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器器形仿生设计

今日漆艺 2019-12-05 15:23:20


摘要:通过对漆器器形仿生设计的阐述,总结这一方法的特点和应用方式,以期为研究漆器器物造型艺术的方法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关键词:漆器;仿生

 

仿生学是一门通过研究生物系统的结构、性状、原理、行为等为工程技术的创新发展提供新思路、新方案的技术学科。在艺术设计学科中我们通常称之为仿生设计,这一概念就是指设计师在进行作品设计时,研究自然有机体的造型、颜色、肌理、结构等造型语言,进而模仿与炼,赋予作品生命和情感,使人们在观看作品时,产生心理上的共鸣与情感体验。


仿生的对象是相当广泛的,只要能够和器物造型形态产生联系的物体,都可以选择利用。如自然对象有果实、花朵、树叶、草木、蘑菇等,动物有兽类、鸟类、虫类、鱼类、贝类等,景物有山形、石块、水滴、雪花、云朵等;人为对象有陶瓷器、玻璃器、青铜器、编织器、建筑物等。这里列举的仿生对象是很有限的,自然界的模仿对象是极其丰富的资源库。我们对于各种对象和现象要有敏锐的观察能力和感受能力,善于联想和推移,形成自己所需要的形态。在这个基础上,还要不断拓展,形成更多的形态,从中选择最理想的形态。在这个过程中要善于整理,把表面上看起来粗糙和不完整的形体加工修整,使其成为器物造型形态的素材。


在漆器设计中,依据大自然界中各种各样的形态,研究其基本结构特征和视觉印象,根据漆器造型的需要加以选择,进行概括和变形,突出构成漆器所需要的部分,减弱不必要部分和细节,通过多种方法形成新的形态,并引发出更多的样式,使之符合漆器造型特征。人类最古老的漆器造型就是从仿生开始的,这是最原始的方法,也是几千年来一直被沿用的方法,在当今依然有无法替代的作用。如湖北省江陵县雨台山四二七号楚墓出土的战国早期的《彩绘木雕鸭形漆豆》,运用的就是仿生的方法。此豆精彩之处在于巧妙地把鸭子盘颈蜷伏休息时的“团状”常态与豆的实用性器型相结合,非常自然,十分整体。这件模拟设计,一望便知何物,但它又不是自然的摹本,而是依据丰富的自然浓缩凝聚而成的一个艺术造型,它虽对母体进行了大胆的变形加工,但其基本的特征仍巧妙地被保留下来,是一件既有实用功能,又有欣赏价值的佳作。



彩绘木雕鸭形漆豆


中国传统漆器器型的形态,有许多是用仿生方法创造的,也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个特色造型语言。仿生设计在最初的学习阶段是比较容易掌握的一种方法,但要达到比较好的效果却又不容易。用仿生方法,可以根据生活中比较熟悉的对象去创造形态,比抽象的几何形体构成更易接受。这主要是因为仿生对欣赏者来说有熟悉的印象和有所依据的缘故,但是这种依据完全区别于绘画的写生和图案的变化。仿生是一种手段和方法,目的不是为了“像”或“似”,要不断发展形态,完成模拟——概括——抽象的过程,必须要改变形态的表象,使之向不同的方位展开。一个仿生对象可以衍生出多种器物造型形态,每一种形态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否则将千篇一律,失掉这种方法的意义和作用。


漆器器型仿生不同于写实,写实是完全依赖于客观对象表面的形式,保持原样,缺少舍,被动临摹。整个过程中缺乏创造性,受到对象固有形态的限制,缺少个性,更没有艺性,违背了器物造型的规律和特点。漆器造型不能用一成不变的模仿方法,要灵活地运用概括的方法创造新的造型样式。如安徽省天长县安乐乡汉墓出土的《彩绘夹纻胎马蹄形漆盒》,选取动物局部,经过创造性的艺术处理,造型就比较别致。用仿生的方法设计漆器造型,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第一,选择合适的对象;第二,抓住对象美的特征;第三,寻求形态发展的可性;第四,用概括的手法使之单纯化;第五,突出适应要求部分;第六,改变不适应要求的结构;第七,用形式美的原则去整合;第八,脱离原有对象,向漆器造型转化。不求形似,求其意象,要敢于大胆地删繁就简,变形夸张,保持对象某一方面的特点,使之适合漆器造型语言特点。

彩绘夹纻胎马蹄形漆盒


进行漆器造型仿生设计的目的性要明确,通过模拟某种对象,产生新的造型形态,为漆器造型设计创作服务,而不能让造型形态去服从对象固有的形态,二者相互关系要处理得当。如果造型形态完全服从仿生对象,必然会出现造型形态不符合漆材质特性和工艺流程的局面。漆器造型应注意在仿生的过程中,要敢于摆脱对象的形态束缚,创造漆器设计新的样式。


为了进一步地掌握仿生设计的方法,在进行作品创作时,我们应当有意识地强调依据一个模拟对象,从不同的方位切入,完成多个造型形态。这样可以促使设计者打开思路,发挥创造性才能,寻求出多种不同的形态。这样做既可以借助仿生对象的启发,又能脱开仿生对象的限制,实现多种形态的变化,用纯写实的方法是不可能完成这种系列形态作业的训练。仿生对象时,应注意仿生对象所提供的形态,向漆器造型转化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创新的过程,一种蜕变的过程。这种蜕变的过程,在开始阶段是借助于对象某些特征的启示,使思路活跃起来,引发产生各种形态,同时在摆脱模仿对象束缚的情况下,超越原有形态的限制,形成新的形态特点,适应漆器造型特点的需要。克莱夫·贝尔说过:“没有简化,艺术不可能存在,因为艺术家创造的是有意味的形式,而只有简化才能把有意味的东西从大量无意味的东西中提取出来。”特别要调,漆器造型通过删除多余的起伏变化和细节表现,形成单纯而完整的造型样式是非常重要的。这种造型方法一直沿续至今。许多漆器造型采用仿生方法,有一部分是成功的,但失败也不乏其例,问题的关键在于对这种方法的理解,是生硬盲目地模仿,还是有目的创造性地模仿,这是成功的关键所在。仿生设计同样也需要方法,中国传统漆艺造型中有许多成功的作品,对我们应该有所启发。仿生是借助于某种对象形态的特征,结合漆器造型的基本结构来启发构思,发挥想象进行创造的。在完成形态模拟的过程中,不完全受对象的限制,可以根据个人的理解和感受改变形态的特征,或是只选取局部的某种特征重新组合,充分发挥创造性,转化为漆器造型。


仿生漆器器型由最初接近自然形态的样式,逐渐发展到人为的器物形态,这是由于使用功能的作用,同时还有漆材料特性和加工工艺流程等原因,导致在不自觉的过程中对模拟的自然形态进行改造。自然形态的造型更多一些自然情趣和人情味,而人为形态的造型则表现出理性的主导作用。





——THE END——

 
点击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