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看的图书故事

黑天鹅图书 2019-03-31 03:24:56

“书籍在成为书籍之前,需要经过写作者的书写、编辑的加工与检验、设计师的设计与排版、印厂工人的印刷与装订。成为书籍之后,它要经过出版社的推广和发行、物流公司的运输、书店业者的拆解与上架,经过无数人无数次的沟通协作,最后到达你的手上。”——做書刘松,今天分享一篇关于自媒体做書的故事。

今年3月,我去参加糖蒜广播一期关于编辑的节目录制,很紧张,话很少。那一期的主题“图书编辑到底是做什么的”,播出的时候叫“图书背后的卑微黑手”,在主持人说要结束时,我说我还有一段话想念给大家听。这段话出自读库六哥一篇谈论编辑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很广:


在海量信息充斥的当下,编辑对选题的筛选和推荐,才是对作者、读者的更大价值。由若干编辑组成的编辑部、出版社,经过自己皓首穷经又热情敏感、耐心细致又充满灵气的工作,完成口碑的积累,品牌的建设,使作者乐于把自己心血结晶的作品放心地托付给他,使读者对这家出版社的平台产生不由分说的信任和超越功利的忠诚。果能如此,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编辑会存在下去,比任何介质、任何形态的书更久远。


为什么要读它?我想,对读者来说,是一种普及:编辑是做什么的?对编辑来说,是一个提醒:我们到底是是做什么的?


做做書,受六哥影响很大。六哥做产品、做讲座、做训练营,每一件都称得上朴素、接地气儿。我是照猫画虎,学是学不来,但好在我能坚持把它做下去,一点一点地去修正、完善。又不是只有一次机会,错了就再来呗。


一则宣言


讲一个小故事。这个故事可以说是做書定下了基调,对我个人,对做書都有很特别的意义。




两年前的 4 月 15 日,我收到豆瓣的系统邮件,告诉我“做書”的小站已经申请成功了。“希望你能在这里遇到更多同好和知音”,豆瓣说。


小站分享的第一篇文章,并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则宣言:


牛津大学出版社(中国)有限公司之工作重点为制作高质量之教育类、参考类、学术类与普及类出版物,满足市场需要,从而推动教育。为此,出版社竭力提供优质服务,务求令客户满意。


牛津大学出版社(中国)有限公司为达致此等目标,务必以合乎职业道德、社会公义之手法,稳健经营,获取经济回报,并履行其对各方伙伴之责任。


那一阵常看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林道群先生的微博。林先生常在微博上谈一些书人书事,有一天我好奇,搜索了一下出版社的网站,看到了这个介绍。


作为中国的出版从业者,最刺激我的是他们将“推动教育”视为自己的使命;在经营上,又“务必以合乎职业道德、社会公义之手法”。再对照下我们当下出版业的浮躁,我所了解的一些出版机构的出版标准和做法,我感到羞愧。


我们的出版业并不缺乏使命和情怀。百年老店商务印书馆的“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三联书店的“生活·读书·新知”、理想国的“发现另一种可能”、新民说的“寻求现代中国的维新固本之道”、世纪文景的的“社科新知 文艺新潮”;民间出版力量如汉唐、立品、后浪、湛庐等,也有自己清晰笃定的出版使命。


抛开体制不谈,我们的出版业,在经营方略上,在出版的技艺上,甚至在新技术的探索上,都不逊色于其他国家。那我们缺少的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想这就是做書,也是我自己的功课吧。


我一直都认为出版应是引领潮流的,而不是追逐潮流。在“做書”诞生的第二天看到这则出版宣言,或许是一种启示。


做世界上最好的图书故事平台


写出这句话,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做書成立的初衷是收集分享真实可用的出版经验,以利自己、利同业。这些内容涵盖出版的全部过程:从作者创作、选题策划、文稿编辑、装帧设计到最终的图书售卖;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关于阅读介质、出版趋势的探讨。如此专业的内容,未曾想,两年下来,竟积累了近二十万的用户。


我们做过几次用户调查,最近一次是在 3 月,在微信平台到达 10 万粉丝的时候,有 1063 位用户填写了问卷。数据显示,在用户方面,不少作家、学者、出版人、媒体人都在订阅做書,有相当一部分用户是因为他们的分享或推荐而关注。在内容方面,关于书店衰落的文章、有大量封面图片的文章、各种书单榜单最受读者欢迎。


但最迷人的,是那些在人与书、人与人之间发生的故事。身为审稿编辑的我,体会是最深的。


分享几个故事吧。


2014年11月11日,在慕尼黑机场,我收到社里的消息:《恽敬集》获得第17届华东地区古籍优秀图书奖一等奖。自2007年进入上海古籍出版社担任编辑以来,我担任过不少好书的责编,也获得过几次全国性奖项,但这次获奖,却可以说是最让我欣慰的一次,不为别的,只因为在它身上投入了太多心血。

回看当时的审稿记录,初写于2012年7月,补录于2013年3月,整整五页纸(和本文刚好一样长),结尾写道:“虽然增加第三作者重新整理,确实增添了许多辛苦;但本稿经此处理,实为汇校汇评本,更具学术价值,庶几可更匹配《中国古典文学丛书》的品牌声望,也更不负所获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资助。”

——郭时羽:《恽敬集》的出版故事


桑桑,这个聪慧的少年形象,在《里娅传奇》这本书里成了我对过去那些时期心灵的需求,那些消失了古巴国神奇传说,出现在这个故事里,同样是出于那时的梦想,想有一个里娅出现,得到她的拯救。想一想吧,桑桑向葛太太伸出了同情的手,他的行为感动了古巴国巫师里娅,她像天使一样,不惜牺牲自己让葛太太与儿相见,安抚了她伤痛累累的心,当然也安抚了少年桑桑的心。

女儿是我的第一个听众,当我讲到葛太太在花园里晾死去的儿子毛毛从婴儿到大的衣服时,她哭了,说她好可怜。

——虹影:为什么写《里娅传奇》


陈师傅虽然是个厨师,却喜欢玩些水墨、画画扇面、练毛笔字、刻印章,闲了就养只蛐蛐,每天挑一小片生菜叶给它吃,冬天穿个大棉袄,总之过得恬淡,像个身居闹市的隐士,不像现代人。他话又不多,没顾客时常拿起一张废旧的小票纸给他的大幅山水画起个草稿。

他给我们做过最好吃的意面,最讲究的鸡蛋炒饼,Q弹到极致的水煮鱼,最地道的老北京炸酱面。他也曾在星级酒店工作过几年,拿着厨师惯常的高薪,却觉得那里乌烟瘴气,因此来到一个餐品极其边缘化的小书店,给一群文艺青年做饭吃,薪水不及从前一半,骑着自己的小摩托去买菜、进货,一个人像一支队伍,连洗碗也包圆了。

——丫丫:我在单向街书店的日子


在这世上的万千种情谊里,大概只有人与书之间、编辑与作家之间的情谊,可以比爱情还要永恒和坚固。


很多情况下,我是这些故事的第一个读者。这些发生在编辑和作者之间、作者与作品之间、作者与读者之间、读者与作品之间的故事,主角们大都平凡无奇,这些故事甚至都还在发生着——做完这一本,紧接着下一本。因为许多原因,很多时候都伴随着痛苦、折磨、无奈和妥协,并不都是愉快的。但是我相信,一定有人前仆后继,或许并不像车洪才老先生用36年编《普什图语汉语词典》那样的传奇和伟大,但一定有人,你或者我——会想要用尽全力做好一本书,让知识得以传播,文明得以传承。


书籍在成为书籍之前,需要经过写作者的书写、编辑的加工与检验、设计师的设计与排版、印厂工人的印刷与装订。成为书籍之后,它要经过出版社的推广和发行、物流公司的运输、书店业者的拆解与上架,经过无数人无数次的沟通协作,最后到达你的手上。这些关于它的故事,又在因特网世界里,通过自媒体平台做書呈现给几十万读者。还有什么比身为为这个平台的主理人更幸福的事情呢?



长按关注做書


其实我不知道,这个“图书故事平台”的概念对读者来说有多大的意义?也许你马上就忘了,也许过几天才会忘。但我很确定它对我的意义:这是我的事业。把它做得足够好,努力让它值得信任和托付,不辜负每一个人的每一次打开」,是我唯一要做的事。



黑天鹅图书,为人生提供领跑世界的力量!

唯有好书与成长!


▲长按识别二维码后即可关注

微信ID:htebook 微博@黑天鹅图书

回复 目录 两字,获取更多黑天鹅图书热门文章、精彩书单
更多大家都爱看的热门文章戳这里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100篇读者都爱看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