。”邱少云忽然微微笑了笑,并轻轻地解下了弹药包,慢慢地挪到了身后用脚一点点踢开,然后又退出枪里的子弹,偷偷压在了身下的泥土里,对我说道:“你回去吧,来自未来的作家同志,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知道自己的牺牲是多么值得。毕竟……”他忽然哽咽了一下,然后继续又说“毕竟,从此以后,每个中国人都吃得上红烧肉呢,哎,其实我最爱吃的是回锅肉。” “回锅肉也有的,根本吃不完…”我赶忙说道。




“谢谢你们记得我。” “不!”泪水再一次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我们对不起您,在未来美帝国主义还没有被消灭,并且他们找到了一种更先进的武器对付我们,那就是控制思想,很多人都中招了。就在我所生活的那个未来,已经有人开始堂而皇之地弘扬和宣传美军是光辉伟大的军队,在您牺牲后的很多年里,年轻人开始相信您是虚构的英雄,是不存在的偶像,一些人甚至发表文章说您是“半面熟”的烤肉,还号召食客们不要为半生不熟的肉买单。而炮制这类文章的人,却反而还会得到很多人的追捧,人们甚至尊称它们为“老师”!中国虽然开始强盛,但是危险却并没有过去,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仍未死。”


“哦…这样啊。但是这仍没关系了,毕竟在现在这个战场上,美帝国主义还是被我们打败了不是吗?我们仍可以为将来的中国人创造一个人人都吃得起肉,穿得起羽绒服,甚至开得起小轿车的美好时代不是吗?所以这仍然是值得的。”“至于你说的控制思想那场战争,我不懂是怎么回事,但听起来好像的确不乐观的样子。但是,那是属于你们的战争了不是吗?你们要打赢那场战争,为再后来的中国人,撑起一片没有帝国主义存在的天空。管它来的是战舰大炮还是思想控制武器,你们都必须打败他们,彻底的打败他们!”



“现在交给我们,未来交给你们了!同志。”邱少云凝重地说道。忽然红光又开始闪烁起来,与此同时美国鬼子的燃烧弹铺天盖地的打了过来,有一枚直接落到了邱少云同志的身旁,转瞬之间,他就被浓烟和烈火吞没了。“不!不要啊,求求你们了,不要啊!”我大声嘶喊着,但此时已经喊不出任何声音。我在这个年代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邱少云伸在烈火之外的双手,十指紧紧地抠住泥土,指甲外翻,血肉模糊,一动不动……


五:此去经年,唯问复兴!

 

此后我又在不停地时光穿梭中走过历史的一幕又一幕,血与泪的悲怆,铺满了我们的历史时空。


“战斗吧,同志们!狠狠地教训这帮越南猴子!我们今天的船比他们小,但是我们将来的船会比他们大,大很多很多!看,这张照片就是证明!我们会牺牲,但是中国会复兴的!”-这一幕发生在西沙海战中的十八名英烈战斗现场。


“同志们,绝不要在文件上签字,绝对不喝美国人一滴水,绝对不吃美国人一片面包!今天的美国军舰可以包围我们,但他们无法永远包围我们!看,这张照片就是明证!”-这一幕发生在1993年的银河号上。


“这是美军舰队最后一次威胁台海了!虽然对守土为责的军人来说,这是一种耻辱,但是我们今天的忍辱负重是为了明天的崛起和复兴,看,这张照片就是明证!未来绕岛航线的,是我们中国人的航母舰队!”--东南某军区指挥部内,1996年。


“大使馆等同于我们的领土,我们不会走的,请告诉未来的人们,不管未来我们的舰队多强大,都请永远不要忘了贝尔格莱德。”-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大使馆。


“看到这张照片还真是欣慰呢,不过,同志,既然我已经注定无法返航,那么还请你们继续前进。重复!继续前进!”-2001年陵水机场上空,81192号歼8战斗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红光终于不再闪烁,我又回到了2018年的北京,此时街头正是凌晨3点,这座城市仍旧灯火灿烂,祥和安宁与富足。但我知道,一些看不见硝烟的战斗正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进行着。我艰难地从床上撑起身,却愕然发现枕巾上已浸湿了大片的泪痕。——原来只是一场梦吗?我有些犹豫。


忽然,房间的角落里闪起一阵红光,一个穿着流光溢彩奇怪服装的陌生年轻人出现在沙发角落,我看不清他的脸,似乎身上围绕着一层影子。我知道这一次我成了过去,而他才是来自未来。


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那位有些像个影子年轻人自顾自地走到沙发前坐下,淡定地说:“果然和记载里所描述的一样科技落后啊,空气也有点呛人。”说完他转过头看看我说:“周小平?” 我沉默地点点头。


“正式认识一下吧,我来自未来世界,准备交毕业论文,论文的题目是如何解决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突出问题。在我看来,有些问题十分严重,几乎是无解的。正当我要放弃这个论文的时候,我的老师给我看了中国近代史,我惊讶的发现原来我们过去曾经这么艰难,在许多时候中国都面临几乎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最后却都突然奇迹般地解决了,而且在很多时候所依靠的都是所谓‘人的意志’。所以我就想回到历史当中,看一看到底什么是人的意志。”


“由于我们掌握的技术尚还有限,无法穿越太久的时光隧道,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你送回过去,然后再从你身上放置的微型摄像机,了解过去那些最关键和最艰难的时刻,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你看到的画面,我都看到了。”


“是吗?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自私吗?”我仍沉浸在内心悲伤的气氛中,语气有些不满:“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请回吧,去做你的论文,不要再来骚扰我。” “不,还没完,有些事,我想再问问你。” “问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微不足道,回答不了你的问题。” “是,你的确是个小人物,毫不起眼那种。如果不是偶然在“中联网”的老数据库里找到一些小碎片,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还有你这样的小人物曾经存在过。但是要想真正了解历史,走近平凡人物也是必不可少的吧,就像你们这个时代的元首常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走群众路线?” “对,就是走群众路线。”影子忽然笑了笑,然后用一种戏谑的语气问我:“你们这个时代舆论不容乐观啊,英雄被抹黑,科学家被花边,甚至连文明自信都快丢掉了。这种事,举国之力才有可能战胜吧。所以,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这样的小人物也要参与其中呢?要知道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你就是问这个?” “对啊,你看,比如那会儿雾霾引发民愤时,你就站出来写文章阐述雾霾与工业化的关系,呼吁不能因为雾霾而葬送工业化,结果被骂惨了吧?”“是,但还是有不少人支持我的观点,这就够了。更重要的是,我的文字启发了广大群众对工业化与雾霾问题之间的关联关注。” “但你仍没有将其阐述清楚。”影子继续说道。“这不重要,阐述清楚的工作后来科学家们做了,他们总结为:“排放权=发展权=基本人权。”这一观点得到了广泛认同,雾霾问题引发去工业化的危机被排除了。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我们这些民间舆论宣传铺路,科学家们的技术总结就很难被人关注,甚至根本就不能发声。类似的教训还少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的文字还是有价值的,哪怕只是做了一层铺垫?”影子问到。“是的,虽然这些事看似与我无关,但总要有人去做。”我回答。“幼稚!”影子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些事毕竟与你的切身利益无关,反而还会招来麻烦。”“成功不必在我,只尽绵薄之力。” 



“呵呵,”影子撇了撇嘴继续说:“你还替杨振宁写过文章为其正名,但人家认识你吗?” “不认识,但我依然必须要做点什么。”“为什么?”“因为伟大的中国科学家,需要得到人们的尊敬和崇拜,只有这样中国社会才能形成尊重科学,自尊知识的风气。就像人们应该关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而不是关心他的私生活一样,不能因为杨振宁是中国人,就厚此薄彼。”我认真地说道。“是吗?”影子挑了挑眉毛然后继续说:“这些应该是政府考虑的问题,与你何干。”


我正想反驳,影子抬手制止了我,然后继续说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作家,面对的却是个人所不可敌的力量,说是螳臂当车都不为过。你究竟在图什么?” “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理想,人活着总要有点目标。”


“干掉美国?”影子戏谑地说道:“你这种话毫无意义,这不可能是你做得到的,说出来只能平白招来嘲讽。” “嘲讽也不能消灭理想,个人力量再微薄,也可以作出自己的贡献,这就够了。目标可以设定,但不一定由我来实现,它需要由千千万万人来实现,所以我需要唤醒更多人。难道我的呼唤一点作用也没有?”我反问。“有是有点,但不过是些许青萍之末罢了。”影子不屑地说。


“青萍虽末,大风之起也!”我正色道。“什么意思?”影子问道。“再宏伟的目标,也离不开最微小的个体。就像女蜗补天、就像愚公移山、就像大禹治水、就像精卫填海、就像红旗渠、就像都江堰、就像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每一个参与这些事业的人,未必都能取得巨大成功,也未必都是决定性力量,甚至没人记得住他们。但是正因为有无数平凡的个体也不计私利的加入其中,所以这些事业最后才能获得成功。而那些所有参与其中的平凡人,也并非毫无意义。恰恰相反的是,我认为只有参与了这些的人,他们的一生才有意义。



人生而自我,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只会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但如果仅仅是这样活着,那人类和动物之间又有什么区别? 而人类文明之所以是文明,恰恰是因为人并不完全为活着而活着。人类有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人类有为了追求真理而牺牲利益甚至牺牲自我的本能。也就是说从人类文明层面上来讲,只有做出无私选择的人生才有意义。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明知身死而无悔,明知苦难而偏要逆行,这就是中国人的精神。因为有这种精神在,所以很多你认为不可能解决的困难都能解决,很多你认为迈不过去的坎儿,最后都能迈过去!



这种精神的核心本质就是:“天道残缺,人道补。不问鬼神,问苍生。试看手,补天裂!” “苍天若视万物为刍狗,我便视苍天为草芥。天让我们活我们就活下去,天不让我们活,我们就斗破这个苍穹也要活下去。逆天而行,是为人道。” 


“所以,小子,我不知道你嘴里说的那个未来正在遭遇什么危机或困难,但如果换做我去面对,我仍将保持战胜那困难的决心。正如你所见的那样,无论过去还是当下有多少困难,有多么强大的敌人存在过,最终我们都战胜了不是吗?所以我们不曾辜负你们,你们也别令我们失望!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们。”



听我说完以后,影子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说:“我明白了,或许你说的是对的。” 片刻后他抬起头用略带俏皮的语气对我说:“我就要返回了,能量不足以支撑太久,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你甚至可以问我下期的彩票号码,或者是你的后半生经历都行。”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是有一个问题,但刚才已经问过了。”“你有问吗?”影子有些奇怪地反问。“当然有问过,我刚才说:不管过去和当下面临多么巨大的困难,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最终我们都战胜了,不是吗?——所以,现在你可以回答我了,我们终将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终会实现伟大复兴目标,在你那个未来我们中华文明早已超越汉唐盛世,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了,是这样吗?”


影子怔怔地看着我,罕见地收起了嬉皮笑脸的姿态。红光开始闪烁,他的身影开始越变越淡,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时空了。在他消失前,我看清了他的口型,他在说:“如您所愿。”


刹时间,我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新武六年惊蛰,华夏水师齐出南海。巨舰钢峦起伏,战鹰云遮海空,狄戎睹之色变,嗟叹不可敌也!然,此去甲午,已一百二十四年矣。此去庚子,已一百一十八载。此去重义,已六十九载。此去甘岭,已六十六载。此去西大,已四十四载。此去银河,已二十五载。此去台危,已有二十二载。此去南殇,已有一十九载。此去陵水,亦有十七载矣。此去经年!唯问复兴。(作 者 : 周 小 平   版 权 所 有)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大家都在看什么?

    5秒除口臭,30秒老黄牙开始变白!宋仲基推荐的魔力牙膏,瞬间溶解十年污垢,韩国牙医都疯抢!


    1分钟快速入睡!泰国皇室御用助眠神器,传承2000年古法秘方,每年造福6000万失眠人士!


    家庭必备“万能药箱”——伤风头痛、跌打损伤、风湿骨痛、呕吐腹痛,90%的身体疼痛问题,一抹全搞定


    颠覆传统掏耳习惯!热销日本的电动掏耳勺,带吸力!让掏耳朵变得更享受,更安全!


    气哭香水的沐浴露!楼上洗澡楼下香,持久24小时,滋润全身360度!


    用电少花钱!出口德国的智能节电器每年节省30%!


    告别大黄牙!只需轻轻一擦,牙渍全无!


    德国人太变态了!潜心80年,只为把这款贵妇逆生长原液,做到白菜价!


    告别妇科病!这款内裤厉害了!抗菌!暖宫!燃脂收腹!腰围秒瘦10公分!


    有了这款懒人清洁神器,家里的洗涤用品可以全扔了,比传统洗涤用品好用100倍,价格却不到它们的1/3!


    李湘不但瘦回当年的好身材,连皮肤也更加紧致了,原来是有这个越睡越美的神器呀~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