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丝名曲赏析

多艺乐器 2019-05-14 06:41:32

葫芦丝名曲赏析

在葫芦丝的学习过程中,我们更多注重技巧的学习,而少了对乐曲本身内涵的关注,现把自己对一些名曲的浅显理解写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希望我们更深地去挖掘葫芦丝音乐内在的美。

彩云之南——很难想象白云之边泛着彩,天透明的蓝,草绿极了,多么有生意。竹林、孔雀,一切风情万种,恰在此时,一支葫芦声起,融化了——所有情感,夜的情绪被点燃,忧郁、浮躁、迷茫的心消失了,一切随你,漫步彩云之南,象水波一样柔软,彩影在心际流转。


《月光下的凤尾竹》

很多人记住和喜欢葫芦的第一支曲子就是《月光下的凤尾竹》,这支曲子本不是葫芦丝的独奏曲,但和葫芦丝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云南——孔雀——竹林——月光,在相遇的那一刻,迸发出灵感,似乎她最能发掘出葫芦丝特有的气质和神韵,这是天作之合。

我曾构想过很多葫芦丝声起的场景,《月光下的凤尾竹》是这样的。

在一个灯光炫目的晚会现场,人声嘈杂,空气中弥散着市井的咸味,一阵狂乱的现代舞后,情绪烦躁,人群躁动,热流蒸腾。大幕落下,明亮的只有天上那弯月,音乐渐渐升起,是龚家铭的小提琴前奏,所有人心颤了一下,声毕,一个声音从远古传来,月光为她牵针引线,现场嘈杂声戛然而止,静极了,前后强烈的反差,衬托的,就是人们对美最原始的向往。


《婚誓》

个人觉得这个曲子是两个人双方交流情感的最好的曲子,绵绵情意,互诉衷肠,演奏时我想眼神也应该是痴情的,不需言语,只要用心去追随,所有情谊都懂了,都会感动在这份情怀里,这应该是热恋时候,善感多情,真希望爱在《婚誓》这一刻停留,该曲由雷振邦老师谱曲,《蝴蝶泉边》也是同种风格的作品,感情真挚、细腻。


《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这个曲子第一次听还是大一时候,那个迎新晚会是第一次听葫芦丝的现场演奏,印象不深,后来却成为了解葫芦丝曲最多的一首,这首曲子不华丽、不张扬,但很有傣味,曲声隐去,情谊悠长,作曲杨菲老先生已仙逝,曲留人去,成人间绝唱,瑞丽**把《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定为瑞丽市歌,一方面表达对杨菲老先生的尊敬和艺术生涯的认可,另一方面,也充分体现了《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对瑞丽的正确艺术解读,乐曲创作的时代背景不同,还有明显的时代印记,曲中一段“白白的棉花送内地,高高的山上走马帮”,写实地描绘出那个时代的热情。每个曲子在不同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感受,我个人对《有一个美丽的地方》的理解就是其中表达了一种离别的深深眷恋,不单单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景色宜人,而更多是曲作者对这方净土的热爱和深情。


《情深意长》

曲名来的最贴切、最能表达旋律情感的要算《情深意长》了,那个时代创作的乐曲都很深情,此曲就是一例,很多电影的主题曲或插曲比影片本身更让人记忆深刻,我想是曲作者充分融入了影片所表达的主题思想和情感,而此曲创作与此十分吻合,有感而发才相得益彰,无感空发是没有创作灵魂的。《东方红》是部舞剧,昏黄间看到怀旧效果,还真是打动情绪,一种单纯的浓于血的鱼水深情,真挚!

《云南映像》之《月光》

表现云南主题的艺术形式压轴时刻都会有葫芦丝出现,就像提到云南就不能不提葫芦丝一样。杨丽萍是《云南映像》的核心人物,这点毋容置疑,而个人认为《月光》则是《云南映像》的灵魂所在,《雀之灵》以压轴形式在舞剧末了升华出现,《雀之灵》大家都很熟悉,86年春晚《雀之灵》艺惊四座,她带给我们美的冲击至今难忘,这次,杨丽萍对《雀之灵》进行了艺术再创作,结尾处更是匠心独运,可以说灵感是源自对艺术的执着:昏黄的灯光下,一支孔雀缓缓升起,美丽的片羽占尽了人们关于美的所有想象,掌声顿起,惊艳四座。可以说《云南映像》通篇反映云南劳动人民对自然的敬仰和劳动美的追求。《月亮》是最有神韵的篇章,《月亮》开场和灯光、场景布置印证了一句话:只为美存在。其实杨丽萍在筹备整个《云南映像》过程中历尽艰辛,不少商家认为这种纯艺术的原生态舞剧无市场利润可寻,梦想与现实碰撞间都很残酷,我们无法去诉说杨丽萍历尽艰辛的百味杂陈,但,也许正因为这样,这一刻,她幻化成蝶,破茧而出,充满坚韧不屈美的力量,杨丽萍的舞蹈很有灵性,无法复制,看过其他版本的《月光》,但表现力无法匹及,《月光》(《月亮》这个篇章的曲名)中有很多经典造型,葫芦丝更是经典,很亘古悠远的曲子,伤感中透着股力量,喜欢葫芦丝的朋友真的不能错过,如果说《云南映像》中有那么惊艳决绝的一刻,那么这一刻一定是属于《月光》的

《高山青》

很传统、流传很广的台湾民歌《高山青》与葫芦丝不期而遇,经小D葫芦的倾情演绎,清澈婉转——潺潺水流,青青山色,尽收眼底。而乐曲表达的那份明媚的情感,也被小D葫芦点亮。先不说《高山青》,先谈谈小D葫芦,很多人说,接触葫芦丝各个调的时间久了,就会走“极端”:只喜欢高音和低音,这点我是感同身受,高音和低音葫芦表达的情感最强烈,高音葫芦的明亮与低音葫芦的深情,同一首曲子中搭配,真是相得益彰。(我最喜欢《月光下的凤尾竹》的版本就是小D葫芦和大D葫芦共同演绎的)。小D葫芦的声线象青春的、绿色的风,大家会发现适合小D葫芦曲子的共性,如《竹林深处》,可以说小D葫芦是寄情山水得天下,出于自然,止乎情感。再说《高山青》,有些乐曲经得起时间的磨砺,经久不息,《高山青》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首,《高山青》有很多版本,另名《阿里山的姑娘》,歌曲很好听,但是小D葫芦的出现,令旁者哑然失色。网上盛传5.4MB版本的《高山青》最动情,《高山青》可以说是高山族人民勤劳、幸福的生动名片,山明水秀,小D葫芦传情达意,是“明”、“秀”最好的代言。

《月亮升起来》

民乐真是部宝典。佤族民歌《月亮升起来》从葫芦声中走出的时候,别样风情。全曲分三个篇章,虽然韵律相同,但情感逐级升华。“月亮升起来呦,山寨静悄悄,晚风轻轻吹,心儿多爽朗”,可以说月光是葫芦丝的代表色,带月光的曲子我一般都很喜欢,皎洁恬静,不动声色,却撩人心弦。《月亮升起来》就是这样一首优秀的作品,曲子简单流畅,上面的几句点明了曲子的主色调,升——静——轻——朗,气氛流动间烘衬出来,“弹起我心爱的小三弦,心上的人儿你快快来”,这首词有着古代诗词的韵致:寄情于景,借景抒情,此情此景,怎会不感人心怀?“心上的人儿你快快来”——民间的优秀艺术作品离心就是这样近,让人心头一热的都是那份不加修饰的情怀,完全没有距离,就在你我心头流淌,这,就是《月亮升起来》。此曲伴奏多是降B调版本,充分揉合了降B的抒情叙事风格:不强烈、不张扬、不低厚,象清风下柔和的月光。

《太阳出来喜洋洋》

简单一句,阳光明了。此曲源自四川民歌,印象中唢呐演奏,喜庆、欢腾。《太阳出来喜洋洋》在中国民乐中有相当的地位,有句话说真理都是简单的,《太阳出来喜洋洋》就是艺术创作的一个真理:来自山野、简单明快、感人肺腑。同一首曲子,不同乐器演奏,风格迥异,而小D葫芦很好地延续了唢呐的风格,更添新彩。《太阳出来喜洋洋》曲谱只一句,但演奏时细节的情感处理还真考验功力,并不是简单的曲子更容易演奏出味道,而应该说是更难了,情感的跌宕起伏需要情绪的投入和气息的跟进控制,越简单的曲子越需要深层次的理解和把握,不是玩玄,大家都会的东西更能体现差异性,就像《婚誓》。如果此曲对唢呐和小D葫芦加以比较的话,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葫芦版本,唢呐的曲风较直,就像一个人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葫芦则把心思写在眼神里,让你去读,《太阳出来喜洋洋》,我喜欢——用心去读的那个。

插播:开这个帖子,就像我最上头说的,想和大家一起说说葫芦丝曲子与我们的故事,怪我,起的有点高,大家不好参与,本来就想写写感受而已,写着写着不自觉的就严肃起来了,呵呵,我会陆续写下去。。。

花絮:以前接触过一个学古筝的小朋友,我问他:你想学葫芦丝吗?哥哥教你!这时很幽默的一幕出现了,小朋友对葫芦丝是一脸的排斥,愤愤的说:不想学,真难听!哈哈!我当时有些纳闷:葫芦丝声音很好听啊,很多人都是听一次就爱上葫芦丝的啊,难道小朋友对葫芦丝有过敏症不成?呵呵。为给葫芦讨回个“公道”,我追问:小朋友,谁教你的啊?他说是邻居一个大哥,也是初学,而且是自学,出于好心吧,要教教这个小朋友,结果在小朋友心中栽种下对葫芦丝不好的第一印象,哈哈。
《神话》之《无尽的爱》



《神话》的定位是部商业片,在中国传统印象中,商业的东西可能都或多或少含有功利世俗的成分,这点无可厚非,文艺也是有市场才能生存,其实,商业片无非是抓住当下吸引人眼球的热点加以渲染和艺术化,以达到增强卖点的效果,而《神话》就是这样一部市场运作应运而生的“商业片”。就像一片森林,有人看到的是树木,有人看到的是风景,《神话》,我看到了她唯美的一面,当金喜善宛若仙子翩翩飞起之时,《无尽的爱》深情飘落。



成龙版的投入,孙楠版的专业、而论坛胡晓老师版的动情!我前面说过,我个人喜欢大小D葫芦丝联袂登场的曲子,胡版的《无尽的爱》,大D牵针,小D引线,细密情感的交织处天衣无缝,胡版的其它曲子我也非常喜欢,喜欢他的演奏风格,曲子表现的分寸把握得特别好,从不张扬技巧,这可能还与个人的为人处事有关呢!“万事沧桑唯有爱是无尽的神话,潮起潮落始终不移真爱的相约”,这是小D葫芦丝出现的华彩乐章,如果说低音葫芦丝有种入世的沧桑感,那么小D就有种初世懵懂的纯洁,此句由小D演奏,再恰当不过。由此想到一句很有沉淀感的话:用心吐字,用爱归音。这是见诸近日一篇纪念罗京去世的文章副标题,这句话勾起我们很多缅怀和回忆,能用一句很深情、很有分量的话为25年的工作生涯做结是幸福的。用心吐字,用爱归音,似乎对葫芦丝演奏也很有顿悟:用心去吐奏每一个音,用爱去解读每一首曲!



《甜蜜蜜》



曲名就道出了这首曲子的味道——甜蜜蜜,葫芦丝也真演奏出了这种味道,有人可能会问,甜味还能听出来吗?我想这个“甜”应该是种直觉——能勾起人们“甜蜜”的回忆,那种味道!有回忆的人是幸福的,它能在现实的无奈和对未来的迷茫中,找寻到一种平衡,而《甜蜜蜜》就是这个平衡点上,生命中不曾多见的闪亮瞬间。这应该是樱花浪漫、草长莺飞的青葱岁月,情窦初开,心儿“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葫芦丝的声音里似乎嗅到芳草的味道。。。不过,这种情怀越来越远去,花的香屑残存在尘封的曲谱里,唯有葫芦丝,始终钟情地演绎它的——《甜蜜蜜》。



《犯错》



这是近几个月网络流行的一首歌曲,个人觉得没什么特别,我相信很多人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喜欢葫芦丝的前奏,葫芦丝这种民族韵味很浓的乐器与现代感比较强的歌曲相结合,说实话,我觉得有点“怪”,可能作曲人也是葫芦丝迷呢,不过不管怎么说,旋律还是非常美的,单纯这首曲子我觉得没有分析太多的必要,但牵扯出一个大家曾探讨过的问题:葫芦丝适合演奏现代流行音乐吗?这个问题我想要一分为二来看:不是不可以,而是要看是什么曲子。像《无尽的爱》、《甜蜜蜜》这类旋律很舒展、情感很细腻的乐曲由葫芦丝演奏还真是添韵不少,但这类曲子真是少之又少,不是说葫芦丝有种古朴美嘛,很多流行音乐用葫芦丝演奏就破坏了这种美,希望葫芦丝甜润的声音在彩云之间飘荡,离尘世喧嚣远一些。



《彩云之南》


此曲对云南进行了全景描绘,云南风情的代表:丽江、泸沽湖、蝴蝶泉连接成线,线条勾勒出水彩画般的云南,徐千雅的声音很有穿透力,MTV的色彩明亮斑斓,很喜欢傣家的服饰,特别有风情!我前面说过,但凡表现云南主题的文艺形式,大多都有葫芦丝出现,《彩云之南》中的葫芦丝更是点睛之笔,悠远的葫芦丝声音似乎从云朵间飘来,穿过阳光,在青翠的竹林间回旋。其实再多的描述和比喻都无法言尽云南的风情,看过电视上播放的一个云南纪录片,原来真实的云南不是我们印象中的笼统,可能很多人对云南的理解是肤浅甚至格式化,云南的每一点色彩都那么灵动,云南,的确是个神秘并值得人们去向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