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肉泡馍,让慈禧太后丢了一座城

烟漂逸族 2020-05-24 09:09:56

据我统计,在我身边老乡、朋友,加起来不下十五个人,曾向我提及在西安丢过东西,什么钱包啊、手机、钥匙、行李包。我对此是深信不疑,要不我在西安差点连自己和女朋友都整丢了。

大学毕业的第二年,带女朋友初次回陕西时,我那叫个激动万分,因为当了多年的“地下党”,终于把组织关系从“地下党”调到了“地上”,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女朋友带回陕西啦。这可是个标志性事件,我把女朋友带回了陕西,代表着谈的恋爱有了结果,完美收官。





可是,自陕西返回烟台后,女朋友动不动说我不是个纯正的陕西人。我想了想,没有必要反驳,再想了想,也就默认了,主要是她说的好像、大概并不完全错。

大学期间,我经常向她显摆陕西小吃。荞面饸饹,荞面独特的味道,妙不可言;凉皮和酸汤水饺那个酸辣的爽劲,摔老坛方便面好几条黄河的长度;肉夹馍肥而不腻、瘦而不柴,也只有秦人才能做出如此的特色上品。

尤其是羊肉泡馍,那个馍,外焦里嫩,泡在羊汤里,碗里漂一层羊油烫的辣椒油,香菜撒在上面,香菜的味道掺杂在羊汤蒸气里,丝丝飘香,作为一个骨灰级的老陕吃货,估计一不小心连盛羊肉泡馍的老碗都能吞下去。

我又对她说,不知道是我小时候头比较小的缘故,还是老陕的老碗太大,吃羊肉泡馍那老碗,比我的头大很多。小时吃羊肉泡馍,到了后半场,几乎那颗老碗是扣在我脑袋上的,只见我坐直身板端着碗,整个头钻进碗里面,接着喝完汤,从碗里出来后,头上顶着几粒香菜沫,鼻子尖、额头上沾着辣椒油,嘴唇一圈全是辣椒油。如果这个时候,回到教室里,钻到小伙伴堆里面,都不用你显摆,只要你一说话,那羊肉泡馍的味道,霸气地袭击着小伙伴们的嗅觉,遇到嗅觉稍微好点的伙伴,你往他旁边一站,他都知道你咥了顿羊肉泡馍,再看看他那个嫉妒劲,就甭提了。

于是,我就这样边流着口水边给她讲着陕西美味,她也是相当的配合,只见她在一旁,边咽着口水边睁大眼睛盯着我,她那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就差把我当成羊肉泡馍了。

我一看,这听众听得这么投入,如果我不再适度地发挥发挥,再不小小地吹个小牛,一来对不起陕西小吃的美味,二来有些愧对她白流的口水。

我说,历史上说当年八国联军攻入紫金城后,慈禧太后是逃到西安的,其实历史真相不是这样的。这事得从羊肉泡馍说起,老陕那正宗的羊肉泡馍,只有在陕西那地方,用陕西羊肉、陕西烧饼,做出来才是地地道道正宗的羊肉泡馍。在吃这件事上,必须心诚,要吃到正宗的,就必须去三秦大地才能品味到上乘正宗的羊肉泡馍。老佛爷,那是谁,为了过个生日,都能把大清国的军费用到修建颐和园上面,别说去陕西吃顿羊肉泡馍,这不是太小儿科了吗?于是御驾亲征从北平出发,各种仪仗队,前呼后拥,老佛爷轰轰烈烈地到陕西咥羊肉泡馍来啦,结果八果联军瞅准了这个机会,一下子袭击了紫禁城,就这样,慈禧太后把紫禁城给丢了。

说到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女朋友打断了我,非说我说的不对,历史书上可不是这么记载的。

我回答她,写出来的历史绝大部分是糊弄人的,尤其是那些重大事件更是糊弄人,有些是不方便说,有些是不能说,有些是说也说不明白还不如不说,但是可以从历史书上记载的内容当中,比如不经意的细节,加上合理的推测,就可以推测出历史的真相。再说了,历史书那是不可能写老佛爷为了咥一顿羊肉泡馍,而被别人袭击了皇城,那得多失国体呀。

女朋友还是坚定地认为不可能,慈禧为了咥羊肉泡馍丢了紫禁城,很荒谬。我一看,这吹牛皮快吹爆了,原本我是想让她知道知道,羊肉泡馍的魅力所在,结果她快把这些事整成历史考古了。

这聊天快聊成两岔了,再这么聊下去两人非吵架不可,于是我赶紧对她说,羊肉泡馍只是陕西美食的其中之一,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有机会回陕西的话,我俩一块去西安回民街,那里可是飘香四海,享誉神州大地的美食城。说白了,整个西安就是一个烹饪的大锅,里面什么好吃的,应有尽有。女朋友又开始心花怒放起来,不再追究考古的事。

不过话说回来,截止到今天,作为一名老陕,我仍然不知道回民街在西安什么地方,不免有点小惭愧。

陕西的小吃本来名声远扬,而西安又是小吃聚焦的宝地,女朋友又是个十足的吃货,很虔诚的那种吃货,现在回头想想,这样的女朋友不想“骗”到手都难,所以感谢三秦大地的美食,和女朋友那颗好奇的胃,要不然我真得打光棍了。





回陕西的前几天,我可是异常兴奋,对一个嗜睡如命的我来说,那几天睡不觉竟然是个问题,我乐不知疲倦地向女朋友吆喝着,一定让她好好见识见识,什么叫大唐故地的雄风依旧,什么叫秦砖汉瓦的古香神韵。

最初我们从烟台直接到了渭南火车站,回到老家县城,见过了我父母。之后的几天里,女朋友对我说,她对西安已是神往已久,迫不急待地要去西安看看,于是几天后我与她,提前一天来到西安,准备在西安美美地玩上一天,然后返回烟台。

结果因为堵车,从县城到西安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出了长途汽车后,我们迷路了,确切地说是我迷路了。而那时高德地图、百度地图之类的导航软件还未普及。

从我小时候到带女朋友回陕西这个期间里,我去西安的次数,不超过五个指头。即便这样,在西安一般我不会迷失方向,但是却会迷路。

我是个有方向感的人,看着太阳我就能认清方向,再简单不过的事。而西安很是给足了我这个“游子”的面子。我们到西安那天,刚好是阴天,听说前一周都是万里无云,我们一到西安就阴天。西安城的街道方向很正,基本上是田字格,正南正北正东正西,但是没有了太阳这颗准星,我的方向感,彻彻底底地歇菜了

路,我是绝对不会向其他人问的,作为一个陕西人,在西安找不到路,这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事,那就任性一回,跟着感觉走吧,正好我也好仔细观赏一下西安古城。

于是我看看站牌,拉着行李箱,牵着女朋友的手,在公交车之间上蹿下跳,来回穿梭,忙得不可开交,梦游在古城西安街道之间,那可真是梦游啊。我们就这样跌跌撞撞走在大街上,突然,远处一座古塔——大雁塔。

“哇!大雁塔,看见没?这就是大雁塔,当年唐玄藏就是从这里出发的,把从印度取回来的经书放在大雁塔里。我7岁左右来过一回这里,也算故地重游吧,怎么会走丢呢?放心吧。你看看,大雁塔是不是向西边有点倾斜?这是2008年5月12日四川地震造成的。”我像导游一样给她讲解着,一旁的路人听见我说的话,很吃惊的样子,然后“顿悟”一般地回应道:“哇,这是地震造成的,真不敢相信。”在陕西,我都是用陕西话给女朋友说话,只有在陕西说着陕西话,才有回到家的感觉,才有主人的感觉,顿时我感觉特有优越感。

“西安火车站在哪里?”女朋友问我,“先把行李放下吧,这样拎来拎去的,太麻烦了,怪沉的。”

“不远,不远,离大雁塔不远,我主要是先带你来看看西安的标志——大雁塔,等会还有小雁塔呢,我们再找找。西安大着呢,今天我们来西安逛,连走马观花都算不上。”我极力掩饰自己因为阴天,丧失辨别方向的能力。

可能真就是前些天,因为要回陕西,兴奋地我睡眠不足,导致脑子缺根弦,非得自己跟自己较劲,心想:要让我在西安问路,这岂不是天大笑话嘛,再说了,那么大的西安火车站,我还能找不到?

女朋友一再要求先把行李放到酒店里,然后再出来玩。我说已经在网上查好了,从大雁塔上了公交车,然后到了火车站,旁边就是我们定的酒店,找到火车站,就找到酒店了,这么大的火车站,还跑了不成?

谁知我们坐的这一辆公交车,一路背道而驰向南驶去,直奔着长安县,多亏在公交车上一位陕西老乡,他问我俩,这大包小包拎着,又拖行李箱,娃呀,你俩这是要去哪里?

我们说,去火车站啊。老乡说,你们可能走错了方向,现在去的西安站是由长安县火车站新改建成的,叫西安南站,很少有人在这里上车的,老远了。

听完后,我们谢过老乡,赶紧下了车,在南郊一条不知名字的路边,挡了辆出租车,又返回大雁塔,辗转才到了西安火车站,最终找到先前订好的酒店。发现原来酒店离我们最初下车的汽车站并不远,两站路的距离都不到,当时真想把我脑袋夹成缝,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这一下,糗大了。女朋友说我,根本不是陕西人,在西安连个地方都找不到,差点还把人整丢了。

我心想,那里是把人整丢了,而是丢人把人丢大了,一时郁闷和委屈,谁叫咱小时候只顾着上学,不好好熟悉陕西地形地貌,不熟悉罢了,在西安多问问路就是,非得在一边装大尾巴狼。





后来,回民街也没去的成。从酒店出来后,天黑了,我们就近在钟楼旁边散散步,看看夜景。恰逢秋雨洗漱着西安古城,金黄色的天空,钟楼金光闪闪,古城墙金壁辉煌,连被雨水冲洗过的街道亦是金黄色,这才是印象中的大唐。

女朋友一时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禁不住地说,西安古城接地气,历史文化沉淀出来的底蕴是如此深厚,没有一丝浮华和做作。

古城里的每个角落都渗透着历史的气息,如同一名静穆的老者,他沧桑的神情弥漫在你的周围,诉说着多少血雨腥风,还有历史那不可阻挡的滚滚车轮。点点夜灯,在护城河中映起的斑斑光点,随秋风掀起的微波翩翩起舞;河边的树影婆娑,在秋风中窃窃私语,树枝在雨滴装扮下闪着晶莹,随风带叶舞动着身姿。而那环绕着城墙的护城河,映照苍穹那一柄北斗七星,一如既往地看它星移斗转;雨滴在河面上弹起的涟漪,妙曼的音符随微澜缓缓舒展,轻奏着时光的悠悠。

一时间,她沉浸在欣赏西安古城的夜色之中,完全忘记了我先前在西安城迷路的尴尬糗事。

有时我经常想起第一次回陕西的糗事,不禁偷笑:在西安,慈禧在太后丢了紫禁城;而我在西安,差点丢了我和女朋友。





后记:

来烟多年,仍然改不了的,还是老陕那种酸、麻、辣的重口味。

还好,自“习连会”那一番“讲陕西话,吃羊肉泡馍”,陕西小吃全国各地开花,红遍大江南北,烟台港城的陕西小吃也是迎风跟上,估计在烟台的陕西老乡,在吃饭这方面可是爽翻了天。

喜欢莱山区宝龙广场东北角二楼“陕妹子”的羊肉泡馍,一个可以将脑袋钻进去的大老碗,满足了我儿时的回忆;

喜欢烟台大学北门对面的“西安小吃”,那一碗酸汤水饺,是我爸妈来烟台吃的第一顿饭,身处异乡让他们完全没有半点违和感;

喜欢鲁东大学立交桥北面“陕西人家”的那碗羊肉小炒,尤其是那一听“冰峰”饮料;

还有芝罘区新桥附近的“关中面馆”,那一碗碗荞面饸饹,让我流连忘返;

还有福山区老一辈所说的“盐场”附近,那里有个“陕西面馆”,一碗“拉条子”正典地让我直想流泪。


于是,穿梭在楼林耸立的城市里,而在这个城市某个角落里,来一份老家的味道,咽下一份浓浓乡愁,眼前浮现着一幕幕老家的场景。

此刻的吃饭,成了在精神上片刻的享受,或安逸、或感伤、或悠闲,或者在那一刻发着呆,什么也不用去想。




欢迎关注





(本文是作者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或选用,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