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他乡还好吗

张元的公众号 2020-01-13 16:09:35

      

       去年一个不怎么经常联系的乡亲突然联系我,问手头上有没有两万元,自己在潍坊着急进货用,异常急切!然后我第一反应是三个判断:

 

        第一,有可能嫖娼被抓了;

 

      第二,涉嫌传销,被控制了;

 

        第三,打百家乐,输了走不了了;

 

       第一种可能很快否了,嫖娼罚款不可能过万,一般找找身边人就解决了,肯定到不了我这层关系;

 

        第二种,传销不是很可能,传销是拉人头,这种可能性不大;

 

        第三种,最有可能,因为他反复解释是进货着急用,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然后给村里人打电话,证实了我的猜想——这伙计已经打了一圈电话了,输掉的数目差不多到千了。我给他转了600,说不好意思我是一个工薪阶层帮不了那么多,给你点钱你交个电话费吧。电话那头挺客气,说谢谢又问老人挺好吧,还说回去找你们玩。

 

        再然后又过了很久,上几天跟一个发小聊起来,才知道那伙计已经跑了,好几套房子易主了,曾经引以为荣的宝马,奔驰也都归别人了。“现在谁也联系不上他了!”我找出他的微信,顺手发了一个笑脸,令我惊奇的是,竟然回了!

 

        接下来可能是我有点感动的一幕了,伙计在微信上问我父母还好吗?问我最近忙什么?然后我问他最近生意如何?他说好的很,邀请我有空带着老婆孩子找他玩,告诉我自己目前在陕西,还给我发了一个具体地址给我,以及自己在陕西的电话。最后有点神秘的告诉我,自己因为涉嫌一点经济案子,让我不要把他的地址告诉别人,我要是去提前给他打电话,到时候请我吃正宗的羊肉泡馍。

 

       《平凡的世界》看过吧?里面有个王满银,还有个在外面靠盗窃暴富的金富,这些人浪迹于火车站,码头,各大商场等,是一个城市的不安定因素所在。对村里的乡亲却大气的很,过年回老家对上门“过不去年”的乡亲是有求必应——那是他们的根啊!

 

     

       我,那个伙计我们都是从北乡那个小村庄出来的,在外面的世界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经历的不同,我们的社会角色不一样——角色不同,自然剧情就不一样,本质上都是一个班子演出的同行,战友们!或许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卸下赖以生存的面具回到老家后,还是一起在村后北公路拿着马扎乘凉,他也许会跟我兴致勃勃的说:“元,你不知道,那年我给你打电话时,我在澳门让人家打的起不来了……”

 

         于是我很想问问他现在怎么样?到底怎么样?靠什么生活?我想告诉他,93年时,比我们矮两级的两个初中生打架,一个把另一个捅死了,然后杀人者在逃亡路上遇见村里一大叔才知道对方死了,吓的嚎啕大哭!那个村里的大叔给了他30元钱说你快跑吧——同样,我们也是老少爷们儿啊!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不就是输了几个钱嘛!至少老家有什么事情我还能替你处理一下啊!

 

        无心评论伙计的对错,人生路上很多事情都是“错凑”的!就像好事情会天时地利人和一样,坏事情有时候也是缺一不可啊!那些年伙计很发达,文质彬彬的开着740请我们去川菜馆吃饭,或许我处于他的位置还不如人家,这是命!或者说是人生必经的!

 

       “好男儿都是战死在沙场的”,某种意义上说,伙计比那些一辈子一眼望到头的人强多了!至少人家争取过,虽然争取的手段有点不是很合适,“富贵险中求”啊!合理合法的方圆内哪有那么多顺风顺水的利润啊?!百家乐每当“推一手”赢了的时候,发牌的小姑娘就会甜甜的来一句:“老板真精神!”,随即就会有用伙计们说是“搂豆叶”一样的老人头兑现出来——我是从来不敢这样“精神”一次的!老家那个地方从沟里一只病死鸡的加工开始,“胆大”成就了很多千万富翁,唉,老少爷们儿!胆大也要看看方向啊!

 

        “时间会冲淡一切”吧?或许很多年以后,那些人就不再追究伙计的债务了;或许这期间伙计又暴富了,开着直升机回夏店光宗耀祖;或许伙计隐姓埋名,在他乡重新开始衣食无忧,其乐融融的小康生活……

 

         凡事都应该往好处想吧?其实伙计的事情,在整个大夏店不过是节日餐桌上一个不经意间的笑谈,也会有人替你惋惜,也会有人牵挂你的温饱——哪怕只是一瞬间,只是不经意间的一丝牵挂,都是发自肺腑的,因为咱们都是一块土上的人啊……

 

         伙计,你在他乡还好吗?老家又割麦子了,今年又丰收了,这样的消息会不会让异乡的你露出一丝笑容呢?

 

 

 

我是张元,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