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大推荐丨《谋杀乌托邦》

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04-14 16:55:55

IP  大推荐

了解四川文艺出版社最新IP资讯

IP

推荐



谋杀乌托邦

作者:端木松

类型:悬疑 推理

建议改编:网剧、电视剧、电影


亮点:

本书荣获“首届咪咕幻想文征文大赛”科幻悬疑奖。


作者系谍战小说之父、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弟子、前助理,本书得到了他的倾力指导和帮助,并亲自作序鼎力推荐。


中国悬疑推理烧脑力作,堪称人物关系、故事情节和案件诡计都十分复杂的国产推理作品。

 

作者简介:

端木松系谍战小说之父、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的弟子、前助理。



谋杀乌托邦

故事梗概

在那些冰冷的现实面前,总要去寻找一丝希望的曙光



西都市副市长蹊跷坠楼身亡,线索指向地产老板和两位美国艺术家,当警方接近他们的时候,一方车祸身亡,一方竟主动投案,由此引出了骇人听闻的国际间谍案……更令警方感到的棘手的是,副市长秘书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当着警察之面一击刺杀,刺客当场自戕,解开谜题的最后一条线索被人掐断,山断水阻,何去何从?


警方沮丧之际,二十年前的灭门案无意间浮出水面,原来副市长被杀只不过是巨大阴谋的冰山一角。嫌疑人穷尽十多年时间,费尽心血,机关算尽,用五个人的生命、践踏法律的金钱以及若干人的命运为代价,铺就了一条通往勃勃野心的道路。这里面既有催眠师般的心理陷阱,也有魔术师般的物理陷阱,让人不知不觉就落入了他的术中,被他操控而无法察觉,其疯狂和出人意表的程度,即便是面对波罗那样出神入化的侦探,智力超常的嫌疑人也有一较高下的觉悟和信心。


《谋杀乌托邦》作为典型的社会派推理小说,在诡计的设计上遵循了本格派的技法,全书布局宏大,以西都市副市长之死为引子,在警局副局长赵一禾以及隐居于西都市前香港神探华文舟的追查下,重重迷雾被慢慢揭开,原来在凶案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身份的对换、利益的争夺,在黑暗与光明的较量中,唯有心存正义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作者于细微处提炼生活哲学,刀锋直指当下尖锐的社会问题,在冰冷的现实中寻找人性的美好与希望之光,最后让人明白文中主犯所谓构建的为寒门子弟服务的乌托邦社会,也不过是游走于法律之外,为一己之私而抹灭人性之举!



小说布局宏大,推理严密。作者受日系推理影响较深,从中看到了松本清张和岛田庄司的影子,主人公赵一禾、华文舟和旁观记录警员“我”的设计,也有如福尔摩斯与华生,波罗与黑斯廷斯,御手洗洁与石冈和己。作者安置了多条线索,情节设置十分复杂,悬念迭起,同时与现实生活联系起来,故事性强,可读性强。




人物小传


赵一禾:

主角之一,50来岁,西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刑侦能员,精力出众,精明过人。曾侦破复杂案件无数,人称“西都福尔摩斯”。副市长坠楼案主要负责人。随着案情深入,他在查案时遭遇亡命之徒袭击险些丧命,彻底点燃了他的斗志,最终解开复杂的谜底

 

成若:

书中的“我”,80后菜鸟警察,赵一禾的助理。作为公务人员亲历整个案件,整部作品以“我”的视角展开。

 

华文舟:

主角之一,37岁左右,东南亚富豪世家子弟,原香港警察,智力高达170,人称“香江耕助”的神探。他因搭档和女友惨死心灰意冷退隐江湖,后随新女友来到西都市开画廊为生。因赵一禾表哥的引导,介入案件,并在侦破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林乐元:

赵一禾表哥,60多岁,《西都晚报》的退休主编。智力甚高、见识多广的老顽童,说话喜欢寻章摘句。

 

刘锦林:

52岁,原中路四局局长。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留学日本的高材生,早稻田建筑系二十年唯一硕士设计满分的天才。案件发生之前大半年突然莫名失踪,在中路四局工地发现的遗骸,通过DNA比对疑似他。作为整个案件的中心人物,他的存在和死亡两种可能令事件产生了恐怖的错位。

 

钟岱:

51岁,原西都市副市长,刘锦林大学同学,诗社社友。在郊区烂尾楼坠楼而死,揭开了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张晋:

西都市大安财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疑似钟岱一案的真凶。警察刚刚怀疑他,便坠江身亡。随着案件深入,华文舟发现二十年前的一场灭门案似乎也是他所为。

 

宿明薇:

张晋妻子,疑似钟岱情妇。张晋死后与大安集团的日本代表松田幸一郎关系暧昧。

 

松田幸一郎:

日本大安集团派遣中国大陆的专员,神秘组织Cosmos的成员。张晋死后接管了西都市大安地产公司,并住进了宿明薇的别墅。

 

季尧:

钟岱秘书。钟岱死后被调任西都市下辖某县县政府任职,在接受警察调查时被刺身亡。



精彩呈现



赵一禾说得口干舌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是一口,基本上一杯也就报销了。他放下茶杯,说道:“我晓得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了,老头,接下来轮到你发表看法了。”


“我想先讲个故事。你往后看,一号书架的第二层右数第八本书,书名叫《左传》,”林乐元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语气干巴巴的,仿佛含着一块碳,“里面记载了一件事:公元前482年,吴王夫差在黄池与诸侯会盟,探马报告都城姑苏被越军袭击而陷落,夫差立即诛杀探马灭口。此事虽然残忍,但不能不让人佩服夫差的反应之快,决断之狠:倘若消息泄露,不但会极大动摇军心,瓦解士气,搞不好东道主晋国乘机落井下石,吴国就此灰飞烟灭。”


“这个故事我晓得,听你摆过。”赵一禾说道。


“知道就最好。”林乐元索性闭上了眼睛,靠在太师椅背上,缓缓往下说道:“那我就直言不讳:如果你是想咨询我对案件的看法,我只能说无从谈起。但若是拿主意,我倒是有话可说。”


“好嘛,洗耳恭听。”


“这案子难在侦破,结案其实并不难,”林乐元声音很低,但斩钉截铁,只听他说道:“不但不难,甚或可谓简单至极。如果单是为了结个案交个差,你这个必然的专案组牵头人一点都不要着急,该有的动作做给人看,不做也成,总之,结论一个也别急着下,静候上面领导的示意——部里不是连夜来人了么?恐怕省委和市委也着急上火,乱成一团了吧。他们急你不急,你稳坐钓鱼台,静候指示:他们希望是自杀那就是自杀,说是他杀,你就按图索骥,一点也别含糊。还是《红楼梦》里的那句话: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不先提了葫芦,责任你担待不起。”


……

“你的意思让我们静观其变?”赵一禾说道:“但我担心的是,钟岱父亲可是那位大人物,他们家族要是穷追起来,我交不了差。”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林乐元叹了口气,“何止是他的父亲,他的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哪个是省油的灯?他弟弟上个月刚刚又升职了吧?”


“是啊,都比他哥子高上一级了。”


“那就是副部级的大员了,”林乐元的右手不断在扯着耳垂,我后来才知道,这是他遇到难题陷入沉思时的习惯动作,“据你观察,有多少人在意到了你所在意的那些事?”


“应该不多,”赵一禾很笃定地说道:“其他人不好说,省上的检察官和清江区分局一个姓王的副局长肯定注意到了,后者很聪明,聪明得世故,抬花花轿子他有份,招惹是非得罪人的事,他打死也不可能去做。”


“这不是招惹是非,是惹火烧身。”林乐元说道:“他不肯做,你当然也不能去做。如果我所料不错,除非冒出显而易见的证据,这案子八成要被定性为自杀,以稳定官场和民心。钟家人顾全大局,应该会接受,不,一定会接受,他们都是官场中人,名利场上无父子,死人不能阻挡活人的道路,‘稳’字永远会被摆到第一位。你要节外生枝,去另外搞出一个真相——哪怕是真正的真相,他们才不会放过你。再者,一个案子无论影响有多大,涉及面有多广,一旦定性为自杀,就等于翻过了这一页,你再没有理由去查,起码不能再组织一个专案组去调查。漫漫长途,何其难也。”


“我还是没听懂你啥子意思,”赵一禾木然道:“绕来绕去,还是让我当甩手掌柜,听上头的意思行事,对不对嘛?”


“如果到此为止,你只能这样。然而天知道此案究竟会不会就此画上句号,凶手——假定有凶手的话,此案是一击结束还是仅仅只是拉开了大戏的帷幕,谁也说不准。不过在我看来,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的可能性极大,冲动杀人,不会有人花费如此之大的周折。”林乐元久经世故,思虑十分周详,但我总觉得他是否想得过多了,“我担心的是,倘若此后再有什么下文,不但你兜不住这雷,彭大海也够呛。”


“那你说,我要不要今天回去就把这层利害关系跟他阐明?”


“他会听吗?”林乐元反问:“或者说,他听了之后无动于衷,那怎么办?”


“那我该怎么办,”赵一禾道:“老子就烦你这点,给个痛快话得不得行?”


“如果你不能查,其他那些该查的人也不能查,那就交给能查的人去查,”林乐元绕口令似的说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是韩信的计划,但也不见得就是韩信一个人去完成,对吧?”


赵一禾看着他,既不点头,也不说话。面无表情,活像一尊泥塑。


林乐元笑了笑道:“何况你刚才只说了你的担心,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案子不经你的手也就罢了,一旦到了你手上,你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完全搞清事情真相,是绝不会撒手的。与其说是你为前途查案,不如说是为你自己查案,为你的初心和理想查案。你呀,能走到今天,全靠了这份执着,再不能往上走,也是因为这份执着。人生在世不称意,唯德难,唯中庸更难。”


赵一禾突然“噗嗤”一笑,说道:“做官要懂做事,做事要懂做人——这两句箴言可不也是你教我的?”





特色及卖点:


揭露社会黑暗,政商勾结、国企僵化,寒门子弟的辛酸,剖析和思考权力与人性之恶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

 

狡黠老道的推理技术,天马行空的惊人诡计,环环相扣的复杂逻辑,本书汲取了社会派和本格派的精髓,恰当地融为一体。对寒门群体心态的关注和剖析容易引发广泛共鸣。

 

与传统的多线索叙事,通过一个平台的承载或者时空的重叠进行组装结合不同,本书所呈现的所有线索,从头到尾都汇总在一只手上。换言之,故事不是在“汇拢合流”,而是在分散,分道扬镳。彼此之间的逻辑亦非犬牙交错式的纠缠,而是乍看毫无关系,其实潜流涌动、藕断丝连。游走到最后,连根拔起,却又另藏玄机,出人意表,别有洞天。



四川文艺出版社

推荐IP


联系电话:028-86259307  




四川文艺出版社


文艺

新知

生活


@四川文艺出版社官博


头条号:四川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