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园地】八万(三)//冀政良

洛南文友汇 2019-06-22 04:51:21

提示点击上方"蓝字"免费订阅本刊


      汇草根文学    集百姓情怀


冀政良小说欣赏

八万(三)

人常说“一富遮百丑”,六姓当上了队长。

不知从什么时候,六姓没有村里任命却“兼管”村妇女工作。别人见面给他打招呼,他咧咧嘴点个头,算是回应。村里人都笑说六姓不愧叫“八万”,现在“拽”得比八万还八万!

说曹操曹操到,你看,那不是六姓,西装革履,毛呢外套,大背头油光发亮,蝇子上去恐怕都要拄拐棍了!走路手背在腰后,迈着八字步,嘴里叼着两支接起来的香烟,歪着头,表情极其滑稽。

六姓家的房子在村里的地势稍高,再往前不远的地方有一棵几百年的大槐树,槐树下则是村里人晚上“谝梆子(聊天)”集中地,无论冬夏忙闲晚上,甚至农闲的白天吃饭时间,都有人端着饭碗来“谝梆子”,发布新闻。

大槐树下经常会有六姓白天夜里,不辞劳苦的工作的“新闻”;还有见到年轻漂亮的媳妇,总会满腔热情满脸堆笑的去主动展开工作;还有六姓掏自己腰包,照顾这家哪家留守漂亮媳妇几百块钱的“高风亮节”,也有夸六姓工作能力强的。

还有谁说,某日他去A家督促A媳妇的“三查”工作,见家里就A媳妇一人,觉得A媳妇甚是清苦,就给了A媳妇五百块钱。

结果人家脱了裤子,他由于喝了点酒,(力不从心)拿他的话说,就叫有锅盔没牙,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临走时觉得有点吃亏,就在人家裤裆里狠狠的抓了一把,结果抓出了血。

A媳妇过了好多天声称去县医院看病花了三千块,虽然没有票据他也给报销了!村人听后哈哈大笑,无不称赞六姓,工作细致到位,认真负责。

再次选举妇联主任时,由六姓兼职,全票通过。

有人劝六姓赶紧找个老婆,要不钱会早早叫他支持妇女工作支持完的,他总会笑着说没事!只要把工作做好。

就在六姓夜夜做新郎,天天换新娘的时候,白如霜回来了。

白如霜改嫁在邻村,男方姓朱,是建筑行业做外墙保温的。虽然危险,但工作稳定,工资也高,小伙人也长得不错,有过婚史。

结婚前,白如霜给小朱说过她怀六姓的孩子的事,小朱也信誓旦旦的承诺,他不嫌弃,会像自己亲生的一样疼爱孩子。

随着肚子一天天的隆起,小朱、老朱的眼神和表情发生了变化,小朱妈也整天指桑骂槐,没有好脸色给白如霜,像是她偷人养汉一样。更可气的是小朱不给她一分钱,还向她要钱。他工资是不低,但他领点钱就去嫖,去赌,加上他也不好好上班,所以一月下来也就没几个子了。

她也知道了以前小朱的几个“媳妇”怎么散伙的。孩子生下一出月,她就让她妈接回南山了。

白如霜得知六姓病好回家了,正好她兄弟的装修工队要去西安干活,就和她妈妈搭便车领着小“段炼”一起回来了。

六姓家是皆大欢喜,一家人好不开心。

年关将至,老段和六姓买回应有尽有的年货,开开心心,张灯结彩!这个家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机。  

除夕,许光棍几个在大槐树下和六姓商量在六姓家“开场子(赌场)”。六姓一口拒绝,绝不再打麻将了,但许光棍几个说不是打麻将,是“推对子。”

“推对子”还是用麻将玩,简单易学,可以多人参与。它是选用麻将里面的筒子一门,加红中垒起牌尺,最基本由四人操作,而四人后面还可以有多人押钱……

自动麻将桌子是许光棍他们的,六姓是提供场地,随时给参与者提供临时小额借款,借款者必须向六姓提交“皮子”(即借一千元六姓只需给九百就行,赢了钱当场就还,再借再抽“皮子”;输钱了三日内必须还清,则不再收任何费用,否则按月息两毛计算);另外出现对子赢钱的一次向六姓缴对子费十块,还有“下锅费五十块”,“放水费五十块”,还有什么“冲锅费”……

至于站岗暗哨(防公安抓赌)人员的费用由六姓支付,人员和放哨办法由许光棍安排。

终于,六姓经不住“高回报”的诱惑,心动了!也不听白如霜的劝阻。

“八万家”开场子的消息很快在十里八乡传开了。

也是过年,腰包圆了的打工小伙姑娘回来了,收破烂的“老板子”也回来了,单位工作的也回来了,种烤烟的卖完烟也都有钱了。

六姓家是车水马龙,不论白天晚上,都是人欢马叫。

男女老幼来往不绝,有邻村的,有县城的;有开车来的,有骑摩托车来的;有看热闹的,还有前来兜售香烟饮料的,十元一盒香烟二十块钱也有人要,一盒蓝好猫五十块,但谁也不在乎,那场合,钱就跟泥片子一样,拿场合里的话说“一会儿是绸裤子,一会儿就是精沟子”“叫财东娃进去,宋光祖(送光走)出来。”

满场子云雾缭绕,烟尘雾罩,赢了钱的狂笑声,输了钱歇斯里地的怒骂声,摸牌时压偏注的呼喊声,抓到对子的狂欢声,以及抓到“毙十(除过对五筒加起来是十点)”绝望的呼喊声,还有庄家照注高唱的“杀(赢)”“赔(输)”声,那是此起彼伏,真是堪比澳门赌场!

当然大多数是许光棍坐庄,要么就是王光棍坐庄,反正都是他们的人。但基本都是杀大赔小,偶尔也会输点钱。

从三十晚上到初三,六姓每天收入四千左右。

到了初四初五,人更多了,村里的青壮男人基本都来了,六姓却把场子交给白如霜打理,自己忙着做妇女工作去了。但场子里的人都喜欢六姓,因为白如霜“抠”得紧,六姓大方。

正月十五晚上,场子正圆。压注的人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场了,生怕自己赢不了钱,狠命的三百五百的往“锅里”押钱。

正当许光棍手气正好,连杀十几把大注时,不知谁喊了一声“这麻将机有程序”,并楸出藏在王光棍口袋里的遥控器。

这下炸锅了,输了钱的几个小伙子如梦初醒,拉住许光棍王光棍几个一顿好打,随即又砸了麻将桌。

赌博场合最忌讳出老千作弊,那可是人人得而诛之大事。

不容分辨,众人一阵怒吼“打死那狗怂!”随着许光棍王光棍的惨叫声求饶声由高变低,再到无声。

六姓在白如霜不断打电话的催促下,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裤裆大门外还露着卫生纸。

打红眼的众人终于停手,许光棍王光棍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四脚拉岔的摆在地上,只有出得气没有进的气了,估计出人命了。

胆小的赌博小青年们和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只剩下经常抢着“坐口”的十几个“硬腿子”。

早有人叫来许光棍王光棍的儿子,儿子们自知理亏,答应他老子能动了就给大伙退钱。不和众人纠缠,各自把老子送进了医院。虽然大家嘴上不让拉,但都不敢再坚持,加上六姓的保证,就放了他们。

场子是六姓开的,作弊的事情六姓虽然不知情,但也是百口难辩!

六姓知道,他摊上“事情”了。按规矩他拿出钱,赔了在场那些“硬腿子”的钱,县城几个人乘机狠敲了他一笔,反正出钱了事就好。开场子赚的钱赔完还没够!

哭哭啼啼的许光棍老婆寻死觅活,索性坐在他家院子哭嚎,也不管医院的老汉是死是活,要么报案处理打人“凶手”,要么六姓赔钱私了。

六姓已经赔了钱,虽然是哑巴吃黄连,万分恼怒,却也不和她妇道人家理论,干脆叫村里人称的“惶惶”小伙子去医院,看许光棍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意思。

    “惶惶”到医院见到许光棍王光棍也没生命危险,虽然两根肋骨断了,需要住院静养些日子,就给六姓发了短信“私了。”

“惶惶”这家伙的确就是个“惶惶”加文盲,粗心把“私了”发成“死了”!

六姓收到短信,惊得魂飞魄散,给白如霜交代了一番,带了点钱,也不管在他院里干嚎了婆娘,关了电话,连夜跑了。

有人说六姓跑新疆去了,有人说他亲戚在山东见过六姓,也有人说见六姓在北京搞装修。

六姓失踪了。

往期作品荐读:

冀政良(陕西洛南)||八万(一)

【小说园地】八万(二)|| 冀政良

作者简介

冀政良,微信名“政直善良”。永丰冀寨人,虽在供销社下岗后一直从事装修近二十年,但一直没有放弃对文学的追求。 

 投稿注意事项:

①投前请仔细核查您文中确无错别字。②附作者简介③三天内若管理员未发出退稿通知,即视为采纳。因平台收到稿件较多,敬请期待。④切勿一稿多投⑤稿件内容的原创性、合法性等由作者本人负法律以及社会影响完全责任!!!)。

        赞赏即稿酬(70%归作者所有,30%预留平台运作费用,打赏不足10元的不予发放)!

 
管理员:胡永宏

❶  投稿邮箱:794091507@qq.com

❷   投稿微信:A18729896488   或者  waflyl

❸  电   话:18729896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