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时代 任时光荏苒,惜梦境不再

华北电力电院团学 2019-05-14 04:30:49

学生时代

students'times



  ◆     

  三月里炽热的阳光,慢慢渗透过一层层堆积了许久的积云,挥洒在帝都的土地上,却无法褪去上个冬天留下的严寒。这里的行人不多,看上去不像是繁华地带,没有帝都应该具有的气质,比如为了生存不知疲惫的奔跑,或是为了梦想充满力量的心跳。这里是远离北京市中心的一处偏远地带,没有城市的熙攘,却也不像世外桃源一般幽静。因为两所大学——北农与华电坐落在这里,为这片被戏称为“5.5”环的土地带来勃勃生机。而围绕着这两所大学之间,也曾留下过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如果你有耐心,或许可以和我一起去慢慢探寻一个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    

“就是这家啦。”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指着不远处一家饭店,对身后的一行人说到。


“北农酒店?酒店主要是住宿的地方,能有啥好吃的。咱们这么多人毕业之后好不容易聚一次,怎么也得好好吃一顿啊。”众人纷纷表示反对。


“不是北农酒店啦。是旁边这家。”女生又往前走了几步,指向了北农酒店左方。“诺,是这家,叫做学生时代!”


“学生时代?以前上学的时候好像没怎么听说过啊……看起来店面也蛮小的,咱们这么多人坐的下吗?”


“没事,相信我,里面地方大着呢,环境也不错,才咨询的一个在校的学弟,别人第一个推荐的。”


“好啊文欣,又去勾搭学弟了!快说!什么专业的!帅不帅!”一群人嬉笑打闹着走进了饭店。

  ◆    


走进大门,大家发现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饭店里边采光很好,阳光打在靠窗的桌子上,很柔和,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店内的装修也很精致,有种特别的韵味。店内打扫的非常整洁,各种设施的摆放也很整齐。服务员看到有人进来,顿时露出微笑过来迎接。


 “您好,一共几位?”


“我们有预约包厢的,等我看看手机……嗯,对,包厢的名字叫农颐园。”文欣翻看了一下手机里的信息。


 “好的,这边请。”服务员侧身做个请的手势,然后带着一行人向二楼走去。迎面走来一位身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他的眼神非常平和,似乎能给周围人的内心带来宁静。


“李哥,你今天有事啊?”服务员向男子打了个招呼,转身向各位介绍到:“这位是我们店最年轻的大厨。他做的菜很受大家喜爱,包括我们店里的几个招牌菜都是他来掌勺的。可惜你们今天吃不上他做的菜了。”众人一阵骚乱,有几个女生则像花痴一般小声议论着。“好帅啊,这么年轻就当了大厨?嫁给他以后肯定享福,天天吃好的。”“行了吧你,天天在朋友圈里喊着要减肥,还想着吃呢。”“不过他确实年轻啊,感觉和我们也差不多大。应该很好说话吧。”文欣与几个女生嘀咕了几句,眼神里透出几分狡黠,走至男子旁边,作小女生状撒娇道:“帅哥~我们以前都是华电的学生,这次好不容易回来看看学校大家聚一聚,能不能留下来让我们见识一下这里的招牌菜啊~


 男子没有注意她,只是怔怔地盯着一行人,眼神有些飘忽,不知在思考些什么。文欣有些尴尬,在男子面前挥了挥手:“帅哥?”


 男子这才会过神来,沉吟片刻,向服务员挥了挥手,“你去忙吧。刚好我没什么事,我来接待吧。”服务员应了一声,有些疑惑,不过没多问就去忙自己的工作了。一行人跟着男子上到二楼,面前的第一个包厢正是他们所预定的农颐园。


“这个包间的装修风格不错啊,是那种古典的风格,蛮有特点的。”众人纷纷称赞。


“那当然,也不看看谁找的。”文欣把胸一挺,故作骄傲的姿态。


“不过这么好的一家店,为啥咱以前都没听说过啊。”一个男生提出疑问。


“这家店其实和北农大酒店是连在一起的,大家一看是酒店,就会觉得消费高而选择其他地方。再加上原来的店家不怎么宣传,所以大多数同学们对这里不怎么了解。”一个一直很安静的女生突然开口道,声音很温柔,很好听。


“咦,想不到若香虽然在学校呆的时间比我们短,对周围的了解比我们还熟悉嘛。”文欣走至说话的女生旁边,亲昵地敲了敲她的额头,“只是这么长时间没见,原来活泼外向的詹小姐怎么现在都变成了大家闺秀啦?”


众人互相调侃了几句,纷纷找了座椅坐下。男子拿出菜单,递给了文欣。文欣斜着头,俏皮地问道:“帅哥?怎么称呼?”


“我叫李易从,估计年龄和你们差不多大,叫我易从就好了。”李易从掏出一个笔记本,然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准备记录。


“好的,易从!来给我们推荐几个菜呗~”文欣把菜单挪向李易从。李易从把菜单翻至前几页,“这前面的几道都是本店的招牌菜,可以看你们的喜好。尤其是这几道烤鱼,在这一片名声很响的,一定要尝试一下。其他的还有一些比较有特色的菜……比如这道招牌葫芦丝,推荐你们一定要品尝一下。”


“好的,那你说的这几样都来一份吧。你们都还想点些什么?要不让咱们的大美食家李尚行同学给咱们挑两个?”文欣把菜单递给一个体型微胖的男生。李尚行翻了个白眼,“别别别,您老折煞我了。咱就是爱吃能折腾,什么美食家啊。看看大家的意见吧。”众人相互讨论,纷纷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李易从记录完毕后,转身出了包厢。


  一行人坐着没事,开始闲扯。男生们大都是谈谈以前上学时期某某某的糗事啊,互相揭揭老底。或者谈论谈论以前学校里的美女,尤其对班里原来活泼大方的小公主詹若香性格上的变化表示感叹。女生则更多的是聊聊八卦,尤其羡慕这李尚行,原来就只是爱吃,现在还真吃出名堂来了,成为了一名美食家。这下更是能名正言顺的吃,并且挑好的吃了。以吃为职业,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聊了半晌,可能是上午一行人玩的太累,气氛逐渐冷淡下来,每人都拿着手机做起了低头族。

  ◆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众人开始边吃边聊。这家店的饭菜确实不错,就连李尚行都不时点头称赞。大家点的菜陆陆续续端上了饭桌。那道招牌葫芦丝更是早早地被服务员端了上来,用精致的透明玻璃碗承装,将葫芦丝衬得晶莹剔透,白净无暇。葫芦丝下依稀可以看见几个小虾仁,为整道菜添加了一点颜色,起到很好的点缀作用。服务员端起旁边的一个小碗,给葫芦丝上洒了一些秘制的酱汁,然后用筷子拌匀。虽然看上去是一道简单的凉拌小菜,但却让众人的内心都起了一丝痒意,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下。文欣第一个尝了一口,立刻称赞道:“嗯,味道真的很不错,你们快尝尝。”李尚行夹了一筷子放入口中细细品尝,顿时露出惊奇的神色:“味道确实可口。这道菜的食材很简单,就是葫芦丝和虾仁,关键在于这秘制的酱汁,里面有芥末等调料,完美地将葫芦丝的清凉与虾仁的鲜香入味,着实了不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道菜,想来应该是这家店的厨师自创的吧。”众人一听,纷纷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詹若香旁边的女生看着她很少动筷子,立刻又招呼道:“若香你快尝尝啊,别老坐那儿发呆。”詹若香盯着眼前的招牌葫芦丝有些失神,被劝说之后只好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再尝尝!”詹若香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菜推至一边,“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不能吃凉的,你们吃吧。”


这时,李易从端着最后一道菜进来了。文欣立刻向他挥了挥手:“易从,你的手艺不错哦~这些菜做的真好吃啊。”李向行也点了点头,“尤其是这盘招牌葫芦丝,能够用这么简单的食材做出这么美妙的味道,真是了不得。这道菜是你所创吗?”李易从盯着葫芦丝,摇了摇头。“这道菜不是我所创。关于这道菜的来历,其实还有一个故事,你们想听吗?”众人正觉得无聊,听到有故事,顿时邀请李易从坐下慢慢讲。李易从沉吟片刻,开始讲述了这段发生在学生时代这家饭店的陈年旧事……

  ◆    

故事的男主人公是一个腼腆的男孩。男孩算是个北京人,但家里面并不是很有钱,一家人居住在北京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男孩的父亲是个唱京剧的,他在男孩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他唱戏。男孩不同于父亲粗犷豪迈的嗓音,声音很清秀,但唱起京剧来字正腔圆,别有一般滋味。因为家里穷,村子里的同龄人也不多,平时男孩也没有什么多余的爱好,业余时间能做的也就是唱唱京剧。后来总是唱戏感觉有些无聊,又向村头的一位老大爷学了川剧里面变脸的绝活。虽然为此挨了父亲几顿胖揍,但依旧乐在其中。


家里面虽然穷,但男孩的父母对自己孩子的教育还是非常重视的。一家人东拼西凑,总算是把男孩从小学一直供到了大学。男孩也算争气,从一所再普通不过的高中考到了华电。大一第一个学期结束后,男孩为了分担家里面的经济负担,决定假期在学校周边找份零工。刚好学生时代这家饭店在招服务员,男孩就找上门来谈。老板人挺好,知道他的情况后给他开的工资不低,中午还包饭,饭量给的也很足。男孩当即同意了这份工作。


打工的日子很枯燥,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打扫卫生,端茶送水之类的杂活。然而男孩却并不觉得无聊,因为他注意到了一个和她一同打工的女孩。女孩长得清纯可人,声音很甜,最重要的是性格好,很招大家喜欢。才来这里干几天活,就和店里面的人打成一片。女孩说话的样子很让男孩心动,但是男孩难以克服自己腼腆的性格,连主动搭讪的勇气都没有。再加上自己和其他人交流也少,在店里面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连着两周过去了,男孩还没能和女孩说一句话。男孩有些心急,但也没啥办法,只能在工作之余暗中观察女孩的一举一动。
  
又是一个平常的日子。男孩像往常一样在二楼大厅扫地,抬头望见女孩领着几个客人去一个包间。男孩像往常一样偷瞄着女孩,却突然看到女孩身后几张熟悉的面孔,急忙把头低了下去。女孩身后的那几个人是体育生,平时在校园里面经常嘲笑男孩,原因是有一次撞见了男孩自己在唱戏。如今这个时代在大学里面会唱戏的学生还真不多,再加上男孩是属于那种内向最易受欺负的类型,顿时被几人视为笑柄天天在学校里添油加醋的宣扬,连带着很多人都对男孩的态度都很恶劣。总之在男孩简单的心思里,这几个男生就是坏人。


男孩低着头,直到几个人走进了包间。男孩在门口松了口气,站了一会儿,正想着要不要先下楼避避时,忽然听见包厢里听到了女孩的尖叫声与哭喊声。男孩一惊,正准备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又想到了那几位体育生健壮的体型,平日里受惯了欺负的他顿时犹豫了起来。然而听着里面女孩的哭喊声,男孩咬紧了牙齿,紧握扫把的双手用力到发白,终于鼓起勇气一把推开包间的门冲了进去,举起扫把大喊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冲进包间后男孩瞬间傻眼了,女孩正站在一边倒茶水,几个体育生有的在看菜单,有的人拿出手机在看电视剧。男孩听见的声音,都是从手机里面发出来的。包厢内的几个人被男孩吓了一跳,愣了几秒钟,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顿时大笑起来。几个体育生一眼就认出来他,笑得十分夸张,其中一个指着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这不是唱戏的那小哥吗,怎么着,要现场给我们来一段?”“别人现在不光会唱戏,现在都能拍电视剧了。你看这不就打算给咱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吗。”几个人边笑边出言嘲讽,男孩涨红着脸,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转头一看女孩,也在一边捂着嘴笑着,顿时觉得天都塌了,当下不管几人的人身攻击,向门外仓皇而逃……


男孩跑到一楼一处没人的角落,坐在一处台阶上默默抹着眼泪。他心想这下完了,自己在女孩心中的形象肯定变得十分滑稽,别人说不定都会觉得自己的脑袋有问题而远离自己,顿时更加忧伤了,把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半晌,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男孩一抬头,发现女孩坐在了他的身边。


“喂,怎么现在这么没出息了啊,刚才还感觉你挺勇敢的啊。”女孩一脸惊讶地望着男孩脸上的泪痕。男孩刚才还在想着女孩,这会突然看到正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呆在那里反应不过来。女孩看着他呆滞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无奈地继续说道:“虽然你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还是为你这份心意说声谢谢啦。”男孩这才反应过来,想起刚才的囧事,顿时急了起来:“刚才其实……不是……我没有……”男孩本来就不善言谈,一着急更是结巴起来。女孩摆摆手,“没事哒,我也知道你是好意,所以才专门过来谢谢你哒。对了,听说你居然会唱戏?”男孩突然沉默了,他习惯性的认为女孩在嘲笑他。这个爱好一直是他内心最敏感的地方,哪怕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他还是感到止不住的愤怒。“没错,我喜欢唱戏。我爸爸是唱戏的,我爷爷也是,这很好笑吗?就算现在唱戏的人少了又怎么样?京剧是咱们国家的国粹,是咱们民族的骄傲!我喜欢唱戏这也该被嘲笑吗?”男孩还想说什么更难听的话,然而看着女孩精致的脸庞,终究没有说出口,正想转身离去时却看到女孩皱起了眉头,嘟起小嘴,有些委屈地嘟囔道:“谁嘲笑你了,不就是会唱戏嘛。我还会剪纸呢,同样也是咱中国古老的艺术。那几个男生才是在嘲笑你,你怎么不去朝他们发火啊,就会欺负我!”女孩背过身去不理男孩,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皮革红纸,一把粉色的小剪刀,坐在那里剪了起来。男孩这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顿时尴尬地坐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看着女孩剪纸。女孩的手十分灵巧,剪刀在她的手中仿佛活了一般,如一条粉色的小蛇在纸上飞舞、翻转,没有丝毫的停顿。女孩认真的神态,让男孩不由得有些痴了。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女孩完成了作品,然后转身高兴地举起手中的作品给男孩看,全然忘记了刚才还在生气,“你看!怎么样!”男孩一愣,女孩的剪纸上面有一个小人举起扫把仿佛在大喊些什么,线条虽然简单但是却把小人的神态勾勒的栩栩如生,赫然就是刚才自己在包间里那窘迫的样子,只能红着脸点了点头,“喜欢就送给你啦!”女孩把剪纸塞到男孩手中,突然想起什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糟了,该给那桌人上菜了,我得赶快工作去啦!”女孩急忙起身离去,留下一脸茫然的男孩坐在原地……



  
从那之后,男孩和女孩便熟识了起来。两个人年龄相仿,自然有很多话题可以聊。男孩慢慢也了解到了女孩的一些信息。女孩和他一样,是从小村庄里出来的,家里并不富裕,供她上大学负担很重。女孩是北农的学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学些知识回去帮助家里面减轻负担,把家里的几亩田经营好,才能供自己的几个妹妹继续念书。女孩剪纸的手艺是跟她的母亲学的,她的母亲在她们家的那一片是出了名的心灵手巧。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后,因为回家的路费太贵,只好住在学校里顺便在附近打打工。


女孩和男孩都是住在各自学校里,两所学校离学生时代这家饭店也很近,其余打工的人都是在自己家里住的,所以两个人每天都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的那个人,每天都有很长的相处时间。女孩常常让男孩给他唱京剧,说原来他们村子里就有人会唱,小时候自己常常跑去听。男孩当然乐意,有个人愿意当自己的听众再好不过了。然而女孩一开始还好,后面听着听着总是会犯困,甚至有一次听着男孩唱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让男孩哭笑不得。男孩私底下想了想还有什么能够引起女孩兴趣的事情,顿时想到了自己还会一门绝活——变脸!


第二天大早,男孩便装起自己那些宝贵的脸谱来到了学生时代。然而这天人挺多,生意挺好,一上午上都没有空闲时间。直至中午人最多的饭点过后,两个人才找到时间吃了午饭,坐在一旁休息。男孩休息了片刻后,顿时向女孩挥了挥手:“快来,今天给你看个好玩的!”女孩累的不轻,有些不情愿的起身,“干嘛啊……现在好累不想听戏啦。”两人来到平时他们最常呆、人最少的那处角落。男孩走至一边,背对着女孩,开始把脸谱一个个套在自己的脸上,松紧有度。准备完毕之后,男孩来至昏昏欲睡的女孩跟前,开始唱起了他的拿手川剧《空城计》。女孩开始还有些无精打采的,突然看到男孩变脸的绝活,顿时瞪大了眼睛坐直了身体。男孩看到女孩被吸引,更加卖力的表演起来,去面具的过程愈发的流畅起来,不露丝毫破绽,直引得女孩拍手叫好。一曲唱罢,女孩兴奋地调至男孩面前,向他举起了大拇指:“你这变脸的绝活可真棒!我只在电视上看过变脸,没想到今天能这么近距离的观赏!”男孩笑了笑,擦擦头上的汗水。女孩非要看男孩的脸谱,男孩没办法只能取出自己珍藏的这些宝贝,一个一个为她介绍这是哪个历史或者文学作品中的人物……


  就这样,男孩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经常给女孩表演变脸,女孩每次看都很激动从不会觉得厌烦。女孩有的时候也会做自己喜爱的剪纸,这时候男孩就会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两个人平时干活挺认真,又都是来得最早走的最晚的,和老板渐渐也熟了起来。老板提议把大门的钥匙给他们一份,以后晚上的活就由他们留下来打扫,打扫完把门锁好回去就行了,这样老板和其他员工也能早些回去。同时把他们的工钱增加了许多。两人欣然同意了,同时也挺感激老板的,他们知道老板加的这些工钱完全是为了照顾他们,晚上的那点工作量完全不值得加那么多工钱。


又是一天晚上,其余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回家了。留给两个人的活并不多,两个忙活一阵就收拾干净了。两个人决定坐下休息一会儿再走。女孩无聊地摆弄着男孩的脸谱,忽然想到了什么,把脸谱都推至男孩面前,“在你心目中,我是这里面哪一个人物啊?”


男孩脸一红,迟疑了一下,从里面挑了一个出来,“是这个……崔莺莺!”


“崔莺莺?我没听说过她,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男孩无奈道:“上次好像跟你说过她……”


“忘了嘛。那么多人物我哪能记得。”女孩吐了吐舌头。


“好吧。崔莺莺是《西厢记》中的主人公,崔相国之女,才貌出众,品德双佳。精丝绣女工……


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原来在你眼中,我有这么好啊。”


男孩脸已经红透了,不敢直视女孩的眼神,心想难道女孩是故意让自己再说给她听的吗?情急之下不知该说些什么,急忙转移话题道:“那在你心目中,我又是这里面的哪一个人物呢?”


女孩在一堆脸谱中挑了半天,然后抓了一个出来,“这个!”


“啊?李逵?”男孩感到奇怪。


“对啊!空有一番正义感,但是头脑简单,容易办错事。”


男孩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又来了,不是说好不提那件事了嘛……”


女孩笑地更开心了,“干嘛不提啊。那次你简直太可爱了,居然把电视剧里的声音当作现实。我正在倒水呢,突然就听到一声大喊,转头就看见你举着个扫把在那里强装镇定,手还在抖呢……不行逗死我了。”女孩每次一提起这件事就笑个不停,男孩只好等她笑完。女孩笑了半天,终于缓了过来,却听到男孩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咦,你饿了啊?”


“嗯……有点。”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中午吃的不少啊,这么快就饿了啊。”


“我是男生嘛,肯定饿得快些。”


“那怎么办……这么晚学校食堂也关门了,外面的东西又贵又不干净。老板对咱那么好,咱也不能随便吃饭店里的东西……”女孩皱着眉头思索着。男孩急忙摆摆手,“不用啦,我宿舍里有吃的,回去垫垫就好了。”女孩还在思索,在四周张望着,“有了!这些葫芦都放了好长一阵子了,很少见到有人点,都快放坏了,我做给你吃吧!”女孩拿了一个葫芦,往厨房跑去。男孩无奈地摇了摇头,女孩总是这样热心肠,并且想到什么就立刻去做,想法总是这么单纯。大约过了半小时,男孩都快坐不住了,才看到女生端了一小盘菜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盘子里的葫芦丝洗的很干净,切的很整齐,上面洒了不少调料。葫芦丝底下隐约还能看见几个虾仁。


“第一次做这个,你尝尝看啊。今天做的菜还剩几只虾没做完,我也顺便加进来喽。我今天还带了些家里做的点心,你就着一起吃吧。”女孩又掏出来一包食物摆到男孩面前。男孩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味道不错啊!真的挺好吃的,我觉得这菜的味道和咱们店里那些厨师做的菜有一拼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女孩有些羞涩,轻轻撩了一下额边的秀发。“哪有这么夸张啦,我只是凭感觉去放那些调料,然后尝一尝,根据味道再调整,试了好多次感觉可以就端出来啦,浪费了不少葫芦和调料哩。”男孩一呆,这才明白为啥女孩在里面呆了那么久,原来为了做这道菜花了这么多心思,顿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男孩本来想说声谢谢,想了想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叫女孩一起吃。女孩点点头,两人一起吃完收拾完,各自回学校休息。


从哪儿之后,女孩经常会在晚上给男孩做凉拌的葫芦丝吃。学生时代的老板渐渐地也发现了这个事情,却没有说破,只是让店员平时再多进一些新鲜的葫芦。于是总能在月光皎洁的夜晚,看到学生时代的饭店内,一个男孩狼吞虎咽地吃一盘凉拌的葫芦丝,对面坐着一个女孩支起双手,笑吟吟地望着男孩,就像男孩望着剪纸中的女孩那种眼神一样。
  
有女孩的陪伴,男孩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大半个假期就这么过去了。然而男孩却发现女孩渐渐有了一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都是开开心心没有烦恼,时常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也很少见到她再做她喜欢的剪纸。唯有在看男孩表演变脸时才会开心地欢呼,或者在男孩晚上说饿了的时候才会充满活力地为男孩做葫芦丝。男孩每次开口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女孩却总是说没事,然后岔开话题。男孩十分无奈,只好把这份疑惑压在心底。


又是一天晚上,两个人照常收拾完饭店,一起返回学校。假期的时候这里的人极少,北农和华电相邻的这条路上完全见不着人影。女孩沉默地走在路灯下,影子拉得很长,不知在想些什么。男孩看到女孩情绪不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男孩心中有了一个点子,应该能让女孩高兴起来。他从包中拿出李逵的脸谱戴在脸上,跑到女孩面前怪叫道:“哇呀呀呀呀!前方这是谁家的小娘子,竟生的如此俊俏?”女孩看到微弱的灯光下男孩戴上面具的滑稽形象,顿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她从男孩的包里面掏出了崔莺莺的脸谱戴上,故做娇媚地侧身行礼:“小女子名崔莺莺,年方十八。如此深夜,公子拦住奴家意欲如何?”两个人在月光下嬉笑打闹,短短的一段路程走了十几分钟。女孩仿佛忘掉了自己的烦恼,脸上终于迎来了久违的阳光与微笑。男孩真想永远和女孩这样走下去,然而北农的校门已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女孩站在校门口,背对着男孩,突然有些沉默,然后又突然开口,声音也有些奇怪。


“你能把这个崔莺莺的脸谱送给我吗?”


男孩迟疑了一下,对于家境本就不富裕的他来说,每一个脸谱对他来说都来之不易。但想想女孩对他这么好,便咬着牙点了点头。


“行啊,当然可以。”


女孩低下头,从口袋中掏出一样东西,转身塞至男孩的手中,“既然你送了我一样东西,那我也还你一样吧。”男孩举起来凑近路灯一看,原来是一张剪纸,中间是一个“香”字,周围则是各式各样好看的图案作为修饰。


“这是你的名字吗?”男孩问女孩。两个人平时基本都是眼神与肢体语言来打招呼,都没有问过对方的名字。男孩见女孩没问,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反正也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


“嗯,是的。我只是希望你看到它的时候,能够想起我。”女孩转过身去。“今天好累啊,我先走了。晚安。”女孩走进了校园。男孩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女生走的很坚决,男生只能目送女生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月光之下,隐没在静谧的北农校园之中。


  她今天没有说再见,说了晚安呢。男孩心里有些莫名的高兴,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了宿舍。

  ◆    

第二天男孩来到学生时代,却没有看到女孩,以为女孩有些事情耽误了。然而直至中午吃完饭,都没有见到女孩的身影。男孩有些担心,于是去找老板问问女孩的情况。然而老板似乎早就知道男孩来做什么,一见到男孩便先说话了。


“她回老家了,今天早上的火车。她不让我告诉你。”老板叹了口气,“她的家里出了点事,父亲得了重病,已经无法再供她上大学了,还得需要她回去照顾家里的妹妹们。我知道这件事后塞给她一笔钱,她拒绝了好久,最后收下了。她给了我一幅大的剪纸,说是送给学生时代这家店,为了感激在这里照顾过她的每个人,纪念她在这里的美好时光。就在二楼楼梯口正对面的墙上挂着。”


男孩的头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的双腿是怎样自己挪动着向二楼走去。原本以为今后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还会很长很长,也经常幻想着未来和她在一起的样子,却发现昨晚没有说出口的话再也没有了机会。男孩一步一步登上了二楼,却发现自己的视线不知怎得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竟有些湿润,只好走近一些。这幅大的剪纸上有着十来个脸谱,都是平时男孩唱戏或者换脸时戴的那些。而在最左边第一个第二个紧挨在一起的,便是李逵与崔莺莺的头像……

  ◆    

包厢里静悄悄的,一行人屏住呼吸,认真地听着李易从讲述这个伤感的故事。李易从停顿了片刻,仿佛沉浸在某种回忆之中。“后来这个男孩大学毕业后就留到了学生时代,就有了招牌葫芦丝这道菜。”李易从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几根葫芦丝放入口中,“只是恐怕我永远也做不出,故事中女孩做出来的那种味道吧。”话毕,几滴晶莹的泪水从他的脸庞滑落。李易从急忙擦拭了一下眼泪,强笑着对众人说到:“不好意思,我对芥末过敏。一下占用了各位这么长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在最后一道菜也上来了,我就先失陪了。希望大家吃的开心。”说完变转身走出了包间。众人沉默了许久,一个女生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开口道:“这个故事好伤感啊,没想到这道简单的菜还有这样的来历。”李尚行深吸了一口气。“我怎么感觉,这个厨师就是这个故事里的男孩呢?他讲的这个故事细节也太丰富了,像是他自己亲身经历的。”“管那么多呢。大家别伤感了,快点吃饭吧。快来尝尝他最后端上来的这盘烤鱼,据说是饭店的招牌菜呢。”文欣见众人还沉浸在刚刚的故事之中,急忙出来活跃气氛,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烤鱼,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烤鱼怎么回事啊,味道好奇怪。”烤鱼的颜色看上去很诱人,上面撒了一层红椒又铺了一层青椒,仅仅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然而李尚行也尝了一口,点头附和道:“没错。明显有些调料放多了。而且烤的时间也太长了,有些地方都有些糊了,肉质已经不好了。”“有没有搞错啊,这还是招牌菜呢,坑人的吧。”一个男生尝了尝,顿时抱怨道。
  
“怎么可能是骗人的!!!”这时,把一行人迎接进大门的服务员刚好提了一壶水走了进来,听到大家的评论顿时激动起来。“李师傅做的烤鱼在这一片是最有名的,你们知道李师傅为了做好这道烤鱼做了多少努力吗?他为这道菜,每天晚上都加班到深夜,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钻研,甚至倒贴工资购买原料。他说一定要让这道香爱烤鱼成为北京的招牌,要让全国各地的人,都能品尝到这道菜!他为了这个目标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你们居然随意的就质疑他?李师傅本来今天有事要走,你们恳求他才专门留下来为你们做饭的,你们这些人真是不识好歹!”看来李师傅在饭店里的工作人员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服务员呼吸急促,插着腰怒视着众人。一行人默然,那个男生还小声嘀咕了一句:“本来做的就不行嘛……都有些糊了。”然而众人都没有察觉,一个人有些颤抖地伸手转着转盘,把这盘香爱烤鱼转至自己的面前。


“若香?你在干嘛?别吃了,这鱼都糊了。”一个女生注意到了,急忙喊道。


众人这才发现,詹若香不知什么时候把烤鱼转到自己面前,拿起筷子细细品尝着。只见她一反之前的矜持,一筷子接着一筷子不停放入口中。众人刚要阻止,却发现詹若香已经泪流满面,拿筷子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文欣吃惊地望着她,“若香,你这是……”李尚行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家里有事退学……香爱烤鱼……詹若香……他的年龄也与我们相仿,难道詹若香你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吗?”众人一愣,顿时反应了过来,整个包厢顿时沸腾了。一个男生兴奋地大喊道:“太夸张了吧,小说里才会发生的故事居然在我们身边发生了!詹若香你在等什么啊?快追出去啊!说不定别人正在楼下拿着戒指准备求婚了!!!”“是啊,这个男生确实够痴情,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年,一定不能放走!”众人纷纷讨论,商量等会怎么让他们的见面更有意境。文欣更是兴奋的满脸通红,抓住詹若香的手对着她说:“若香,这个男人为了你,在这里等待了将近六年了,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放弃了自己的前途,你不能在奢求任何一个其他的男人为你做更多了。难道你还要放过他妈?”众人都是一脸期待,望着詹若香。詹若香拭去面颊上的泪水,终于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然而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让众人万万没想到——

  ◆    

“我要结婚了。”詹若香平静地说道。


众人顿时沉默了,为这个消息感到震惊。文欣更是惊讶地捂着嘴,“你要结婚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通知我们啊,对方条件好吗?”


“我这么大了,在农村早该结婚了。对方是隔壁村,有间茅屋,还有几亩地,一头牛,人对我挺好。”詹若香的表情依旧很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


“这……和李易从的条件完全不能比啊,你怎么会就这么轻易的找这样的人结婚啊?果断推掉啊!你面前可是有着这么好的男人可以选择的!”文欣急了,立刻劝说道。众人纷纷附和。


“你们看我的手。”詹若香举起自己的双手。众人仔细看去,发现上面都是老茧,皮肤也有些暗淡有些褶皱,远没有这个年龄段的女子应该有的那种细腻光滑,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干粗活重活的手。“回到老家之后,父亲去世,我便再也没有做过剪纸了。现在的我,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手艺,不再是李易从心目中那个会做剪纸会做凉拌葫芦丝的女孩了。我所有的回忆,所有的情感,都凝聚在那面墙上的剪纸上了。其实在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便知道,我不再会是那个活泼的没有烦恼的女孩,我必须放下当时所拥有的一切来面对生活。这样的我,早已经不再是李易从所等待的那个女孩了。”众人默然,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李尚行突然开口道:“即使这样,你也并不知道李易从现在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会做出什么选择,你就这么选择放弃了吗?”詹若香摇了摇头,“他的心意,不就在这里吗?”詹若香看着自己面前的烤鱼,泪水再次滑落。“正如现在的我做不出当年女孩为男孩做的那道凉拌葫芦丝,而男孩花了那么多年为女孩所做的香爱烤鱼,他也做失败了不是吗。”詹若香轻轻抽噎了一下,闭上了眼睛,“因为现在的我和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与女孩了。”

  ◆    

李易从坐在厨房的角落里,默默抽着烟。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挤满了烟头与烟灰。而他只是静静地坐着,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端着一些剩菜下来,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望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他们走了?”李易从似乎有所察觉,开口问道。


“嗯。”服务员答应了一声,神色有一点复杂。“原来那个女生就是你在等的人。你为什么不和她说一句话呢?毕竟你付出了那么多年的青春。”
  
李易从把烟头插进烟灰缸捻灭,突然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再次遇到她的场景,想过无数种可能发生的举动来表达自己的感情。然而今天在饭店里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却觉得那么陌生。”


“明明还是和当年的她一样,我一眼就认出来的熟悉的外表,然而我还是觉得那么陌生。她变得好安静,不知道她这些年经历了些什么,变得这么憔悴。”


“你知道吗?原来她特别活泼,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在一边听。而如今看到她沉默的样子,我甚至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以为我这么多年一直放不下她。然而就在我见到她的那一刻,她的沉默,我的沉默都让我自己产生了怀疑,产生了恐慌,也许放不下的不是当年的那个女孩,而是我放不下当年的那段时光,放不下我自己。”


“做烤鱼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么熟悉的工序,那么熟练的操作,全部忘得干干净净。我的身体不听自己的使唤,越是想着当年的那个女孩,手就越抖。”


“仿佛我为她做这道菜,就是对自己记忆中那个女孩的背叛。”


服务员沉默了许久,“所以你这些年的等待,都白费了吗?值得吗?”


  李易从转过身来,走向了摆放盘子的餐桌。


“爱情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值不值,对不对。它的价值本身就无法衡量。”


  李易从夹起一片烤鱼,放入嘴中,有些苦,有些发涩。“就如这道菜一样,只有在对的时间,对的场所,遇见对的人,才能体现它最美味最珍贵的一面。”李易从转身看着面前这家熟悉的餐厅,“消逝的时间已经回不去了,那年的‘学生时代’也不在了,那个喜欢看变脸的女孩也不在了。那么唱戏曲的男孩,也早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李易从悄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握紧了拳头,“只是男孩一厢情愿地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    

从那之后,学生时代少了一位年轻的大厨。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故事也终究会埋没于历史,不被人们所知。唯有挂在二楼墙上的剪纸中,那紧紧依偎在一起的李逵与崔莺莺,仍然在向每一位过往的食客讲述那遥远的学生时代里,一个喜欢剪纸的女孩与一个擅长变脸谱的男孩之间,那段蕴藏在招牌葫芦丝与香爱烤鱼中的简单爱情:


葫芦丝上糊涂思,

香爱鱼道相爱愚。

剪纸难剪伊人影,

变脸何为不渝人?


华北电力大学电气与电子工程学院

School of Electrical & Electronic Engineering

文编/何睿钧 责任编辑/富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