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口述,被*到体力不支是什么体验?

甲方小说 2019-06-19 21:56:30

在我大学毕业的那年,我爸在工地上出了事,断了一条腿,躺在了医院里面,为了筹集二十万的手术费用,我和我妈到处借钱。

在我都快绝望的时候,一个电话却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大学同学李菲告诉我,她有办法可以帮我解决眼前的困境。

我急忙问她是什么办法,她就告诉我,她有个朋友要招上门女婿,要求我基本都符合,只要面试通过就可以。

而且她还特地告诉我,那个朋友叫江柔,家里很有钱,而且是云庭集团的高管,只要我能应聘上,彩礼钱就能支付我爸的医药费。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有些犹豫,但考虑了一晚上,我还是做下了决定。

在李菲的引见下,我第二天就和她见了面,本来我以为,会花这么多钱招上门女婿的女人,八成都是奇丑无比,可是我见了本人之后,才发现是自己错了。

江柔看起来还不到三十,穿着制服套裙,短裙下面是丝袜,紧身的衣服似乎都包裹不住她那呼之欲出的胸脯。

我偷偷地盯着她高挺的胸脯和大腿,脑子里面不停地闪着各种画面,甚至还想着跟她新婚之夜的事情。

江柔翘着二郎腿,一脸冷冰冰地看着我,面试的过程不过十分钟,我只跟她说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因为太过紧张,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回去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有些懊恼,以我当时的表现,肯定是没戏了。

但让我有些惊讶的是,等到第二天,江柔竟然亲自打电话给我,说我面试通过了,还让我抽个时间,跟她去登记结婚。

我拿了她给我的二十万彩礼,付了我爸的医药费,过了几天之后,就和她在酒店里面举办了婚礼。

婚礼摆了几十桌,来的人非常多,还有不少我以前的同学,都说是我福气好,居然娶到这么一个极品富婆。

我被他们灌了很多酒,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待会进了洞房,跟江柔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场面。

所以我就有些忍不住,伸手在江柔的大腿上摸了一下。

可是江柔却丝毫不给我面子,朝我蹬了一脚,还恶狠狠地说:“我们只是假结婚,你别想碰我,今天晚上你睡楼下,不许上来。”

她骂完之后,又把我拉到旁边,说是要跟我约法三章。

我和她只是假结婚,不管是现在还是结婚以后,我都不许碰她,但是在外人和她家人的面前,我们都要装出恩爱的样子,绝不能被发现破绽。

听她说了这么多,我也有些清醒了过来,知道跟她只是假结婚,顿时就感觉非常沮丧。

江柔住在二楼,我住在楼下的小房间,这明明是我的新婚之夜,却要一个人独守空房,我感觉有些凄凉,就多喝了几杯酒。

现在我的脑子里面,全都是江柔那丰满妖娆的身段,真恨不得马上就冲到楼上去跟她云雨一番。

但我的理智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现在我也算是寄人篱下,还跟她签订了协议,就算是真有什么不满,也只能忍着。

但到了半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就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大胖子从外面进来,然后就蹑手蹑脚地进了二楼。

这个大胖子油头肥脑,像是头猪一样,所以也非常好认,刚才我在宴会上见过他,听说是云庭集团的老板项伟强。

他这个时候跑过来,肯定没有好事,我在楼下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蹑手蹑脚地跟着他上了楼。

我走到江柔的门前,忽然听到里面传出来无比销魂的叫声,在寂静的走廊里面,显得格外刺耳。

项伟强看起来是非常着急,进去的时候,就连门都没关上。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小声地挪了过去,从门缝朝里面张望。

只见江柔正躺在床上,身上的婚纱早就被丢到了地上,她两条腿盘在项伟强的腰上,脸上满是销魂和迷离的表情。

项伟强也是连着喘了几口粗气,不停地撞击着江柔的身体,让江柔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喘。

我看着江柔那晃动的胸脯,雪白得在灯光下都有些刺眼,她抓住旁边的枕头被子,全都丢在了地上。

项伟强喘着粗气,就问江柔说:“你今天不是结婚吗,你老公呢?”

江柔却搂住了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对他说:“就那个乡巴佬,还想碰我呢,对了,项老板,你之前跟我说的升职的事情,可不许骗我呀。”

项伟强搂着江柔的腰,重重地挺了进去,就喘着气对她说:“放心,过几天我就给你安排。”

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里也感觉有一丝绞痛,有这样一个性感的老婆,我自己不能上,却便宜了这样一头死肥猪,而且还是在我的新婚之夜。

我在外面看着他们,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只能就这么看着,生怕被他们发现。

项伟强跟江柔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似乎是累了,就躺在了床上。

江柔就马上趴在了项伟强的身上,整张脸都埋进了他的两腿之间。

我没敢打扰他们,有些灰头土脸地下了楼,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喝闷酒。

等我第二天睡醒出房间,却发现丈母娘居然来了。

在我还没有和江柔结婚之前,她就跟我见过好几次,但是对我百般不满意,数落我是农村人,没出息。

现在看我出来之后,她马上又翻着白眼对我说:“昨天不是在刚结婚,又去哪里喝酒了,怎么满身都是酒气。”

她说完之后,又对江柔说:“看看你找的什么老公,成天喝得醉醺醺的,连房间在哪里都不知道。”

江柔也不敢违拗她妈,只能好声好气地劝了几句。

但是丈母娘却不吃这套,还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的条件也不差,不知道你怎么看上这种人的。”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江柔根本就不想结婚,她跟我假结婚,一方面是想要应付她妈,另一方面是给她小三的身份打掩护。

丈母娘住进了家里,不管是我做什么事,她都显得不高兴,就连吃午饭的时候,都讥讽我是吃软饭的。

这个词非常刺耳,但我现在寄人篱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泄,只能咬牙忍着。

但江柔这回却帮我解了围,说是这才刚结婚,过几天就给我在公司里面找个工作。

但丈母娘还没有就此罢休,又说我们结婚的事情,还给我们下了死命令,说是一个星期之内一定要有个孩子。

她念叨个不停,我也在心里嘀咕起来,我连她的身体都碰不到,更别说是怀孕了。

就算真是有了孩子,那我也是喜当爹而已。

一直等到晚上,我刚洗完澡,打算回我的小房间去休息,但江柔却忽然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来,让我去她的房间睡觉。

结婚之前,江柔还对我三令五申,说我绝对不许进她的房间,所以她现在这么说,我也有些诧异。

我正在迟疑着,她又给我发来一句:限你两分钟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我有些无奈,也只能急急忙忙地上了楼,就开门进了江柔的房间。

她大概是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光滑的皮肤上还挂着水珠,脸上泛着些许的红晕。

我看着她睡衣下面修长的大腿,不由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她在床上的销魂模样。

江柔的每一寸肌肤是什么样子,她的叫声是如何的,昨天晚上,我已经全都见识过了。

所以我顿时就有些身体发热,心想江柔是不是想通了,想要跟我那个了。

但她却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这几天我妈都在,你得跟我睡一个房间,别被她发现。”

我就问江柔说:“房间里就一张床,那我睡哪?”

江柔就指了指地上,对我说:“你睡地上。”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瞬间就泄了火,敢情她叫我上来,只是为了不被丈母娘发现。

为了不被发现,所以也不能准备多余的床铺,我只能睡在薄薄的毯子上。

虽然我冻得直发抖,可江柔却压根就不理我,躺下没多久就睡了。

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就被冻醒了过来,房间里还有昏暗的灯光,江柔正躺在床上,应该是睡着了。

她穿的睡衣有些宽松,领口也非常大,侧过来睡觉的时候,大半个酥胸都露了出来。

我看了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咽了咽口水,就慢慢地朝着她挪了过去。

我满脑子都是她在床上呻吟时的样子,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就慢慢地放了上去,抚摸着她那娇嫩的胸脯。

但就在我想要伸进去的时候,江柔却猛地睁开眼睛,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还来不及把手缩回来,江柔就走了起来,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

她打完之后,还冷冷地对我说:“姓陈的,像你这种癞蛤蟆,以为有资格碰我吗?”

江柔满脸都是讥讽的表情,我被她这么数落,心里忽然爆发出一丝怒火,就猛地扑了上去,把她给按倒在了床上。

我喘着粗气,朝她低吼着说:“为什么那个死胖子可以上你,我就不能?”

听我这么说,江柔也显得有些诧异,就问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我喘着气,一把抓住江柔的睡衣领口,就把它扯了开来。

江柔并没有穿内衣,丰满的胸膛都在我面前毕露无遗,我紧紧地盯着它们,不停地喘着粗气。

但江柔却忽然把我推到了一边,一边把睡衣穿上去,一边对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许告诉任何人,今天的事情我不追究,但以后要是还有下次,彩礼钱我就得要回来了。”

听她说要把彩礼钱要回来,我也是浑身一个激灵,那是我爸的救命钱,都已经花掉了,就算是把我给卖了,我也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

见我已经怂了,江柔这才对我说:“陈陵,你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就要乖乖的,才会有肉吃。”

听着江柔的话,我的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但是仔细想想,我的确是没什么用,在我跟她结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自己的人格和尊严都给出卖了。

我又躺了回去,江柔也没有再追究这件事,但我想她跟项伟强的事情被我知道了,她肯定也有些顾忌,不会对我乱来的。

丈母娘来了家里之后,也一直都没有离开,为了不让她起疑,我每天晚上都和江柔睡在一个房间里面。

但过了几天之后,我才刚一下楼,就听到江柔跟丈母娘在楼下吵架。

江柔似乎也被逼急了,就对丈母娘说:“我说了肯定会生的,你不要那么着急好不好。”

但丈母娘却对她说:“这都已经多少天了,你们到底有没有把生孩子当回事,是不是要等我死了,都让我抱不到孙子。”

江柔咬了咬牙,看到我下楼之后,忽然就对她说:“不是我不想生,是陈陵他不行,不然的话早就怀上了。”

听她这么一说,丈母娘顿时就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朝我的裆部看了看,眼神之中除了不屑,还有鄙夷。

江柔就急忙对我说:“陈陵,你告诉我妈,是不是你不行?”

听江柔这么说,我也顿时就攥紧了拳头,我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都已经彻底被她踩在脚底下了。

但是在江柔的目光逼视之下,我还是服了软,低下头对丈母娘:“大概是精子质量低吧……”

我从来就没有碰过江柔,哪来有什么行不行的事情,但我却要亲口承认这样的事情,我还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

丈母娘也叹了口气,用异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阴阳怪气地说:“既然不行的话,那就要去看医生啊,可别害了人家。”

江柔听她这么说,就急忙对她解释:“妈,你就放心吧,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肯定会治好的。”

现在江柔还做着项伟强的情人,她根本就不可能想要怀孕,在我给她背了这个锅之后,丈母娘也没再催促我们赶紧生孩子。

等丈母娘走了之后,我又被她撵到楼下去睡,平时江柔去上班,我一个在家无聊,就出去溜溜鸟。

但江柔对我倒还算是客气,平日里的吃穿用度,都没有亏待我,也真的让我过上了小白脸的生活。

不过才过一个月,我就感觉有些厌倦这样的生活了,因为江柔的关系,我身边连个朋友都没有,平时除了大门口的门卫大爷,都没有人跟我说上几句话。

等到江柔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在餐桌上偷偷看了她好几次,还是有些不敢跟她说清楚。

江柔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意思,就对我说:“既然你是我名义上的老公,如果有什么不满意和要求,也可以随便提,不用拘束。”

我咬了咬牙,就对她说:“我想找个女朋友……”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看到江柔的脸色都瞬间不对了,所以我急忙又加了一句:“或者给我找份工作也可以。”

江柔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又皱了皱眉,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这时候我的心里也非常忐忑,不知道江柔她究竟会不会答应。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江柔忽然开口问我说:“陈陵,你还是处男吗?”

“我……”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有些羞愧地点了点头。

江柔这才对我说:“那可以,用你的处男身来换自由,以后你想做什么,交多少女朋友,我都不会管你。”

听她忽然说起这个,我也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激动地问她:“你难道想和我?”

我盯着江柔的胸脯,甚至都已经开始在想象,跟她在床上缠绵的时候,会是什么情景。

但江柔却摇了摇头,然后对我说:“不是我,我要你帮我去诱惑一个人,然后跟她上床,只要你办成这件事,想怎么样都行。”

“啊?”我听江柔这么一说,也不由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下集预告:竟想不到他那么厉害,把我弄得全身没力气......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