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利史话】醉心于民间考古事业的许吉贵

勃利检察 2020-06-23 15:47:53

原始社会的遗址、汉魏时期的古城、辽金时期的铁器……当人们听见这些考古学的概念时,或许会觉得这件事距离自己实在是遥远。然而,就在我们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位民间考古人,他曾用双脚踏遍了七台河的山山水水,用纸笔勾画出这座城市的历史原貌。他虽然常与蚊虫野兽为伴,在狂风暴雨中前行,却从不轻言放弃。他,就是数十年来醉心于民间考古事业的许吉贵。

我市有多处

历史遗址

标题标题




许吉贵,1943年生于勃利县倭肯乡平安村,省、市级文物保护员,祖籍吉林。少年时的他,便对山坡上一个挨一个的小土包感兴趣。忽然有一天,村里人在挖沟时发现了埋藏于地下的陶罐和石器,这件事引起了许吉贵极大的好奇心。从那时起,他就决定一定要弄明白地下面为什么会藏着这些瓶瓶罐罐。


上世纪80年代,许吉贵在勃利县倭肯乡平安村发现商周晚期的古遗址,青铜器、陶壶、陶瓶以及更早时期的石刀和石斧被挖出;新兴区长兴乡新丰村发现原始社会遗址,包括方形的斜仁柱和圆形的陀螺屋,都属于地窖式房屋;长兴乡马鞍村发现汉魏时期古城,类似于圆形的土城,被列为省级文化保护单位;长兴乡柳毛河沟里(原煤机校后山)发现汉魏时期古城,城墙有一丈多高,由不规则的泥沙石建成;而后又在双河乡发现了辽金古城遗址……像这样的历史遗址,许吉贵在七台河地界内发现了100余处。


东北抗联

秘营的发现




许多人都知道,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曾驻扎过著名的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军长李延禄的部队。


一次偶然的机会,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第四师第四团参谋长的武德禛来到了许吉贵所住的村子。这是能够了解历史的大好机会,许吉贵自然不会放过。他热情款待了武德禛,从这个战争亲历者口中得知了许多东北抗联秘营的故事。


抗战时期,东北抗日联军曾有多支队伍将秘营安置在我市。几根粗壮的木头,将篱笆扎在一起,再铺上一层厚厚的坯草,就是那个时期联军战士所在的秘营。万宝水库附近曾驻扎过抗联第四军的一个团和一个警卫营;第一师第三团团长吴明月曾驻扎在勃利县小五站一带;新兴区葫芦头沟曾有六、七处抗联战士的秘营;马场九队西北方向的老蜂场有大型的抗联遗址;时任抗联第四军政治部主任的何中国曾在马鞍山带领10余名战士突击日本讨伐队的200多个士兵……


讲起这段抗战历史,许吉贵的眼中迅速闪过一道光芒。他认真地说:“我痴迷于寻找东北抗联秘营的遗址,是为了让后人铭记历史,将爱国主义精神永远传承下去。”


文物交给

公家就安心



考古工作是非常艰苦的,考古人常常会面对危险,挨饿受冻。回忆起这些年的考古经历,许吉贵低头笑了。简单的一个行囊,装有地图、纸笔、指南针等必备用品,干粮和水等食物,以及腰刀和七节鞭这两个防身工具。自小习武的许吉贵经常在山林里连续走好几天,渴了喝一口水,饿了啃一口干粮。


记得有一次许吉贵来到马场九队寻找东北抗联遗址,被十几头野猪围攻。看着野猪尖锐的牙齿,许吉贵吓得不敢再迈步。考古途中,他还曾被两条大狗追赶,至今他仍清晰地记着一青一黑的两条大狗追了他一里多地,许吉贵跑不动了就用七节鞭吓唬大狗,然后转身再继续跑,跑累了再甩鞭子,这样反复三次大狗终于放弃了。为了寻找一处遗址,许吉贵曾一天爬过八个山头。再苦再累,他从未放弃心中这份事业。


上世纪80年代,许吉贵在长兴乡马鞍村发现了一把金代大定29年的铁战刀,以及一个铁箭头,被专家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他当即捐送给七台河市文管站,现收藏于黑龙江省博物馆。他的事迹被载入《勃利年鉴1992》,被誉为“七台河勃利县地方考古事业的先驱者”。他曾参与全国第二、第三届文物普查,2008年许吉贵捐献给勃利县文管所700余件历史文物,包括原始社会的石刀石斧和辽金时期的铁器,以及在桃山水库附近发现的四根侏罗纪地质时期的猛犸象牙,据今已有一亿六千万年。




许吉贵收藏的石器、陶器(2005年)

回忆起数十年的考古经历,许吉贵既心酸也骄傲。他激动地说:“虽然咱们七台河是一座新兴的小城市,但咱同样具有历史悠久的地方文化。把出土的文物交给公家,我就安心了,要不然自己得经常看着。只要我还能走动,就一定不会放弃考古。这不仅可以教育后代铭记历史,更能够唤醒大家的民族责任感和自信心。”


来源:七台河日报



阅读全文↓↓↓上一期【勃利史话】全国第一条民办铁路——“勃七"铁路的历史记忆



欢迎关注【勃利检察】信公众平台请多批评,多建议,多拍砖!如有意见和建议,可以直接回复或发邮件到284371003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