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哥原创|这个混蛋竟然把杏婶给催残了,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指上乐安 2019-02-20 11:32:47

指上乐安(zsla0794)——不一样的新闻,不一样的故事,全城人订阅的微信大号,乐安最接地气、重服务的本地公众微信大号!点击标题下蓝色“指上乐安”免费关注,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及乐安新闻。

小虫传媒招聘

1、平面设计师:一名,女性,熟练操作CDR、PS、AI,底薪+全勤+福利+年终双薪,工作八小时,每月休4天,享节日福利

2、联系电话:0794-7897620

一个山里的故事

一位可怜的女子

一群懦弱的男子

一种可恨的劣根

对于《荡妇》这篇小说,我构思了很久.在三年前就写过一次,但有次删文件时,一不小心全删了,这次重提旧笔,墨走宣白,自是别样心情!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我觉得名字的好坏不重要,我们不能因哽而废食,关键在于这部小说能不能把读者带进那个动乱的年代,能不能随着故事的波动而为主人公曲折的命运而泪流,我想这部小说就算是成功了!

坛子叔的可悲,杏子的可怜,满仓的可叹,钱东家的可恨,山秀爷的陈旧思想,村民的可愚!

烽火连天的岁月,守成威严的族规,天灭的日本法西斯!

这一个个人,一幕幕情景贯穿于《荡妇》的全局。为了爱,杏子可以不要尊严而成为荡妇,同样是为了爱,满仓却最终败在了洪家祠堂响亮的青竹板下,直到杏子死去,他才明白自己始终放不下的还是这个十八岁贩到村里,下身穿蓝底小白碎花裤的杏子,才明白爱是来的这么强烈,去的也是那么伤怀!

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里到底有多少个杏子了,不得而知,我想在那个年代一定很多,很多……


第五章、为爱而辱

柯桦

青山村里全是洪姓人家,唯独只有钱东家是外姓,可就是这个外姓人却是全村很多人的东家。村里的田地差不多全是他们家的,听说他儿子在镇里是个大官,也就是凭着他儿子的杆子枪,他搞了不少田地。但村里的乡亲没一个敢吭声出气的,生怕断了自己的佃户,没了活路!只有山秀爷从不理他,也不惧他,往往村里有谁和他家闹了别扭,也都是山秀爷出面调停。但山秀爷老了,真的老了,帮满仓办好喜事后就一直卧病不起。村里的人都在水生爹的后面指着他脊梁骨骂。

他家辈份高,以往祭祖都是山秀爷笑看着水生上香,他有心想让水生接族长的位子。可是经过满仓的事后,山秀爷对水生侄子一家都死了心,水生爹也没有往日的快活。

前几天镇里传话了,以年老体弱为由罢了洪山秀的保长一职,转由有钱有势的钱东家接替。一大早他就上镇里拿文书去了,他家婆娘的一大早嗓门大的不得了,叉着水桶腰憋足了劲的唤鸡吃食,就差没和地上这些扁毛畜牲显摆上了。

天色已近黄昏,钱东家嘴里咬着一草茎,满脸红光打着酒隔,坨在骡子上的身子歪歪斜斜抖动着残落肩上的夕阳,张着黄里透黑的牙齿,嘴里哼哈着十八摸小调从镇里回来。

“一摸,摸到姑娘头啊,一头乌云痒俺心哦!二摸,摸到姑娘脖啊,如粉似玉滑俺手哦!三摸……!”

不知不觉的边唱边溜就来到了杏子的破窑前。

“嘿嘿!这不是那小寡妇的窑么!这小骚货让那仓子给弄了,可真他娘的不值!”钱东家心里想着,手里的鞭子却不知不觉的把骡子给赶到了窑前。

这是个已停用好久的砖窑,当初四处进火的洞口现在也只是用些碎石给塞着。杏子从住进那天开始就很少出过门了,只是一个人偷偷的,远远的避开乡亲们去下地。每天晚上回到冰冷的窑里,抱着破棉被得得瑟瑟的和四处窜进的冷风抗争,四处不时响起的狼哭狐笑时常把她惊醒。她瘦了,两眼塌拉着,脸上菜色青青。失去孩子的那天她就没得好吃,族长山秀知道她掉了孩子,心里也感到有点对不住她,就嘱咐村里的人们给她送了点青菜帮子,就在这隔三差四的接济下她才转了过来。

“啧!啧!啧!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钱东家崴着肥墩的身子,两手兜在袖子里从门口走了进来。


“哦!钱……,钱东家,您来了!”正在地上捡豆叶的杏子啪啦啦的起身,拘谨的站在一边。

“没事,没事,你接着捡,呵呵!”钱东家贴了过来,嘴里的酒气都能熏醉了杏子。

“东家,我知道。你那田租我是欠了好久了,可是咱家真个没法给你,你瞧!这两天都断顿了,净吃田里捡来的菜叶豆茧!”说着杏子就来到米缸前揭开了盖。

“杏啊!也不是俺缺那两谷子,只是你婶这娘们天天在我耳边骚刮。说我就向着你,几个月的租都不问。咱、咱不是也怕人给小鞋穿不是!”

“要不,东家,你再宽宽,等过了冬,明年就还你!”

“说是如此,可是明年你又拿什么顶上了?今儿个镇里要立我当咱村的保长,我也知我那几个料是当不了。可是这芝麻小官上面也不发粮啊!我也知道要爱民如子,可是咱家那婆娘可是个不知理的乡下老太婆,她只认粮,唉!”钱东家说着说着还用袖子擦了擦干巴巴的三角眼。

“哪……”杏子说不出话。

“不过,今天俺儿子给了些平时买馋嘴吃的零钱。要不……要不……”说着钱东家的双眼就上下打量着杏子。

杏子给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犹如眼前一头饥饿的狼死盯着就要到嘴的食物。“要不咋的?”杏子略微向后退了退却退到了床边。

钱东家两眼盯着杏子鼓鼓的胸部,说话也打结了:“要、要不、要不,你就从了我吧!我、我就把那零碎钱当你的租,也好交差!”说完人就扑了过来!一下就把杏子按在了床上,两手就不住的死命扒着杏子的裤子,嘴巴胡乱的往杏子脸上啃。

“东家,你、你不能这样,东家……”杏子死命的叫着,一支手提着裤腰,一支手推着那颗如老皮葫芦上搭着一地拖的半秃脑袋。

“你、你就从了吧,往后地、地租就不要你的了,你想吃啥就吃啥,我、我可喜欢你了!”钱东家累的气喘如牛。一支手死力按着杏子不让她动,一支手用力拉扯杏子的裤子。眼看着裤头就要扒到胯骨下了,“啪”的一声脆响,杏子的手忽到了钱东家的白胖的肥脸上,刹那间脸上就升起了几朵玉指兰花。

钱东家愣了一下,缓过来后老羞成怒的也一抽了杏子一掌,狠狠的说:“你不依我!有你好果子吃!我知你还在想着满仓,哼!明天我就把他的名报上去当壮丁!”

“满仓!”杏子听到这人名字心里冷不丁的扯了一下,也就在这迟疑的当头,裤子给扒了下来。钱东家如狼似虎的扑在了杏子的身上,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这才象话,不依我,我就要他去当炮灰。依了我多好,有吃有穿!”钱东家闪着油光的脸如花一样笑了,下身动的更快了!

杏子如一个死人,动也不动!任着他在自己身上折腾!从满仓成亲那天开始,自己就恨恨的发过誓不再去想他,可是今天才明白自己是深深的爱着满仓,心底里从来就没能够忘记他。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不一会就把被子打湿了

(未完待续)

喜欢这篇小说的文友

可以加微哥微信:youkehua9

创建一个乐安文学原创群

让我们共同探讨文字的魅力

指上乐安全城征稿

1、“指上乐安”微信公众平台诚邀大家积极投稿,把更多的关于乐安美图、美文、原创小说、你好听的声音传递给更多乐安人。

2、投稿请发送到邮箱:1770085061@qq.com

或直接联系小编微信:youkehua9

 ◆ 


来源:微哥原创

关注乐安     从这里开始

生活资讯旅游美食公益活动商业推广

做乐安一个有温度深度、全民参与的公众号

江西自媒体协会成员单位

合作微哥18679444058

---指上乐安法律顾问---

广东雅尔德律师事务所

曾律师0755-82031305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