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店历史小课堂之——葫芦棚小记

周口店旅游 2019-06-26 23:40:20


葫芦鹏是周口店镇西部的深山村,煤炭、石板资源非常丰富,过去山外的人常赶着毛驴到葫芦棚驼煤,驼石板。

相传很早以前,在这个村山旮旯的深处,有颗斜卧的老树,上面爬满了秧蔓,挂起滴里嘟噜的葫芦,最早来这里的外地人见此地山清水秀,土地肥沃就在棚下居住下来,逐步形成村落,取名葫芦棚。又有一说:这里人喜欢种葫芦,由于气候条件适宜,土地肥沃,种出的葫芦有形而且个儿大,故得此名。对于这两种说法人们都深信不疑,而且,至今那山沟儿两侧,错落有致的农家小院子里,房前屋后的棚下还种有不少的葫芦。有的青翠欲滴,碧绿如翡翠。有的绿中透白,带着油亮。有的白里反黄,坚硬饱满。

葫芦棚地处周口店西北最高处,海拔1500多米,北面与南窖乡接壤。小村被层层叠叠的大山包围着,进村要走十几里的盘山公路。

该村共有70多户人家,分东西葫芦棚。村委会坐落在之间的平台上。四周环抱小村的山峰并不奇特,但风景如画,居高俯瞰远山似波涛起伏,近山浓绿鲜艳。这些山非常形象,西边有半圆突起像馒头似的,名曰:馒头山。西南两峰突起,中间形似鞍子,名曰骆驼鞍。山下原有一股清泉流淌,有史以来葫芦棚人畜饮水都离不开它。水中有鱼、虾。冬季这里的公路是天然的雪道滑梯,孩子们从上一滑一溜到底,快乐有趣。因过去多年采煤的缘故,清流已从地面消失。葫芦棚人只好到东北侧形如马脖子的山下凿井取水吃。此外,这儿的山还有庙庵儿、寺里头、红石岭、后棺材山等山名,都是根据山形、山向、地上物取的名。

葫芦棚背靠猫耳山,村后有一广阔的山场,名叫狮子怀。只因在高高的山崖上有一块远瞧近看都像一只昂首远望的雄狮,虎视眈眈地注视远方。这块巨石高约三丈,宽约丈五的巨石,椭圆状向前突出两米许。顶上较为宽敞,可躺下几个五尺高的汉子。站在狮子头顶可眺望三四十公里远的涿州塔,是葫芦棚最壮观的景致之一,要想去拜访它可不容易,往返需要三四个小时,而且山路已被荆棘遮盖,没有道眼儿。从山下要想看到它,就要绕到煤矿下才能见到。

狮子怀下,曾有三五家吴姓的住户,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曾发生过壮烈的一幕。那是1937年初冬的一天,一队驻南郊的日本鬼子从杨家大岭上悄悄过来。住在这里的吴昆、吴起兄弟俩远远望去,以为是南窖六善会(维持治安的地方武装)的人到了,连忙给他们烧水,等这些人下山近院一看,原来是日本鬼子,其中还加杂白箍子,这时候他们想跑已来不及了。

这些家伙进了院后,喝足了水就把吴家兄弟捆起来。随后又把附近的刘诚罗、李大爷、王化林、李瑞文、拐四爷共七人逮住,都弄到李丙义家的院子。吴氏兄弟觉得不对劲,就低声商量了一个逃跑的计划。约半小时后,他俩一使眼色猛站起来,似雄狮一般冲向堵着门口鬼子,将他们撞倒后,两个就从不远处的悬崖跳下,贴着山根儿向密林逃走了。

鬼子反应过来后,又是打枪又投手榴弹,向崖下雨点似地打去,这俩人已经无影无踪了。夜幕降临,吴昆惦记着自己老母亲的安危,从山上下来,靠近自己院子,打算从窗子里望望母亲,说几句安慰的话,却被放哨的鬼子发现了,向他打了几枪,他又钻进一大盖石下逃跑了。

吴家两兄弟的逃跑使鬼子提高了警惕,他们把其他五位,用铁丝侵到腕骨里拧紧,放上哨死守。天亮后五个人便被鬼子用刺刀扎死,扔到河沟。随后把葫芦棚村200多间民房全都烧光,把牛、羊、猪、鸡也全部弄走了。

过了几天,吴氏兄弟在外躲避了几天想试探着回村。路上遇到本村的刘祥,才知道他们被小鬼子捆绑的其余五个人全部被杀,全村的房屋被烧,心情十分悲愤。便报告给了良乡县大队和八路军独立团。从此,这两只共产党武装便神不断出鬼没于狮子怀附近,打死了不少日本鬼子和伪军,为葫芦棚人报了血海深仇。

从狮子怀西北有个狮子岩,此处有个小平台,名叫半庙街,相传“水浒传”里的孙二娘在此开过饭店。一天傍晚,武松发配走到这里,差人给他打开枷锁,在孙二娘的店里吃饭。孙二娘想暗害武松,在酒里放上迷魂药,武松有察觉没喝,而差人酒后迷糊如泥。武松揭露了孙二年的阴谋,三说两说打了起来,后来被孙二娘的丈夫张青说合。之后,他们便从这一起上了水泊梁山。

葫芦棚远离城镇的喧嚣、嘈杂,置身于这里的万绿丛中,听树叶的低语,枝头小鸟的歌唱,村犬遥远的吠声,山道上的马达声,还有那动听又感人的故事,岂不是件快意人生的事情?


更多资讯,敬请关注“周口店旅游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