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禅文化】金头木橹鸭

泰山封禅大典 2020-09-22 11:52:39

泰山扇子崖西面,有个月亮洞。许多年以前,月亮洞比花果山上的水帘洞还宝气。洞口旁长着一棵挺大的松树,树叶终年青葱翠绿;洞门顶部,有道弧形的岩缝儿,从岩缝里滴注下来的泉水,如同一串串的珍珠。这道珍珠帘子,能把宇宙间的星辰日月和美丽的景色,全都映进洞里去。里面宽敞明亮,比月宫还漂亮。

不过,一般人的眼睛却望不见洞里的景色,因为被那道珍珠帘子挡住了,只能看到水雾蒙蒙的洞口。

据说有个聪明的秀才住在月亮洞里。这个秀才姓王,叫王得章,祖居山南王家庄,人们都叫他魔道秀才。为什么叫他魔道秀才呢?因为他不是个真正的秀才。他家境贫寒,自钻自学,读过许多书,多次去应试,都落了榜。因为他读书多了,主考大人看不懂他写的文章,骂他是个杂艺不规的人,让他坐着没底儿的抬筐,敲着破锣,赶出了考场。他求名不成,只落了个“魔道秀才”的诨号。

当地有个姓丁的大财主,贴出告示,要招聘一个家庭教师,教他的独生子。说是:谁能在一年之内,教会他儿子认识自己的姓——一个“丁”字,就赏给他一百两银子。魔道秀才因为家境穷苦,看罢告示,心想:“世间无论怎样愚蠢的笨蛋,一年之内还学不会个‘丁’字吗?”于是就到丁财主家应聘了。

丁财主把儿子领到魔道秀才面前,认了老师。秀才一眼就认出这是个地道的傻瓜。不过,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相信:聪明人能教育好傻瓜。

魔道秀才一日三次训练傻瓜认识“丁”字。

一年过去了,临近年关,丁财主请来满堂宾客,要当众测验儿子的才气——借机宣扬儿子已经变成了聪明的公子,以便娶个漂亮的儿媳妇。测验之前,秀才对傻瓜训练了上百次,可是傻瓜总是忘掉一百次。秀才想了个预防临场失误的好办法:他在袖筒里装着个大钉子,嘱咐傻瓜说:“测验的时候,你若忘了‘丁’字,一瞅我的袖筒儿,就想起来了!”——如此这般地又训练了一番,便到客厅里去了。

丁财主命家人拿来笔墨纸张,请魔道秀才写了个斗大的“丁”字。丁财主问儿子:“念什么?”那傻瓜又抓耳朵又摇头。坐在旁边的秀才,赶紧扬一扬袖筒,故意露出钉子来,傻小子一瞅,嘿嘿地笑了。他指着那斗大的“丁”字说:“我认的,认的!它念个‘铁橛儿’!”

众宾客听了,笑得鼻涕眼泪往下流。

丁财主听了,气得瘫在太师椅里喘粗气。

魔道秀才羞得满脸直淌热汗。

一阵笑声过后,丁财主大为恼火,说秀才白吃了他家的饭,把他聪明伶俐的儿子教傻了。众宾客也溜须帮腔,都说秀才是个天下最愚蠢的人,是个骗子手,恐怕他连一个字也不认识。

魔道秀才不但没有得到一百两银子的赏钱,反而被赶出了乡里。

魔道秀才非常懊丧。他恍然大悟:世上的聪明人和那些愚蠢的家伙是讲不清道理的。他只好背着个小包袱,悄悄地躲进山里去了。

他在山里走了一整天,傍黑的时候,来到扇子崖西面的月亮洞前。他又渴又乏,捧起泉水喝了一口,顿时浑身清爽,不渴也不饿了。他又捧起泉水洗了洗脸,又觉得耳清眼明,透过洞口的水帘子,看到里面是奇异的山洞。他见天色晚了,不能只身在这深山野林中过夜呀,于是壮着胆儿,拨开水帘子,朝洞里走去。洞门,有两块方方正正的大青石关闭着;每扇石门上有个挺大的石环子。魔道秀才抓住石环推了推,石门哗啦开了。他站在洞口,简直惊呆了:洞里面,真是明如月宫,美如灵霄宝殿。这宝殿正中,端坐着一尊巨大的佛像。那佛象笑容可掬,脖子上挂着一串金灿灿的珠子;它那腆着的大肚子,象扣上的一面鼓。秀才细细端详了一会儿,见佛像不是泥塑的,也不是木雕的,是个天然的石像。

魔道秀才是个懂礼貌的人,便冲那石佛说:“我是个被人赶出乡里——走投无路的人,请老师祖让我在此容身。”说着,他朝石佛施了个礼。

“哈哈哈!”在秀才施礼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铜钟般的笑声。他吓了一跳,抬头望望石像,石像依然端坐着,眼睛嘴巴,一动没动;再瞧瞧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

“你是个才识渊博的人,我很高兴你在这里安身!”——这声音分明是石佛讲的。秀才恭恭敬敬地站在佛前聆听。

“你是想习文呢,还是想习武?”石佛那边又传出声音说。

魔道秀才想:“过去学文,被轰出考场,受尽了凌辱;教书吧,反被赶出了乡里,这文是不能再习了!”于是,他就向石佛诉说了他的苦衷。

石佛说:“不过,你应当记住:有知会胜过无知;聪明会胜过愚蠢!”

魔道秀才牢记着这句话,便倚着石佛,枕着他的小包袱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发现小包袱上放着一部挺厚挺厚的书。他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去摸了摸,这是一部非常奇妙的书籍。那书皮是紫红色的檀木,发出甜丝丝的香味儿。书皮上刻着四个金字:《奇门要术》。他小心地打开一页,见上面有四句偈语:

奇门不奇

意在心诚

奇门打开

妙在其中

他又翻开一页,看了看纲目。呀!这真是一部智慧大典。

魔道秀才看罢,爱不释手。从此,他就住在月亮洞里,饿了,吃些山果;渴了,喝口泉水,把部《奇门要术》读了整整三年。当然,这三年之中,人们谁也不知道魔道秀才到哪里去了。

一日,王家庄的丁财主进山打猎,迷失了归途,三更时分,和几个家人爬到扇子崖附近。他见月亮洞口,忽然射出一道银光,照得整个山谷如同白昼一般。丁财主吓得伏在石崖背后不敢动弹。他偷偷地望着月亮洞口,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人,缓缓地走出洞来。丁财主一眼就认出是魔道秀才。呀!他是成了仙呢,还是变成了个妖人?他深更半夜出来干什么?

那魔道秀才走出洞来,站在老松树底下,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指着滴前的山谷,口中念道:

南山树,北山柴,快到月亮洞前来。

念罢,只听山中呼呼声响,树木柴草,风卷一般地朝洞前的山谷飞来。刹时间,把个万丈深谷填得满满当当。

那魔道秀才又朝两边的山膀指了指,口中念道:

东山岗,西山岗,给我屯个演兵场。

念罢,只听山中沙沙声响,山石泥土,风卷一般飞落到洞前堆积的柴草上。一眨眼,那万丈深谷,立刻变成了平展展的演兵场。

这时,魔道秀才“唰”地抽出一把宝剑,在空中晃了几晃,只见成千上万的兵马,从四面八方箭也似地飞奔而来。他们来到演兵场上,龙腾虎跃,立刻练起武来。真是:刀光闪闪,剑影团团;那些骑兵,列队纵马,个个窜山跳涧;士兵们,牵藤攀崖,轻捷如燕。

丁财主和几个家人,见此情景,吓得浑身筛糠,把身子缩进石缝里去,连气儿都不敢喘了。待到天亮,魔道秀才把剑一挥,收了兵,山里依然平静如故。鸟儿照样地叫,溪水照样地流,石崖照样的陡,山谷照样的深。丁财主他们,越发觉得蹊跷。他断定魔道秀才已经变成了个妖人,于是从石缝里爬出来,叫家人背着他,跌跌撞撞地下山去报官。

县官听了,也吓得目瞪口呆,心想:“若在本县境内出了妖人,惑众闹事,可是要罢官的。乌纱帽丢了,威风没有了,山珍海味也就吃不上了!唯一的老办法:赶紧向上禀报……”这县官是个精细的人,眼珠子滚了几滚,心里话:“这个丁老财,一向是个笨蛋,切不可让愚蠢的人骗了我;若是报了假情况,犯欺上之罪,也会被罢官的。”他决意向上禀报之前,做一番调查。他让丁财主回去,找来了一个乡绅,一个地保,一个神婆。

县官问:“你们听说魔道秀才造下了什么孽吗?”

神婆朝县官拜了一拜说:“前几天,我的鸡毛翎,全都脱光了!一定是被月亮洞的妖人拔去的!”

县官摇摇头说:“你的鸡,大概到了褪毛的时候了,那妖人拔鸡毛翎干什么?”

神婆说:“大人不知妖人的法术,他是用鸡毛翎做士兵的大刀呢,一点也不会错”

地保说:“是的,前天夜里,我家的井绳丢了。你想,谁敢偷我地保的呢?一准是那妖人偷去了,他会拿着井绳当龙骑呢!”

乡绅赶紧插话:“地保说的全是实话。昨天早上,我的内人,嚷叫着刷帚疙瘩丢了,想去寻个邻居的,说是也丢了。保准也是妖人偷去了。他施上法术,拿着刷帚疙瘩当马骑。”

县官听了神婆、地保和乡绅的陈述,觉得有理,叫随员一一记录下来,连同丁财主的报告,作为妖人谋反、骚扰百姓的罪状,火速禀报知府。

知府得知,又火速禀报巡抚。那巡抚照转无误,火速呈报到皇帝那里。皇帝看了奏文,火冒三丈,心想:“这还了得?泰山是个圣山,历代皇帝都要前去封禅,如今竟出了妖人,这真是跳蚤钻到老虎耳朵里去了。”于是立即传旨,选派了钦差,带着一帮文臣武将,率领十万大军,来到泰山,围了个水泄不通。

可是,上至钦差,下至县令、地保,谁也不敢做先锋,到月亮洞去捉拿魔道秀才。他们怕秀才施出法术,草木皆兵,收去他们的性命。

皇帝传出一道又一道的手谕,限十天捉到妖人,押解进京,枭首示众;违旨者,革职严惩。

钦差急得抓耳挠腮。文臣武将、巡抚、县令,个个唉声叹气。丁财主跑来向钦差献计道:“钦差大人,我打猎那天夜里,看得真真切切,月亮洞前的演兵场是用柴草屯积起来的,那些兵马,全是草木之人,如果用火攻,岂不是万全妙计?”

钦差听了,高兴地拍着丁财主的脑瓜儿说:“妙!妙!你有个聪明的葫芦头!”

第二天,满山燃烧起大火,象一个大火环围住了扇子崖和月亮洞。十万官兵,一齐擂鼓呐喊。

魔道秀才并不慌忙。他站在老松树下。口中念道:

金花树,银花树,给我做个飞鸭儿肚。

眼前立即摆着个木制的飞鸭身子,不过它象只木船那么大。

魔道秀才接着念道:

神鲁班,巧木匠,帮我做对金翅膀。

一眨眼,飞鸭身上立刻长出一对巨大的翅膀来,还扑拉拉地扇了几扇。

魔道秀才又念道:

金头顶,银脖子,呱呱叫的铜舌子。

那飞鸭身上,立刻生出一个金亮亮的头来,眼珠儿滴溜溜地乱转动,果然伸伸脖子,呱呱叫了几声。

这时山上的大火越烧越旺,火圈越围越小,满山遍野的官兵,象蚂蚁一样,纷纷扬扬地往山上爬。魔道秀才走进月亮洞里,向石佛恭恭敬敬地施了个礼,说声“师祖保重!”便返身往外走。他刚走出洞门,两扇青石门,忽拉一声关闭了,那石门立刻变成了陡峭的石壁。

魔道秀才拨开水帘子,走到金头木橹鸭的跟前,扳住它的脖子,一下跳上去,稳稳地坐在里面。他口中念道:

南来的风,北来的风,带金头木鸭到天空。

那金头木橹鸭,把翅子扇了几下,“呜”地飞上天去……

官兵将士一看头顶上飞着个挺大的怪物,吓得纷纷逃命,恨不得把头插进石缝里去。

钦差呢,虽说也吓得浑身筛糠,可是他觉得皇帝的圣旨比这个飞着的怪物还厉害;如果捉拿不到魔道秀才,就会被砍掉脑袋。于是,他又哆嗦着嘴下达命令,让所有的弓箭手对着空中的怪物射击,违者斩首。

一道令下,万箭齐发,可是射出去的箭,一支也回不来,全都扎在金头木橹鸭的身上了。——说来也怪,这些箭,都变成了金头木橹鸭的羽毛。

那金头木橹鸭越飞越快,越盘旋越低,不断地发出嘎嘎的叫声。地上的人,连同那个钦差,个个跪在地上,象捣蒜一样——朝着金头木橹鸭磕头求饶。魔道秀才坐在金头木橹鸭上哈哈大笑。他拍拍金头木橹鸭,朝着钦差和那些文武官员们扑下来,就象老鹰抓小鸡那样,翅膀扇得地皮忽扇忽扇的。钦差和文武官员们,鼻子贴着地皮,气也不敢喘一口。后来,听着嘎嘎的叫声远了,一个个才省悟过来,抬头一看,金头木橹鸭朝西南方向飞去了。

县官摸摸光秃秃的脑袋,惊慌喊叫:“我的乌纱帽没了!”

接着是知府、巡抚、文臣武将们,还有钦差大人,都摸着自己的光头顶,惊慌地喊叫:“我的乌纱帽也没了!“我的乌纱帽也没了!” ——他们的乌纱帽,全都被金头木橹鸭叼去了。 古时候摘去了乌纱帽,就等于罢了官。他们个个垂头丧气,只好集合在一起,长途跋涉到京城去找皇帝奏本。谁知赶到京城,听说那金头木橹鸭把皇帝的金冠也给叼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