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江南---乌镇

Tokyo创艺坊 2019-06-11 01:31:01

《我在五月,遇见你---乌镇》

文/Tokyo

        这是一座古老而又久远,充满诗情画意的小镇。我实在感慨当年没有好好学语文,如今想要装逼都没有词语可用,词穷到让我活生生地成为一个“口吃”了!

        抚景自惭佳句少,思君还恨别情多!

(摄影/Tokyo,2018/5/22)

        我从元宝湖走过,绕过安渡坊码头,前头还在想着怎么拍出古镇的韵味来,后一刻忽而抬头,便望见一盏昏灯透过窗在吸引我的注意!我不能说它到底有多美,但是在我脑海它确实充满画面感。屋顶上是绿树成荫,楼下是人来人往的游客,它就那样自顾自地、安安静静地跑到我眼睛里。窗台这刻少了个姑娘探出个头来,不然可真如朋友所言,像极了潘金莲所开的那扇窗了!

        未闻楼上传私语,两扇窗开,一点昏灯赋闲愁!

(摄影/Tokyo,叙昌酱园,2018/5/22)

        西栅大街往东走,上了通安桥,便能望见一个高过屋檐的绿树,直立在院子中间,拾级而下,穿过一道门便是叙昌酱园了。门前赫赫写字叙昌酱园,我却反而是被这院子门墙上的一排水缸给着了迷,你说怪不怪,毫无起眼,我偏偏就喜欢它们!我蹲在酱园的角落里,待上了半个多小时,拿出辉哥送的钢笔,就偷偷地开始装逼了!

        天青色在等烟雨,而我不知道在等谁?

        外出装逼,常常会吸引人驻足观赏,或赞许几句,或崇拜惊叹,或摄影记录我的瞬间。这些让我有点惊喜,鬼才不惊喜呢,我只是凡夫俗子,哈哈!但这也着实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特别是那些路过的姑娘的轻言细语,以至于我都害羞到故作镇静,故作宠辱不惊,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她们到底长着什么模样,看我的时候是什么表情,早知道我应该搭讪的!我也常干这事,旅行中看到别人写生什么的,便爱凑上前去,搭讪几句,表现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实际上的心里活动其实是……(不能够告诉你们!哈哈)

       站在栈桥上,可见往来穿梭的游船,以及那些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们。栈桥的两旁,是互相争宠的锦鲤,在这个水上集市里等着游客的赏赐,熙熙攘攘的人都是在欢呼雀跃拍照的。

(摄影/Tokyo,栈桥上,2018/5/22)

        我倒是关注起水里一种不知名的鱼,主要还是因为细长的身姿,穿梭在绿水中间,让我想起毛主席的那句“鱼翔浅底”。看,它们正在水里飞翔呢!

        我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万兴桥上,我既是看客,也成风景!我发现,每一艘游船驶过眼角的时候,总有一个姑娘是坐在船头,她们总是交叉双腿倚在船栏,凭窗眺望,若有所思着!

        乌镇的乌篷船就像一支游走的画笔,一路摇摇曳曳,摇摇曳曳,在烟雨江南的这个大画作上,在桥里桥间,画下几道浅浅的水痕,而后又不留余迹!

(摄影/Tokyo,万兴桥,2018/5/22)

        我谈不上多喜欢灵水居这个地方,我只是发现屋檐上的绿藤挺有意思,可能很多地方都有。说它不起眼也不是,满满一大片映入眼帘,但要说它真正入得游客的眼,那恐怕是少之又少了吧!

        季节让绿藤爬上了屋檐,一再翻越,就像是一个对着岁月玩世不恭的少年!

(摄影/Tokyo,灵水居,2018/5/22)

(摄影/Tokyo,2018/5/22)

        一次旅行有时候能想起很多人,有时候就那么一两个,甚至有时候一个都不想。在旅行纪念品上,常常把我难住,现如今全国的景点,纪念品可谓是千篇一律了。此刻,我眼前居然就只浮现起辉哥的脸庞来,看来是真爱呢!哈哈!

        买葫芦的小姑娘说,买个“一生平安”的葫芦吧!

        好吧,那就带个葫芦往前走吧!

(摄影/Tokyo,某小店,2018/5/22)

        乌镇这个水乡让我想起威尼斯,以船代步出行,两旁的吊脚楼和垂柳,也让我想起扬州的瘦西湖来!两岸的楼榭全依水,一路船舶不知载谁归?

(摄影/Tokyo,2018/5/22)

        你可曾见过江南的雨?像成都,也像伦敦,总是淅淅沥沥的,就好像是在夜里,你深爱的姑娘,在你耳畔轻言细语一般。像酒,听了就让人沉醉!

(摄影/Tokyo,桥里桥,2018/5/22)

(摄影/Tokyo,桥里桥,2018/5/22)

(摄影/Tokyo,通济桥,2018/5/22)

(摄影/Tokyo,白莲塔,2018/5/22)

(摄影/Tokyo,水剧场,2018/5/22)

(摄影/Tokyo,2018/5/22)

(摄影/Tokyo,2018/5/22)

(摄影/Tokyo,2018/5/22)

(摄影/Tokyo,2018/5/22)

        夜里从西栅书场走出后,恰巧下起了雨,更夫的更声早已在雨里渐行渐远!突然走到某一巷子的时候,顿生欣喜,不知是何年旧月的雨巷呢?

        是谁执一伞,走进我眼里?

        

潇潇夜雨阑珊处,

谁家桌椅望昏灯?

夜至半,不扰清梦,

谁待更声还在执伞吹冷风?

到来年,渐生华发,作酒翁!

(摄影/Tokyo,某雨巷,2018/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