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把平凡的工作做出不平凡的成绩——寻找小萝卜头采访纪实第五站第二期

邳州农商银行 2019-07-02 02:45:39

在寻找小萝卜头第五站的第一期中,我们听小萝卜头在狱中唯一的小伙伴李碧涛老人讲述了她被捕入狱和在监狱中的一些情况,今天我们将继续跟随李碧涛老师的脚步,走进那段被尘封的历史,了解小萝卜头在狱中的生活。


接受采访的李碧涛老人


我眼中的徐林侠


徐林侠


徐林侠阿姨当时只有40多岁,但是看上就她就像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她身体有一个毛病就是浮肿,她的腿、手都肿。因为纳鞋底,她的手关节都有点变形,打不了弯。在息烽集中营的时候,每天纳鞋底能有五毛钱可以赚。赚到钱就可以去买点挂面、买点锅盔给儿子吃。就为了挣这五毛钱,她每天都在纳鞋底。在息烽集中营的时候还有钱可以挣,在白公馆的时候就挣不到钱了。


徐林侠与宋绮云


徐阿姨既会缝衣服,又会做鞋子,而且非常的善良,性格很温和。她很坚强,病成那样,也从来不当软骨头。对待特务,从来没有一点奴颜媚骨的样子。她教我母亲,也教给她儿子:“他们就是敌人,他们就是要杀我们的人,他们什么甜言蜜语都不能相信。”


所以我觉的我妈妈能够那么坚强,跟徐阿姨的帮助有很大关系。我妈妈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徐阿姨是很早期的共产党员。


他是唯一可以自由走动的人


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在监狱里是可以自由走动的,可以上楼,也可以到男牢房那边去。只有他一个人,因为允许他到楼上跟黄显声将军上课,可以在白公馆四处走。


小萝卜头有两大贡献,第一个就是传递消息,由于他年龄小,特务们对他的看管不是很严,他就经常在牢房之间传递信息。他把黄将军知道的国内形势,报纸上报道的东西,通过他一个人从楼上带到楼下给他爸爸,他爸爸在图书室里传给所有的男狱友,然后他爸爸再告诉我们女牢房,这样整个白公馆的人都知道解放军到哪了。淮海战役胜利的消息传到监狱后,就是由他从男牢传到女牢,从楼上传到楼下的。每当大人商量事情,“小萝卜头”总是坐在门口放哨,他还帮助大人了解入狱同志的情况,传递东西。


影视剧中的小萝卜头


他做的第二个贡献就是,相互通知与“政治犯”相关的消息。例如当时有一个叫胡春浦的难友,是跟我父亲一个案子的人,后来做了四川省统战部部长。他有严重的胃病,被抓之后吃不了监狱的霉饭,小萝卜头就告诉他妈妈“胡伯伯要饿死了,他痛的吃不了饭。”徐阿姨就把她剩下的一点点挂面煮了一碗,用五根芯煮的,就是用我们晚上点灯的那个油,每天偷偷倒出来一点存起来,用五根棉芯把面用一个小搪瓷缸煮了。也没有放其他的东西,只有一点盐。胡春浦永远记得小萝卜头在他饿得要死的时候送来一碗挂面。还有就是,谁有情绪不好了,或者谁有什么事情了,他知道以后都会告诉妈妈。


小萝卜头怎么样学习


在地上写字的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从小过着苦日子。他没受过酷刑折磨,但实际上,从婴儿时期起的暗无天日的监禁生活,对他而言,就是最惨无人道的残酷刑罚。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小萝卜头比正常环境下长大的同龄儿童要聪明早熟得多。因此,小萝卜头还不到五岁的时候,当时还在贵州息烽监狱,他的父母就觉得应该让他有机会上学读书了,便向狱方提出了这个要求,可是遭到了狱方的拒绝。于是,小萝卜头的父亲宋绮云联合难友向狱方开展斗争,抗议狱方虐待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最后,狱方迫于难友们的压力,同意让小萝卜头学习,但规定不能外出学习,只能在狱中由难友来当老师。


影视作品中的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要上学了,这在监狱里是一件很大的喜事,每个难友都为孩子准备了学习用具。父亲捡回一根树枝在地上不停地磨,把一头儿磨尖了作为笔送给小萝卜头;母亲撕下棉衣里的一块棉花用火烧焦后兑上水作为墨汁;牢房里的叔叔、阿姨省出一张张草纸,给小萝卜头做了几个练习本。小萝卜头就是带着这些学习工具到老师那里学习文化的。


小萝卜头学习非常认真刻苦努力,他从老师们那里知道了监狱外边还有一个世界,知道了许多他从未见过、听过的东西。 小萝卜头最早的老师是罗世文和车耀先。1946年7月,息烽监狱撤销,小萝卜头随父母等“重要案犯”移押到重庆渣滓洞。8月,罗世文、车耀先同时遇难,此后,黄显声将军——小萝卜头称呼他为黄伯伯——就一直担负着教小萝卜头读书学习的责任。


黄显声将军


小萝卜头只能上午去跟黄显声将军上课,拿着铅笔和草纸。下午就跟我在一起,我们两个就用钉子在地上写字。他用钉子在地上把今天的作业写完之后,再用铅笔抄到草纸上,然后第二天交给黄伯伯。下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会做作业,有时候就讲聊一些外面的东西。他没有上过学,对学校特别感兴趣,他问我学校读什么课本,都学过什么,他说“我一定要上学,这些人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学习,我一定要学习,像黄将军一样,什么都懂,好好学习,等到解放的那天。”我一想起他的这些话就很难过。


小萝卜头纪念馆


那个时候,小萝卜头只有一支黄将军送给他的很短的铅笔,写作业用的是草纸,连像样的本子都没有,更没有书包。后来的时候,黄将军给了他一个很小的练习本,而且他在练习本上画了一个画。黄显声将军希望他出去以后可以继承父辈的职业,建设新中国。跟小萝卜头说:“我一定要把父辈的知识都交给你,你一定要学好本领,学好知识。”黄将军还教他学习地理,教他看地图。虽然小萝卜头没有出去过,但是他知道中国地图,知道四川省,知道重庆市,知道我们待的地方叫白公馆,这些都是黄将军教给他的。


小萝卜头喜欢做的事


《红岩魂》中“小萝卜头”形象


小萝卜头很喜欢跟我聊天,跟我聊天的时候,他经常问我,“学校是什么样的”。我跟他交谈的内容,大多是跟我们的学校有关,教室啊、黑板啊、桌椅啊、同学啊、还有不同的学科、不同的老师……小萝卜头非常喜欢听我说学校里的事情。小萝卜头经常跟我说:“我真想去学校读书啊,我真想出去啊,我真希望有自由啊。”这是小萝卜头给我印象最深的事,他当时才七岁,一直很向往外面的生活,现在一想起他说的这些话我就非常的难过。


李碧涛老师回忆与小萝卜头在一起


除了跟我聊天,他还喜欢到各个男牢房去串门。新来的“政治犯”,他都第一个去了解“叫什么?是干啥的?”每次有新犯人,都是他第一个去拜访的。所以说他这个小通讯员很有作用的,通过他我们第一时间就会知道又有谁被捕了,叫什么名字,哪来的。有一次,重庆大学有四个年轻人,野游的时候,误入了歌乐山,就不允许他们出去了,就被抓起来了。那四个学生被抓到白公馆后,小萝卜头知道了就去看他们。


小萝卜头在狱中很受欢迎的,在电影《烈火中永生》方舒演的小萝卜头去安慰新来的“政治犯”的场景,那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别看小萝卜头才七岁,但是在集中营里,他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妈妈把他教的很聪明,很懂事,敌我界限很分明,看守的人都是敌人,被抓进来的都是朋友。


收到家人照片后


小萝卜头一家


小萝卜头家人的照片送进去是在我们入狱之前,在我们进去之后,小萝卜头的妈妈徐阿姨跟我们熟悉以后,我们成了好朋友了,才给我们看了这张照片。因为她了解到,我们可能有机会出去,所以她把这张照片给我们看了,她说:“你们以后如果出去了,到西安去找我的孩子,告诉他们我们在重庆。”


但是我们出来以后,没能去,因为当时我们被要求:一不能离开重庆;二是不许告诉这些“政治犯”的家属他们在里面。写的信,必须审查通过以后才能寄出去。给亲人寄的信很多都收不到,只要是介绍在白公馆的情况的,就会被没收。决不允许对任何人说在白公馆的情况。比如我在中学里头,就被警告:你不允许对同学说有白公馆这个事,不然就把你抓起来。


《红岩魂》剧中人物


白公馆与韩子栋


白公馆的建筑比渣滓洞好,房子是国民党一个白将军的房子,是两层的砖瓦房,在重庆随处可见。居住情况比渣滓洞要好些,渣滓洞里面全是木头的,后来被火烧掉了,而且门窗都是通风的。我没有见到《红岩》里面的江姐,但是我见到过韩子栋。韩子栋每天在楼下面跑圈,就为了有一天逃跑的时候有力气。韩子栋这个人非常谨慎,跟谁都不说话。


韩子栋雕像及鑫记杂货铺


国民党负责买菜的人不肯劳动,就让韩子栋挑着担子跟他们去买菜。两个箩筐,把菜放在里面挑着。他什么话也不说,国民党特务很信任他,因为他装疯,别人都叫他疯老头。后来,他就利用出去买菜的机会跑掉了。当时徐林侠阿姨给他做了一个口袋,平时攒一些吃的东西放到里面,主要是锅盔,为有一天逃跑做准备。白公馆的大门是永远锁着的,韩子栋要出去,走小门必须经过梯子,经过女牢房,徐阿姨就趁这个机会把口袋给他了。


韩子栋老人


韩子栋头几回出去买菜的时候老装傻,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管特务们在里面喝酒还是玩,他就在外面等着。就这样,特务们对他越来越放心,后来他就跑掉了。但是跑掉之后他也很辛苦的,好不容易讨饭跑到了解放区。解放区的人不相信他:从白公馆出来的,不是特务也是叛徒。


就像我,我在1984年入党的时候,组织上就对我考察很严格。所以后来,我16岁的时候,抗美援朝我就参军了。我要去证明自己,我的脑海里深深的印着那些烈士们的身影。他们一直活在我的心里,我要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和青春都贡献给党的事业。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要向烈士们一样忠于党,忠于人民。


红岩魂纪念馆


小萝卜头对我的影响


我一想起小萝卜头,就觉得我要做两份的工作,我要替小萝卜头完成他没有机会做的工作。所以不管是参军还是在工作岗位上,我都要忠于党的事业。那么多的烈士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一家子都牺牲了,我希望烈士们的精神,能够代代的传下去。我们要热爱共产党的事业,要把中国建设的美丽、富强。


小萝卜头和爸爸妈妈的事迹


我们没有任何不舍得的,我们要把我们的一生贡献给党的事业,要热爱我们的党,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的努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平凡的工作做出不平凡的成绩,我们才对得起那些烈士。我一想起他们来,我就觉得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有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把我知道的烈士的故事告诉别人。邳州让我去,我去了两次,跟韩子栋伯伯去了一次,后来我又跟宋振华、宋振镛兄弟俩又去了一次,给八路镇的中学、小学做了一个礼拜的报告。


我们就是想把烈士的那种精神传送给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献出生命的烈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