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正相关记忆

饮思河 2019-04-14 16:49:2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只要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


1706于西安





去了哪里不重要,

吃了什么不重要,

爱了什么人也不重要。

 

1607禾庵于西安


我在西安两年。
从南到北。

我以前写过很多次西安,从一开始的新鲜感到思乡情愁,再到离开后的怀念。

也许是对这座城市,也许是因为一些人。

总之,我将我的情感不可避免的存放了一部分。

这次文章本来也想将以前的成品拿出来润色一下再发表,改了两个多小时后,放弃了。不知道如何下笔,更拾不回当时的心情。

那是去年写的,共有三篇,从一四年到一七年与西安这座城的故事。后续还写到了我在洛阳的部分生活。

寥寥几笔,仅有一四年的文章完全写完,放在了豆瓣上,也有些朋友看过了。

到现在从西安回重庆一年多,刚开始对自己是否回来持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态度,再后来对自己是否去过西安有点怀疑。

不过是时间过得太快罢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不断的存疑和否认中,渐渐的模糊了自己的生活。

那种恍然,让人变得无所谓。去了哪里不重要,吃了什么不重要,爱了什么人也不重要。

单调的日子里还是应该存留一些闪光的记忆点的。就像现在我翻到过去的日记,感概当时的心境,心里怀存着波澜起伏。

虽然有些气馁没有写完,但总比什么没有要强。


有时候啊,还真得逼自己一把。

只是大多时候是耐不住这个寂寞的。


1703于西安


一四年于西安

去西安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从山川到平原,翻过秦岭,穿过一条又一条明暗交缠的隧道,忍受着耳朵的嗡嗡作响。

几百公里的路程,从早上到夜晚,一出南站便被操着陌生乡音的出租车司机包围着。

我拉着行李箱走到人群的背后,左顾右盼当作一时兴起的旅行。

直到到校归置完后,我送家人上了返程的大巴,他们只留下了一句话:“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大巴车吐了我一脸的灰,把眼泪活生生的憋了回去,然后慢慢的意识到今后我将踽踽而行。

到了还称不上太北方的地方,第一次眺望绿盈盈的麦田,目光所及的稻草人垂头守望,偷食的鸟在天空贪恋。

晴空里的云朵没有凑近一片,远处的秦岭山轮廓因此变得清晰。


1506于西安


有时天气突变,风沙漫天,迷蒙了眼,一口气冲进教学楼里,四目相对是被揉红的眼睛。

天幕下拉的时候,雾霾下压快低到地面,戴着双层口罩,隔日醒来依旧干燥的口鼻腔。

闷热的夏夜里,我常常在四楼的窗台望远,那个位置因为一座宿舍楼的遮挡并没有很好的视野,但是侧头望就是另一番景象。


一半灯光一半星辰的夜空,延伸在操场另一边正在修建的高楼。

起重机忙碌的旋转,天空偶尔有路过闪着红点的飞机飞过。


这里的飞机飞得很高,没有记忆里高中操场上听到的轰鸣声。


于西安


有时晚风吹来,一通电话吐快心中的烦闷,待到喉咙干哑时,再咕噜咕噜灌下几口水,仰头看弯月已在当中,起重机也停止了忙碌,四周虫鸣渐起,便好像知足当下的生活了。

冬天来临的日子里我一直盼望可以看见雪。直到离开时,也仅有几丝冰雨。

新年再去的时候,朋友圈纷纷晒着雪。我本欣喜沿途的雪白,不过一天,当我站在西安城墙角时,也仅只有残存的寒意欢迎着我了。


1609于宜昌


一七年于洛阳

火车送我北上,终于在洛阳的冬天看见了雪。


一觉醒来,窗外纯净。

公交站牌下的学生和上班族焦急地跺着脚,路上的电动车和自行车滑溜着大车走过的辙痕。路边的行道树承载不了雪的重量折断在一旁。

单位的暖气时好时坏,一碗浆面条下肚后吞几颗感冒药。


1611于洛阳


回家的时候遇上春运,在西安南站转车,没有足够大的候车室,我坐在行李箱上被风吹的瑟瑟发抖。

火车晚点,我在月台上看着空洞的两端轨道,工作人员分流着卧铺和硬座,周围吵吵嚷嚷全是乡音,黄色的、昏暗的灯光在头顶像一轮太阳,一扫阴冷。

火车送我南回。

四月牡丹花开的时候,同事和我说有豆绿的牡丹。我说那不就是卷心菜吗。

很多路道都栽种了牡丹,坐公交路过的时候能闻到香味,有点像玫瑰的香气。

房东打电话问什么时候交房租的时候,我正在楼下的社区饮水站接水。

协议多住十天。傍晚去老集逛夜市。听同事说老城的建筑快要拆除了。

走着有些偏了,看见了破旧的老房子,一旁还盘踞着老树,很多门户用砖石堵实了,一些老人坐在门口乘着凉。


“回吧。”


1703于洛阳


往往照片和文字可以记录画面,只有温度能够鲜活的存在记忆里,才会复苏那一份情感。

像是修补一副残画,丢失的片段开始慢慢的找回,若是没有这寥寥几笔,或许连想起都很难。

如果换做现在的我来评价西安。

去过城墙、钟楼鼓楼、回民街、大雁塔、北大街、开元、小寨。吃过羊肉泡馍、红柳羊肉串、肉夹馍、凉皮、biangbiang 面。横纵的一号线,二号线,长安通。


处处新鲜,样样尝试。

这是旅者的西安。

1505于西安


更多是日常的呆在学校,一种深入骨髓的生活。

干燥的空气,低压的雾霾。

少得可怜的米饭窗口,多是种类繁多的面食。

我是喜欢吃面的人,可是也架不住一日三餐吃面。

开始时和几个重庆好友每周去外面吃一次大餐,满足口腹之欲。混杂在室友之间,入乡随俗,渐渐的也不再排斥这种生活方式。

我也脱口而出“额给你说…”

这是暂居的西安。


1610于西安


在街上听到熟悉的语调会回头看,看到热搜上的西安会浏览。视频里的某条街也会惊奇,那里是我去过的呀。

西安在中国版图的正中心,在我的心里也构建了一座城市。

我的两年像是一棵树的枝叶肆意生长。

这是怀念里的西安

这是我的西安。


1506于西安


从陌生到融入,他不像北上广的高速运转,他就是一座普通的、交织着情感的城市。


乡愁不单单指你从小到大的城市,但凡是居住过的地方,你总能是熟悉他的天气和食物。


现在有不少的朋友也是漂泊在外,或许因为工作,或许因为爱人,又或许是想自己闯一闯,大街小巷寻找自己原生城市的食物。


可是啊,只要想着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心之所向,就不会太孤独。


由此走来,再到离去,似乎成了一个心路历程模板。


我太普通,表面风轻云淡。


只愿君万事九分自意。


-END-





撰/思河

编辑/思河

图/禾庵/其他都是我自己拍的很牛逼吧

封面图/渭南/呵呵还是我拍的



往期精彩

失恋修正

愿你人生在世,落字无悔



荐 书耽APP 吃鱼猫/《中二病的诊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