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啃我的锅盔 你吃你的肉

县功一家人 2019-06-07 21:44:59


  我啃我的锅盔 你吃你的肉  


文 | 常红梅

“我啃我的锅盔你吃你的肉”此语并非我的原创,是朋友在电话中告诉我的。

其实想来朋友也绝非是缺“肉”吃的人,机关单位的公务员身份,而且担任某个不算小的职务,“紧要关头”常常求他办事的人可谓“门庭若市”,我取笑说:“您如今可算红的发紫的人了,多少人看您的脸色行事,牛呀!”谁知朋友在那边一本正经,绝无半点调侃儿之意,他说:“你不要羡慕我,其实每一个职业都有他的痛点,只是别人看不到而已,这个世界上辉煌与艰辛同在,荣耀与风险并存,捧一颗太阳放在你手心,光芒是给别人看的,难道你不觉得烫手吗?……”最后朋友不无坦诚地告诫我“永远记住:‘我啃我的锅盔你吃你的肉’,谁也甭羡慕,肉固然入味,但吃多了难免腻食,相反咱的锅盔吃了还有益于健康呢?”……

难怪朋友平时为人做事总是一副低调的样子,原来他竟有如此平和的心态,他如今正处春风得意却依旧想的是灯火阑珊,身处灯红酒绿中的他依然想到的是老家那窗温亲的灯火,那种平静中的温暖,的确令人钦佩!

突然想起《蜗居》中一句很经典的台词:(是宋思明知道自己即将锒铛入狱之时说给老婆和女儿的忏悔语)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带着你们过另一种生活,不要太多的钱,每天去菜场斤斤计较,为发论文、评职称而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也为女儿考不上好学校而心焦。也许,这样,才是一种幸福的生活,而我以前并没有意识到。遗憾的是宋思明明白的太晚,正如他自己所说:“人之所以慷慨,是因为拥有的比付出的多。人的贪念就在于得到的太容易。”生活于凡尘中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虽然没有宋的显赫的权利与地位,我们的每一次“得到”也没有他的“容易”,但我们一样的在被欲望裹挟着,拼命着,挣扎着,看见别人“吃肉”就不甘自己“啃锅盔”的日子,总想要着“那一种幸福”,总不甘心眼前的日子,甚至不惜为此“铤而走险”,到头来才发现其实“啃锅盔”的日子最幸福!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说劝大家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而这也并非是朋友真心所要劝诫的。我只是想说人到中年应该明白:平淡是一种幸福!我们的每一份获得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欲望是一个坑,他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把我们卷入暗无天日的“无底洞”,而终得不偿失,丢弃了许多自己所本不该丢弃的幸福……

诗人徐志摩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咋一看,似有些宿命论,但细想不失为一种洒脱的人生状态:没有贪念,没有奢求,任何时候都保持自己的做人的风骨,不媚俗,不屈卑,顺其自然,实实在在做人,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啃馍”又如何?

“我啃我的锅盔你吃你的肉”是一种健康的、平和的、乐观的人生状态。


【作者简介】

常红梅,女,上世纪70年代生,本科学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协理事。200余篇作品散见于香港《新文学》《散文》《陕西文学界》《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延安文化》《散文新家》《火种》《翰林文学》《秦岭文学》《西安日报》《华商报》《宝鸡日报》等杂志报刊,获奖30余次。出版散文集《陌上花开》。


更多《扶贫散记》请点击以下链接:

《拴狗挪窝》

《七夕来信》

《戏里戏外》

《撕扯》

《鸡苗风波》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站起来的毛毛虫》

《为了母亲的微笑》

《赵姨》

《碎狗》

《村长家的狗》

长按二维码成为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