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梁] 葫芦镇情思

老梁的一杯浊酒一瓯茶 2019-05-14 03:15:17

这个五一节,府谷有两个地方比较火,一个是胡桥沟,另一个就是葫芦镇。不过假如你要打开百度地图查看,这个葫芦镇是怎么也找不到的,她只存在于音乐电影《半个月亮爬上来》剧中,是摄制组在府谷县麻镇以东大辿沟斥资“无中生有”造出来的,电影拍摄结束后,葫芦镇被整体保留了下来,成为长城脚下古镇麻地沟的又一处别样风景。


王洛宾先生是近代把中国民族音乐传播到世界的第一人,其作品《阿拉木汗》、《掀起你的盖头来》、《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玛依拉》、《青春舞曲》、《在那遥远的地方》、《半个月亮爬上来》、《达坂城的姑娘》等已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瑰宝,《半个月亮爬上来》就是以王洛宾先生一生在中国西部工作、生活、创作为内容,以其大量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为主线,反映西部民族文化及艺术多样性的一部音乐爱情电影。请注意爱情两个字,它是点燃艺术家创作必不可少的火苗,有爱情才会“有故事”,“西部歌王”王洛宾当然也不例外。


考诸历史,这个“葫芦镇”原型大概是宁夏六盘山脚下一个叫和尚铺的地方。


王洛宾在写于1986年的《万朵“花儿” 永世飘香》一文中回忆说:“40多年前(即1938年),我来西北的途中,遇到连天阴雨,在六盘山下一个车马店里住了三天,欣赏到车马店女主人漫的‘花儿’,多么迷人醉心的歌,这是最古老的开拓者之歌,那逶迤动听的旋律,口头文学的朴实,句句渗入了人心。原来车马店女主人是六盘山下有名的花儿歌手——五朵梅。这段因缘,使得我逐渐放弃了对西洋音乐的向往,投入了民歌的海洋。从此,我在民歌中吸取了生命的营养,那首浓郁芬芳的花儿,的确是我一生事业的转折点”。

这里面提到的“车马店女老板”五朵梅,正是《半个月亮爬上来》这部电影里的女主角。五朵梅史上实有其人,是宁夏固原一家客栈回族女老板,也是当地最有名的民歌手,1938年4月的一个雨夜,五朵梅换上她最喜欢的新衣服,在几盏油灯的映照下,亮开嗓子为被暴雨所阻而滞留客栈的王洛宾一行人唱了一首固原当地小曲:

前半夜想你(着)拉呼(着)睡着了/

后半夜想你(着)鸡叫(着)天亮了/

高亢婉转略带苍凉的歌声一下就把王洛宾他们几个从都市来的年轻人给镇住了。

次日天终放晴,客人们陆续离开客栈,五朵梅站在路旁送行,又唱了一首花儿,王洛宾把“唱”称为“漫”:

走(咧)走(咧)走远(咧)/

越走(呀)越远了/

眼里的花花飘满了/

眼泪的花儿把心淹了/

走(咧)走(咧)走远(咧)/

越走(呀)越远了/

褡裢的锅盔(者)轻(哈)了/

心里的愁怅(者)重(哈)了/

五朵梅“漫”起“花儿”来特别投入,正是这位传奇的固原女子一首民歌,让王洛宾从此与西部结下不解之缘,让中国诞生了一位不朽的音乐大师。

“葫芦镇”里的“五朵梅客栈”幌子迎风招展,屋里屋外,泥墙土灶,一派宁夏固原风情,当然,这种建筑对陕北人来说并不陌生。


1939年的夏天,郑君里要拍摄一部影片叫《祖国万岁》,他率摄制组千里迢迢来到青海湖畔的金银滩草原并邀请当时正在西宁教书的王洛宾加盟。


开机后,郑君里请当地同曲乎千户的女儿萨耶卓玛扮演影片中的牧羊女,而王洛宾扮演萨耶卓玛的帮工。卓玛那时只有17岁,长的非常漂亮,金银滩草原上有个说法:“草原上最美的花儿是格桑花,青海湖畔最美的姑娘是萨耶卓玛。”

 

剧中有一个情节,王洛宾和卓玛同骑一匹马。活泼大胆的卓玛,时而驱马狂奔,时而勒马立起。为了不使自己摔下马,王洛宾只好紧紧抱住卓玛的纤腰……

 

黄昏,“牧羊女”卓玛和“帮工”王洛宾共同赶着羊群回圈,晚霞的余辉照在卓玛身上,夕阳下的姑娘亭亭玉立……王洛宾被这一切陶醉惊呆了。卓玛举起了手中的牧羊鞭,轻轻地在王洛宾的身上打了一下,转身跑了。

拍摄结束后,在返回西宁的路上,王洛宾借助哈萨克民族的曲调创作出了不朽的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

 

第二年四月,王洛宾又从西宁来到了金银滩草原。这次他主要目的是采风,收集挖掘整理民歌曲调,来时他还给同曲乎千户带了石头眼镜、皮袍等礼物。

两位有情人重逢后,卓玛每天天不亮就陪王洛宾骑马出门,天黑后才回住所。王洛宾借着昏暗的酥油灯整理搜集来的曲谱。有时候,卓玛还请来草原上的歌手,当面给王洛宾演唱各种民间曲调。这次采风历时三个月,王洛宾和卓玛走遍了金银滩草原的各个角落,结下了深情厚谊。采风结束了,王洛宾依依不舍返回西宁。

谁曾想世事莫测,这一别竟成永诀,两人从此再没见面。

藏语中,萨耶有保佑之意,卓玛是仙女的意思。萨耶卓玛后来嫁给国民党海晏县县长,生有一个儿子。1954年,卓玛突患急症,歌中的“好姑娘”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如今,“那遥远的地方”——青海湖畔的金银滩已是妇孺皆知。因为那首歌的缘故,草原上以卓玛为名的女孩特别多。2015年秋,笔者曾慕名前往,亲身感受了下那块神奇的土地,只是物是人非,斯人已逝。


王洛宾老人最后一段“爱情”是与台湾女作家三毛。这段扑朔迷离的感情至今仍扑朔迷离,写这段悲欢离合的文章有很多,我就不复述了。我只知道那一年,三毛47岁,王洛宾77岁,整整相差30岁。


后来三毛自杀了,王洛宾专门为她写了一首挽歌——《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

每当月圆时/

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

你永远不再来/

 

我永远在等待/

等待等待/

等待等待/

越等待,我心中越爱!

这首歌我没听过,仅就歌词而言,恕我冒昧,水平和王老年轻时的歌相差太远。虽然老人说“越等待,我心中越爱”,但我读来却味同嚼蜡。


我觉得这个不算大片的片子会很好看,很耐看。


电影《半个月亮爬上来》中,青年王洛宾由蒙古族青年歌唱家齐峰出演。老年王洛宾则由山西籍著名歌唱家阎维文担纲。“贾宝玉”欧阳奋强在剧中扮演葫芦镇“会唱很多民歌”的女子五朵梅的父亲,而“宝玉”的女儿欧阳雯鑫则扮演剧中的阿拉木汗。葫芦镇一枝花五朵梅由优秀青年演员吕艳蓓出演,作家三毛则由著名歌手张其萍出演。音乐制作为著名音乐人卞留念。

假如您有机会来府谷,我陪你去“葫芦镇”转一圈,“去听那悠扬的歌,去看那远飞的雁,看那漫漫长长的路,能把天涯望断......”,保你不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