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葫芦兄弟」营造出了网红般的视觉效果

网盘搜 2020-04-06 06:02:48

很早就听说《葫芦兄弟》要拍真人版。



呵呵,突然想起了某版哪吒。



不过真人版还没来,《新葫芦兄弟》已经开播。


原本,对此是不屑一顾的。


因为按照惯例,必然要毁经典。


前车之鉴就有——《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老版豆瓣评分7.7


新版第一季4.0


但本着一个影评人以身试毒的专业精神,认真仔细地撸了几集。


果然不负众望。


很适合ZZ看。(咦,好像有什么不对)


画风浓艳,延续了某羊羊的优良传统。


浓艳的不仅是画风,还包括颜值。


采用美颜滤镜模式,再加之以粗眼线、腮红妆,营造出网红般的视觉效果。


看到没!这届葫芦娃,个个小鲜肉。


剧情虽然略显套路,不外乎是喜羊羊与灰太狼模式的斗智斗勇。


但胜在时长逆天——老版葫芦娃仅有13集,而新版达到260集!




台词虽然脱胎于网络段子。


但好在人设也比较奇葩,因此竟然减少了一分尴尬。


在特效方面,虽然很多人吐槽五毛钱特效。




但经过仔细研究。


像这种特效,至少六毛!


相比老版,《新葫芦兄弟》确实很会玩。


向韩剧看齐,加入失忆情节。


模仿美剧模式,260集分5季播出。




深刻洞悉现代审美,将主角往“傻白甜”方向靠。


这种种元素融合,《新葫芦兄弟》顺利在豆瓣斩获……


3.5的高分。


老版《葫芦兄弟》是原创作品。


虽说是从神话传说改编而来,但实际上剧情早已脱离原始模样。


神话讲述的是一婆姨生十子:顺风耳、千里眼、大力士、钢头、铁骨、长腿、大头、大足、大嘴、大眼。


秦始皇害怕他们作乱,想要加害,但最终十兄弟战胜了始皇帝。


葫芦娃,则是七个娃娃大战蛇精、蝎子精的故事,更加迎合受众趣味。


七个葫芦兄弟的形象,完全是胡进庆吴云初两位导演开脑洞的结果。


此前没有任何类似形象可供参照。


吴云初老先生在一档节目中,披露过葫芦娃造型的设计过程。


第一稿,头稍微大一点,强调出小孩子的虎劲。

尝试过整个头都是葫芦形状的造型。

主创们一步步探索,结合人物性格不断调整,最终定稿——


头顶小葫芦,下穿葫芦叶,外加同色系露胸两件套。


《葫芦兄弟》制作方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在当时,10分钟的剪纸动画,预算只有6万元。


换算到每一帧,只有7块钱


胡进庆老先生


大约同时期的《狮子王》,成本达到每帧351美元,按照当时汇率,约人民币3054元。


最初的剧本里,有皇帝、县官、宫娥等,人物繁杂。


但碍于经费有限,最后只能调整故事。


这才有了这部经典佳作《葫芦兄弟》。

同样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


如今的《新葫芦兄弟》却遭遇一片差评。


老版《葫芦兄弟》导演周克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因为集数多了,编剧方面也跟我们原来有区别,我们原来故事比较紧凑精炼,情节开展比较快,每一集都完成一个很重要的使命,现在他们把一集完成的使命,花几集来表现,细节会更丰富,大情节推进节奏会变慢。


老导演,您真客气。


直白点儿,就是情节拖沓、没事找事嘛。


一集可以讲完的,灌水灌到三四集。


拿最先出场的七娃来说,从他出场到下一位葫芦娃出场,就花了7集。


失忆还要占一集。


和宝葫芦玩“你赶我,我不走,好,你不走我走”的游戏占一集。


爷孙重逢,听爷爷讲段子占一集。


自己脑残,送上门去找妖精占一集。


另外的几集……


要说细节丰富,也并没有。


反而更粗糙了。


单说蝎子精的设计。


新版衣领上只有一点花纹。


而老版蝎子精,显然衣领上纹路更复杂,两只角也画得很细致。


可以这么说,《新葫芦兄弟》处处透着“能简则简”的粗糙感。


论质感,只会“磨皮+提亮+提饱和度”的新版,真心无法跟老版比。


某资深动漫制作人向媒体透露:


《新葫芦兄弟》光制作成本每集就要24万。据我所知这个项目并没融到这么多钱,所以一定会在质量上偷工减料。


笑而不语。


没钱还做260集?


观众不需要有数量没质量的辣鸡。


老版《葫芦兄弟》才13集,照样成为影史经典。


《大闹天宫》不过114分钟,至今还是后人无法逾越的高峰。


制片方不是没钱,而是失了初心,急功近利。


想当初,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了多少经典动画。


动画电影方面,有《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九色鹿》…



中国动画曾经在全球享有极高声誉。


美联社甚至这样评价《大闹天宫》——


这部动画惟妙惟肖,比迪士尼的作品更精彩。美国绝不可能拍出这样的动画片。



能够取得如此高的艺术成就,是因为老一辈动画人是艺术家。


他们有手艺人的“匠心”,不断创新,探索多种艺术表现形式。


他们一边画,一边心里装着小朋友。


孩子们站在凳子上和音乐一起又唱又跳地看完动画片,这是作为一个动画工作者最感动的画面。




这份赤诚之心令人感动。


随着这一代动画人老去或逝去。






剪纸动画、水墨动画、木偶动画等富含民族特色的表现形式,都渐渐消失。


中国动画的黄金时代,何时再来。


今天,动画市场越来越大,但鲜有佳作。


最擅长的就是“借鉴”。


最会卖的就是情怀。




一言不合就改IP。


你们心里的那个小朋友,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