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七姐妹大战计生委,这部电影把我们黑惨了

锐影Vanguard 2019-06-20 20:47:18


又是新的一周,又是上班如上坟的周一,今天应应景,给大家推荐一部跟“星期一”有关的电影——《猎杀星期一》。



故事设定在未来世界,由于人口过剩和饥荒,某国政府采取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诶?怎么这么耳熟?一向高逼格的Netflix这下步了我们十年前的后尘。



生在国外的公民向来追求民主自由,有人觉得人权被剥夺了:管天管地管不着我繁殖生育,关上门拉上帘叮叮咣咣造小人儿。某国政府一下子火了,不同于我们“超生罚款你不缴,拘留所里见分晓”的处罚政策,他们采取了“猎杀”政策,所谓“猎杀”,即多余人口被软禁至休眠仓。在这种恐怖环境中,我们的女主开始了她的故事。


▲故事主角是七胞胎姐妹,她们出生后被外公偷藏起来,命名为周一到周日,一人外出一天


是的,知道你们想起了《葫芦兄弟》。



与大娃二娃们不同的是,七姐妹们不仅平均生命是正常人的七分之一,性格、

职业、外貌也成了“命运共同体”,既然成了共同体,那损失当然也是共同承担,比如一个人外出滑板不小心弄断了食指,为了不穿帮,外公便把其余六个的食指通通砍断。



这个情节让碗哥首先想到了《投名状》:想入伙,先去杀个人看看,到时要死一起死咯。


就这样,七姐妹伪装着一个人,她们都学会了为他人负责,虽然不满于现状,但也一直相安无事地活到了30岁。



劳米·拉佩斯一人饰演七角色,熟悉《异形》前传的朋友应该比较熟悉,她扮演的肖恩博士贯串了整个前传故事。



回到剧情,本以为七姐妹会相安无事做一辈子“蚁族”,可有一天,星期一出门工作后再也没回来。


剩下的六姐妹开始慌了,但冷静之后,她们发现了事情的蹊跷:如果计生委扣押了星期一,那为什么始终没有找上门?



时间来到了星期二,大家决定派星期二去一探究竟。


这个决定有很大风险:


出去也就意味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在外,使用同一个身份ID,一不小心就会有被识破的危险。


果然,星期二刚刚锁定嫌疑人,就被计生委的干部抓走了,进入魔窟后的星期二生死未卜,眼睛被挖出后计生委成功突击剩余五姐妹。



那么剩下五姐妹的命运如何呢?


肯定不是被一锅端,答案还需要朋友们去电影中探访。


接下来的故事,完全超乎跳脱出科幻片的范畴,不少福利镜头预想不到。


比如大尺度床戏——



比如接断指扫射枪战戏——



比如片中最能打的星期三空中领盒饭的戏——



看这部电影最初源于“周一拒绝工作”的心态,可仔细一想,短短五个字信息量不小。首先,“星期一消失”是片中的麦格芬,即故事开展的动机;第二,一具皮囊下隐藏着七种灵魂;第三,计生委暗地猎杀七人,表面只背杀一个的锅。



仔细想想,七姐妹相貌相同,却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她们清楚地了解自己和彼此的成长过程,但每个人的思想和感情却无法共享。


她们对个人的身份和价值有相同的疑虑,没有认同感,所以必须逐一逃出生天寻找答案。



所以,电影没有单纯停留在“真相”、“凶手”这一表层上。


细心观察场景可以发现,这是一个极权国家,到处可以看到警察、探测器,暴力充斥在各个角落。



冠冕堂皇的政治主张、制造恐慌的宣传、无处不在的标语、乃至不近人情的武装……


无一不在暗示这是个冰冷的非正常社会。



面对暴力,导演选择了“以暴制暴”,因此,《猎杀星期一》到最后也沦为了一部“杀杀杀”的动作片。



尽管深度层面电影挖掘的不够,但从完成度来看,电影算是半部佳作了,想找乐子的影迷不要错过。


大多数情况下,导演们构造的未来世界是“反乌托邦”的,除了忧患意识以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如果一个未来世界好的不得了,也就没什么戏剧冲突可言了。而这些电影大多数情况下,结局也多是充满希望的,不是主人公逃出生天,便是罪恶世界背后的政权被推倒,原因也不难设想,要是拍的前景一片黯淡,不说导演自己受不了,观众消受不了,片子也不好卖钱。



说起架空历史、探讨认同感的电影,碗哥倒想起了11年前的电影《人类之子》。这部电影可谓与《猎杀星期一》“殊归同途”,拍摄手法也完全相反,导演阿方索·卡隆完全抛弃了血浆、科技等炫目元素,仅用几个破败的场景和零星的枪声就把人类的终点描述出来。



《人类之子》不是一部什么科幻电影,它用顽固的精英主义视角,讲述的就是当下这个邪恶,荒诞的世界以及它未来20年的走向。把它称为现实题材电影可能更合适一些,科幻只是它披的一层技术外衣。 



《猎杀星期一》尽管设定了一个混乱愚蠢的反派,结局也有些过于潦草,但片尾大BOSS的一段话其实能引人深思——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拯救人类

总得有人去被迫选择当坏人这个角色

如果不是我的努力

人类的数量就不会被控制

那么,人类灭亡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有人说,这部电影应该由中国人来拍,毕竟我们曾有计划生育的大背景,超生游击队也一度活跃在我国文艺作品中;时过境迁后,“鼓励二胎”代替了“少生优生”,可身在其中的我们却面临着与父辈当年相同的困境:资源短缺、竞争激烈、环境恶化,那句“人口问题的本质其实是发展问题”依旧萦绕耳旁。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遇到问题一味压抑人性、剥夺人权,结果反而会更糟糕。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编辑 |DF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