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渐行渐远的手艺,默默活在老杭州们的童年里

生活志 2019-06-24 04:57:42




手的力量

除了抬起重物,互相牵引,抵御伤害

还能用最绵密的温暖为生活带来小确幸

手艺常常能经由器物通往人的七经八脉




曾经在某些年代辉煌一时、现在看起来又充满乡土气息的草根手艺,伴随杭州人的生活一路走来,见证了时代的变迁之后,正在逐步地淡出我们的视线,那些渐行渐远的往日岁月,只留下这一张张的照片,成为记忆当中最深处的怀念…


这些在杭州渐渐消失的老手工艺,看看您知道几个?



▲ 补碗匠 

民国时期到解放初期,寻常小户人家,即使是一个碗破了也是舍不得丢的。大街小巷里有补碗的来回吆喝。杭州补碗的主要是绍兴人,也有些江西人。补碗的价格以钉计算,钉越多,价格越贵。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这话最初就是从补碗行当传出的。提起补碗匠,杭州老城区一些年纪稍大的人还有一点印象。





▲ 补锅匠

与补碗匠系出一路的,还有补锅匠。杭州人家里多用铁锅,是平民之家里必需的且价值稍昂的物品,在表示穷困至极、不留后路,或者表示要把所有之物全都拿出来时,常用“砸锅卖铁”来表示。
      旧时的杭州街巷里,经常出没着永康强调的“补锅——”吆喝声,毕竟修补的花费远远低于买新锅。补锅的永康人,虽说一年四季都有,但在冬春相对较多。补完还装一盆水,看看漏不漏,现在已经是看不见了。






▲ 天竺筷制匠

  老杭州的大户人家虽然有使用银质、象牙、骨质筷子的,但普通百姓使用的多是竹筷,被冠以“天竺筷”之名,一般由杭州天竺山一带的细竹制成。周边的百姓就将制作天竹筷当成一种手工副业,种竹做筷。不仅是杭州居民厨房必备之物,还是江南一带城乡居民家中最常见的“杭州制造”。
      不过,随着新型材料筷子不断出现、更新,这种竹筷子便出现失去了市场,而拥有此种筷子制作技术的手艺人也逐渐流失,如今拥有天竺筷制作技术的手艺人仅以十位数计。






▲ 弹棉花

声声弦响、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而那时候的弹棉花工匠们也都走街串巷,但是转眼之间,“弹棉花”却已经成为人们的记忆。
       “潘永泰”是杭州仅存的最后一家弹棉花店,很多老杭州都有“潘永泰”情结,甚至有种说法:老杭州人家里,肯定有一床棉被的棉花是在“潘永泰”弹的。       2015年7月,棉花店的第三代掌门人、省级非遗技艺潘文彪老人去世,享年81岁。这门百年绝艺可能就此失传。







▲  箍桶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杭州,还可以看到些挑着一个担子的木匠走街串巷。
       然而,随着陶瓷卫生洁具的出现,使得木质的马桶、脚桶、澡桶等用品统统退出了历史舞台,“箍桶噢”,“箍桶噢”的吆喝声也只能成为人们的回忆,一起进入了杭州的民俗博物馆。







▲  算命先生

 中国古老的行业,在民国初年,杭州城随处可见,那时候的算命先生多为瞎子。
       一个民国时期的故事:当时的浙江教育局长的孩子三岁时候夭折了,局长王夫人悲痛欲绝,恍恍惚惚地过了4年。一日经过张铁口的算命摊,王夫人怀念心起就拿着她夭折孩子的八字,报给了张铁口,张铁口掐手一算,勃然大怒说:“你们家怎么回事,拿人家寻开心吗?这个孩子有命无数,四年前就死了!” 王夫人于是明白了人之寿夭各有天命,从此释然。






▲  磨刀匠

  除了有名的张小泉剪刀,杭州人用的菜刀为长四寸至六寸、宽三寸的长方形,装上一个木柄——磨刀剪实在需要一些体力和巧劲儿。老底子的磨刀人行头似乎都差不多:肩挑一条长凳,一头固定两块磨刀石,一块用于粗磨,一块用于细磨,凳腿上还绑着个水铁罐。凳子的另一头则绑着坐垫,还挂了一个篮子或一只箱子,里面装一些简单的工具,锤子,钢铲,水刷,水布,等等。磨刀人肩扛的这条板凳,在儿童谜语中,比喻得非常形象,叫做:“骑着它不走,走着不能骑”。
        “磨剪刀嘞~戗菜刀~~”。这种故意将尾音拉得很长,还夹带一点韵味的吆喝声,对于很多杭州人来说,仿佛依然在耳边。这一门古老的手艺已经快被城市的高速发展所淹没。






▲ 制秤匠

菜市场和居民的饮食生活息息相关,杭州人一天的生活是从早间的菜场开始的。民国初期,杭州并没有专门的菜市场,买菜、卖菜在露天的集市里进行。应该说,菜市场是在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人口聚集到一定规模下的产物。
       有了菜市,买卖中的秤杆便是个必需物,相应也产生了不少制秤匠人。
     制秤的过程虽然看似比较简单,但却是一件“斤斤计较”的事。传说木杆秤是鲁班运用杠杆原理发明,制作杆秤的工具——锯子、刨子、铁斧、铁锉子、凿子、钻子、墨斗,木匠所需的工具都不能少。


▲  编竹匠

用竹子的薄片编制日常用品和工艺品的手艺人是老杭州人所熟知的,买菜的篮子、睡的席子都是这样编出来的。
        杭州人的厨房里少不了买菜用的网篮。网篮实际上是用毛竹片变成的一个大竹篮,四周用彩色线条穿扎成网;下半部分是竹篮,上半部分是网线,中间一提拎,颇有点“纲举目张”的意思。这种网篮一直沿用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渐渐绝迹。     


▲ 捏面人和吹糖人

也称面塑,是一种制作复杂且艺术性很高的民间工艺品。用面粉、糯米粉为主要原料,制成柔软的各色面团。用手指和小刀、小篦子、竹针塑造出各种小型动物、植物、人物等形象的工艺品。
      这个绝对是童年梦幻版零食,小丫儿看到捏面人的师傅的草幌上插着许多糖人儿,孙悟空、唐僧和尚,还有猪八戒背媳妇……色彩鲜明,做工逼真,立马就走不动路了。师傅生意做得巧,往往还会放一个罗盘,让小孩子抽一个要做的面人类型。
      


在零食还相对匮乏的年代,“大白兔”还没有出现,麦芽糖是很多人的童年必备。路上推单车卖麦芽糖的老伯伯,七八毛钱一根麦芽糖能沾花生,椰丝和各式小料。
      吹糖是汉族民间手工艺品之一,已经有600多年历史,糖稀是麦芽糖溶化所得,每当一只“公鸡”或一个“猪八戒”在老人的手里像变戏法一样呈现时,孩子群里都会传出一阵阵喜悦的笑,回忆里,那个味道有多好吃。

 不过,现在这两个行当的手艺人只能存活于一些主题景点内,成了表演的一部分。


▲ 爆米花师傅

起源可上溯到宋朝,老底子的杭州城里,小盆友端着盆围在炉子边,就等“砰”的那一声,出锅前、老爷爷的一下炉子,一边吆喝着“响类”,我们就捂起耳朵,哈哈哈,童年的回忆。
     小时候,一到过年,卖爆米花的摊位前队伍总是排了一长溜,“嘭”一声,香喷喷、冒着热气的爆米花出炉。      3年前,这只“黑葫芦”——大炮手摇爆米花机,登上了美国探索频道的节目《流言终结者》。不过,操作机器的三个老外主持人可不似我们卖爆米花的老人这般淡定,他们夸张地架起了防弹玻璃、穿上了防弹衣甚至还给自己买了保险。



▲ 刻章匠

      印章在旧时是权力,信物的象征,有着严谨的规矩。当年,使用者捋一捋衣袖,将印章置于红泥之上轻轻按压,复盖于商品或文件上,一个清晰的章印便代表着某个富有效力的证明。

        手工刻制的印章没有电脑刻制出来的印章让人耐看、美观。但是,各位印章制作人的书法功底不同,风格也不一样。因为用手工刻制印章在下刀时,每一刀的力度、深浅不一样。而当今世界谁也无法写出两个相同的字来,谁也无法通过手工刻制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印章。从保密功能上讲,传统手工制作的印章防伪意义更大。
          刻章师傅需要认得很多的字,还要懂得书法,要有一定的文字基础、自字体间的架构,现在已渐渐被电脑刻章所取代。




本文由「 生活志 」特约媒体悦生活(enjoylife99999)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