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旧藏葫芦器 皆与玩鸟有关

天下葫芦 2019-04-06 01:25:34

“鸿”字葫芦两对及截口三对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民国

此组鸽哨包括两对葫芦和三对葫芦截口。“葫芦截口”简称“截口”,和葫芦的外貌基本相同,只是哨口及内室都被截隔为二,故得名。截口不论大小,哨口与内室的截隔,都是偏分,故其音一高一低,通称“阴阳音”。名家之制,截口的两音相差为大二度或小三度,十分和谐。底刻“鸿”字,为吴子通先生制哨。


“祥”字葫芦鸽哨六对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民国

葫芦类鸽哨,以细腰葫芦的底肚为主体,将细腰切断处的孔开大,再用圆片覆盖其上,胶粘牢固。这圆片通称“葫芦口”,葫芦口及两侧常安小崽。小崽以三对六枚为常式,一对安在宽大哨口之前,称“门崽”,两对分安在葫芦口两侧。此六对鸽哨,尺寸接近。鸽哨以对计,两枚葫芦肚力求高矮相似,大小相同,故购葫芦以千计,从中选配成对葫芦肚。但葫芦天生,故大小很难完全一致,因此,每枚鸽哨的哨音也高低不同。这样的组合无论在外形还是内在音色上,都极富韵律感。底刻“祥”字,为周春泉先生制哨。


“祥”字王世襄火绘草虫葫芦八支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民国

此八支葫芦,大小不一,其上为王世襄先生火绘的蜘蛛、蚂蚱、蝴蝶、蜜蜂等动物,拟没骨之意味,有形神兼备惟妙惟肖的整体效果。葫芦肚圆浑,漆黄色。每支葫芦图画各异,饶有情趣。底刻“祥”字,为周春泉先生制哨。


“祥”字火绘草虫大葫芦成对

尺寸:直径8.3cm高9.3cm

年代:民国

王世襄先生请“祥”、“文”、“鸿”等家制成鸽哨,往往只漆哨口,葫芦肚则保留本色,以供他本人烧炙,山水人物、花卉禽鱼,金石文字,无所不有。王世襄先生幼年喜蓄冬季鸣虫,蛐蛐、油呼鲁、蝈蝈等分别贮以大小葫芦,葫芦上烧炙花纹,即所谓“烫花”,亦曰“火绘”。他将此喜好亦施之于鸽哨。鸽哨烫花只宜烫在葫芦一类上,有地可施。此为火绘草虫款大葫芦,两枚深浅不一,各画一只螳螂,或于草丛间,或于枝叶上。烫炙花纹不比在纸上运笔,但王世襄先生火绘螳螂,造型准确,形似神肖,有中国传统之写生功力,富笔墨情趣,如同在纸上作画般引人入胜。底刻“祥”字,为周春泉先生制哨。


“文”字葫芦一对及截口三对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民国

此组葫芦鸽哨及截口鸽哨共四对,均漆黄色,葫芦尺寸大于截口,漆色也更深。哨口后额(即哨口的上部,通称“后脑门”)圆浑,一顺而下,殆取流线型之意,与音响虽关系不大,但可减少气流阻力,减轻飞鸽负荷。这是“文”字制哨的特点。王世襄先生在《制哨名家》一文中提及,“向他定活,颇费时日,工则极细”。底刻“文”字,“文”字姓陶名佐文(1876-1968),通州人,他制哨考虑周详。


“文”字葫芦四对、截口九具及“祥”字截口一具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民国

此组葫芦鸽哨及截口鸽哨共十四对,均漆黄色,葫芦略深。哨口后额(即哨口的上部,通称“后脑门”)圆浑,一顺而下,殆取流线型之意,与音响虽关系不大,但可减少气流阻力,减轻飞鸽负荷。这是“文”字制哨的特点。王世襄先生在《制哨名家》一文中提及,“向他定活,颇费时日,工则极细”。底刻“文”字,“文”字姓陶名佐文(1876-1968),通州人,他制哨考虑周详。底刻“祥”字款为周春泉先生制哨。


“鸣”字深紫漆大葫芦鸽哨

尺寸:直径10.3cm高8.3cm

年代:清末至民国

王世襄先生在《北京鸽哨》中记载,鸽哨葫芦一般分小、中、大三号,视其围径,粗加等分而已。实际上葫芦过小其音尖,失去它应有的嗡嗡然的本色。故适宜佩系者和制哨家生产最多的也是中、大型葫芦。八家之中,传世作品以“鸣”字为最少,故藏家弥觉珍贵,所制葫芦以中型、大型较多。以“哨痴”自号的王熙咸先生,遇鸣字哨从不放过,每典质衣物购之。可见王世襄先生所藏此款“鸣”字大葫芦鸽哨,十分难得。鸽哨浑圆,刀口整齐,形态壮丽,漆色深紫。底刻“鸣”字。刻字工整疏朗,大有笔力。


勒花呼鸟葫芦及揉手勒花小葫芦成对

尺寸:尺寸不一

年代:晚清、近代

勒花呼鸟葫芦,葫芦与揉手者同,中贯骨轴,一端留柄,状如擎臂握拳,小巧可持以两指,颇见匠心。中贮沙粒,摇之有声,盖用以呼鸟者。京人喜养交嘴、祝顶红、老西子等山禽,可使其开箱衔旗,叼八封盒等,皆如人意,《燕京岁时记》已有记载。驯鸟时随摇葫芦饲以苏子,狎熟后闻声即落人掌上。成对的揉手勒花小葫芦,单肚细柄,小葫芦之别种,顶不突起,与兰州产者不尽相同。取两枚等大者揉手,可以舒经络,活筋血,与核桃、花椒木球等同功。此对勒成花瓣,较光素者难得。——王世襄《说葫芦》。


紫红鹰水葫芦两具

尺寸:直径7.4cm高20.5cm;直径6.2cm高16cm

年代:清

较小一具为养松子,细雄所用水葫芦。较大一具为养伯雄,鹞子所用水葫芦。色皆紫红,髹黑漆里,为西直门养鹰家李凤山故物。李以善驯鹞子,能使磐空著名。两具皆经其祖用红葫芦手刳而成,而凤山如在世,亦早逾百岁。故水葫芦当为二百年前物。——王世襄《自珍集》。养鹰家取修长约腰葫芦,横置时蒂柄一端稍稍上翘者为佳。就上肚之半,随形开口,余半凹掬如勺,刳去瓤子,磨光髹黑漆里,名曰“水葫芦”。出猎鸟雀,葫芦下肚贮清水,木楔塞之,系腰间随行。日夕饲鹰,置肉勺内,去塞平卧,水流入勺,鹰就之而食,水肉两足。较小一具为养松子、细雄所用水葫芦。较大一具为养伯雄、鹞子所用水葫芦。色皆红润,润洁无瑕,乃西直门养小鹰世家李凤山故物。李以善驯鹞子名,能使盘空随人而行,呼之即下。两具皆其祖父手制所遗。凤山如在世已年届百数十岁。水葫芦当为二百年前物。——王世襄《说葫芦》。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往期精彩回顾:

“三庭”葫芦 美得不一般

比黄马褂还金贵的葫芦

“山东赵”葫芦 名不虚传

手捻葫芦的学问猫腻

论瓷皮、糠胎、缎子里

尽览葫芦神奇的博物馆


声明:本公众号内文章(图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