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 沙丘梦(一)

非常能吹 2020-02-17 06:34:59

人物:


嬴政    秦始皇

赵雍    赵武灵王

扶苏    秦始皇长子

赵高    嬴政内侍

李斯    秦丞相

胡亥    秦始皇十八皇子

蒙恬    秦将

宫女/将士 

 

 

【雷霆大作,电光劈开黑暗,闪烁中映出静寂中的沙丘宫北馆。

【灯光渐亮。

【此处作为皇帝行宫,虽不至于简陋积灰,但岁月仍在这座昔日酒池肉林般繁华的宫殿里留下了厚重苍凉的气质,始皇帝不喜繁杂,寝宫只有书案,食案,床榻,床边靠着一把的锋利的青铜佩剑。都是古朴的青黑色。

嬴政 (扶墙、踉跄出):想我嬴政十三岁即位,到现在已经有三十六个年头,一生并吞八荒,横扫六合,功绩可比尧舜,可……

(一连串咳嗽、靠着床,坐在地上)……可朕这身体,眼看着就……唉!(继续咳嗽)

赵高 (急趋上):哎呀!皇上,您小心!(扶嬴政上榻,转身,慌乱状)皇上,您饮些茶水!

嬴政 (咳嗽,接过水,抿一口,抬头看到赵高伏在榻边,笑):小高子,来,起来,咱们君臣说说话。

赵高 :嗯!

嬴政 :小高子啊,你从小跟着朕,从赵入秦,一直是你侍候着朕,你我既是君臣,也算出生入死的朋友。

赵高 (抬头、又低下头):小高子…不敢。

嬴政 :哈哈!行了行了,起来吧,你心里怎么想的,朕都知道。(赵高一哆嗦)你看,你这身体倒还硬硬朗朗的,可朕……

赵高 :皇上自有上天庇佑,这点小病定会好起来的。

嬴政 (叹气、沉默):朕自己知道,朕活不过这一两天了。

【赵高欲说话,止住,头继续往下低。

嬴政 :下去吧,小高子。再等半个时辰,叫丞相过来。

赵高 :是。(查到秦国的“喏”、“喳”用的“呵”,听起来特怪异就…)

【赵高下。

【灯光只打在嬴政身上,嬴政艰难下床,踉跄扶墙到书案。

【连续雷声,电光。嬴政咳嗽,出血。

嬴政 (伸手指天):我……我统一了天下,可谁道老天却容不得我!他……他要在今夜取我性命!

【雷声持续很久时间,电光从最高处划下,消逝在舞台后。

嬴政 :大秦万里的河山,就容不下朕好好当几天皇帝么!唉……也罢、也罢,眼下长城即将修成,我大秦已不惧胡人来犯。虽说六国旧地都有暗流涌动,可大秦铁甲仍在,它终究成不了气候。我大秦国祚定能延绵千年!

【灯光渐暗。

 

【宫门之外,李斯出现在月色灯光下。

【李斯一人,焦急徘徊,不时向皇帝寝宫方向眺望。

李斯 :今夜,我这心里总觉着闷得慌,像是有事情要发生。(他甩了甩袖子)皇上身体进来一日不如一日,眼看就……眼下又是秋凉时节,当臣子的真想时时待在皇上身边!

可我李斯是个丞相,不能像内侍一样陪着,又不能单凭着感觉擅自闯入!唉!

【灯光渐暗。

 

【寝宫内。

【嬴政伏在书案上,本来束好的头发已经完全散开。他手中抓

着一支蒙恬笔,似是睡着了。

【一道惊雷响起,惊醒了睡梦中的始皇,他抬起头,接着一连

串的咳嗽,一口血从他嘴角流出。

嬴政 :朕方才梦见……朕梦见大秦亡了!不,不行,不可能,我大秦有骁勇铁骑能征善战可定九鼎,有水利新政能收民心,还有即将立起的北方长城抵御蛮夷,偌大的帝国怎么可能会亡?我大秦定能延绵一世二世乃至万万世也!

    那朕这一梦有什么缘由?不行,不行,朕要好好想想,朕此番出行就是来镇压那“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谣言,如今楚地暂时翻不起什么风浪了。胡人呢?有人传说“亡秦者胡也”,朕都知道,可扶苏那边昨日才传来大败胡人的消息,说秦军已经把胡人逐出边境了……

    扶苏……扶苏?立太子的问题吗?有人说朕想霸着皇位不让所以不立太子,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扶苏是我大秦的储君?朕之所以让他监军九原,之所以下那道“非召不可还”的诏书,不正是要这个书生儿子熟悉军务,将来做个更好的皇帝吗?军队才是我大秦的根本啊!

   (沉思)可朕如今随时可能死去,这储君之事也是时候了!(稍作思忖,他拿起手边的蒙恬笔,在羊皮纸上勾画了起来)

 

【宫门之外,李斯。

【这位帝国丞相此时仍站在深秋的宫门外,天气很冷,可他却

浑身是汗,独自一人在宫门外的断阶上坐立不安。

李斯 :今夜为何总是莫名地心悸!按理说,病中的皇帝一旦有事,我李斯定是第一个被召入宫中的,我何必如此担心!可,可我总觉得这之间要出什么岔子!

    不行,我要进宫!倘若真得了冒犯之罪,也是我李斯的命数。若非秦王赏识,我李斯可能也如厕中之鼠,哪里能当这天下的丞相!可秦人又向来不信这些神鬼怪异的灵感说法……

    (他一甩袖子)不管了!

【说罢,李斯朝着皇帝行宫内疾步走去。

 

【沙丘宫另一处,少皇子胡亥住所,灯光为昏黄色。

【赵高进门,转身向外左右探查,使宫女离开,关上了门。

     胡亥 (懒洋洋的在床上爬起):老师?这么晚来,找我有何事?

【赵高看着靠在榻上的胡亥,眯了眯眼睛,并未说话。

     胡亥 :老师?

     赵高 :唉,公子!你要叫老夫操碎了心啊!

     胡亥 (惊诧):老师为啥子要这么说,胡亥并未做什么啊!

     赵高 (低头,低声):老师问你,你想做皇帝吗?

     胡亥(一哆嗦):做…做皇帝?父皇不是做的皇帝吗?

     赵高 :唉,始皇帝的身体……告诉老师,公子想做皇帝吗?

     胡亥 (浑身颤抖):胡亥…胡亥不想做。父王不做了,还有大哥,如何轮得到我胡亥!再…再说,当皇帝太累了,我做不来!

     赵高 :你气煞老夫也!老夫平时是如何教你的?你有哪一点比你大哥扶苏差了?堂堂少皇子,平时又最受始皇帝宠爱,你……你哪里做不来!

     胡亥 :我……(低下头)那…那老师如何说,胡亥就如何做便是了,老师千万莫要生气。

     赵高 :哼,你可记好了。

【赵高做生气状转身。

【灯光暗下去。

 

【宫门之外,李斯。

【出乎他的意料,此次进宫面见皇帝,竟然半点阻挠也没遇到,就连那平日里总在始皇身边的老内侍赵高也没有见到,皇帝好像也知道他要来一般,这……

     李斯 :总算是顺利见到了皇帝,我这心里安稳了一大截!可,唉!他的身体……做臣子的,心里崩着根弦啊!

(在怀里拿出一支铜管)这封密诏,皇帝要我秘密发往九原长公子处,得君王如此信任,我李斯做臣子怎敢忤逆?

【突然,几乎是下意识的,李斯抬起了头,望向天穹中的紫薇垣星区,他看到那颗代表着君王的近年来从未有一丝暗淡的帝星竟然明灭闪烁了起来(灯光),李斯大惊。

李斯 (跪下):帝星欲坠耶!

【刹那间,狂风四起,血红色的雷霆大作,四野里数不清的动

物都狂乱的飞了出来,叫声夹杂着噼噼啪啪的大雨。背景上,出现了大秦铁骑征战天下的刚毅铁血的身影,出现了还是秦王的年轻嬴政顺着刚开渠放水的郑国渠与高兴的民众一同奔跑的身影,出现了秦王在深夜里一只手拿着锅盔羊肉,一只手翻阅国事卷宗的身影……大雨声中,又夹着狼烟四起的战场上惊心动魄的战鼓声,夹着大秦将士“赳赳老秦,共赴国难”的雄肆高歌,夹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悲壮雄音。

【帝星终于暗了下来(灯光)。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

P.S.

  1. 排版贼乱,懒得搞,将就看......

  2. 第一次写剧本,质量有点渣......

  3. 其实结尾还没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