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那些上门服务的人,你还记得多少

诸暨潮生活 2019-06-11 13:40:38
曾几何时,学会一门手艺就是一辈子吃饭的。几千年来,祖先给我们留下无数让人惊叹的手艺。而随着时代发展,许多老手艺已经渐渐消失了,只留在记忆里。曾经农村里挨家挨户上门服务的伙计,其貌不扬,却身怀绝技,爆米花,磨剪刀,戗菜刀、箍桶……等等这些行当在短短几十年中迅速消失,如今已难觅其踪迹,只留下让人惆怅的背影……岁月变迁,风流云散,时光里的记忆符号,你还怀念哪些?


爆米花

“弹米胖咯”


记忆中,爆米花是道流淌的风景线。一个简易的小火炉、手摇吹风、旧式葫芦形的铸铁炒锅中间粗两头小,一头还连着一块压力表、自制的长筒麻袋......那个年代,爆米花很受欢迎,每当师傅来家门口爆米花,一大群小孩都会前呼后拥地跟着。“嘭”的一巨响声,随之飘来的是淡淡的麦香味儿、米香味儿和蚕豆香,于是不由得加紧脚步,也去凑个热闹。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传统的爆米花,已经被高压锅炒的新型米花所代替,传统爆米花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磨剪子(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


“磨剪子嘞戗菜刀”这样的吆喝声您有多久没有听到了?20世纪90年代,磨剪子镪菜刀这行当很不起眼,却是五行八作里最贴近百姓日常生活的工作之一。在老百姓稀松平常的日子里,几乎家家都有几把锋利的菜刀和剪刀,一把刀剪使用久了,便会钝,这时就需要拿来磨一磨修一修,磨刀匠这行当便应需而生。随着时间的流逝,在高楼大厦热闹喧哗的城市里,磨刀匠的吆喝声渐渐远去,人们已很难看到磨刀匠的身影。


剃头

“冲顶,平顶,水冲”


早年间的剃头匠要有16般技艺,有梳、编、剃、刮、捏、拿、捶、按、掏、剪、剃、染等,接活儿还有梳补;工具也要齐全,手推子、刮脸刀、备刀布、小抄子、拢子、剪子、刷子、耳挖勺、火剪(烫发用的)一个都不能少;当然“剃头挑子一头热”还要有火炉和脸盆。随着社会的发展,剃头匠逐渐被理发师代替。如今,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上,很难看见街头剃头匠了。那些老式的座椅,那些老式剃头手艺,就像一张陈旧的照片,留下了很多人们对那个年代的记忆。


换豆腐

“豆腐换不换,豆腐”



早些时候这样的换豆腐摊总会在每个早晨出现,伴随着熟悉的叫卖声“豆腐换不换,豆腐”,可以用家里的黄豆换,也可以用钱买,那时候的都是盐卤豆腐,很好吃,也很安全。


换糖佬

“换糖换铌铣”


拿着一个“拨浪鼓”,满大街的喊着“换糖换铌铣”,走到哪里后面都会跟着一群孩子,那时候的我曾经以为他的两个箩筐里什么都有,记忆深刻的是那“鸡屎糖”


糖葫芦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带着特殊的腔调,穿梭在大街小巷,每个人的童年都有关于斌糖葫芦的记忆,小潮菌最喜欢吃的是苹果糖葫芦,糖葫芦依旧是糖葫芦,只是把山楂换成了苹果,但是童年的味道总是那么让人记忆犹新。


篾匠

“补箩修篾席”


一把简单不过的篾刀却功夫了得,砍,锯,切,刨,拉,撬,编,织,削,磨,可都是技术活,篾匠用他们粗糙的双手,打造了光滑细腻的凉席。


收废品

“废铜烂铁纸板箱”


小时候非常害怕收废品的人,不乖的时候自妈妈总会吓唬着说,不听话就把你卖给收废品的。“废铜烂铁纸板箱”这句话在童年也是有许许多多回忆的。


收鸭毛的

“鹅毛鸭毛鳖壳”


“鹅毛~鸭毛~鳖壳!”在那个杀白鸡鸭还不流行的年代,无论乡下还是城里,总能听见“鹅毛佬”悠扬的声音。


卖鼠药

“蟑螂药夜佬药跳蚤药”


“夜老药、蟑螂药、药白蚁、延延螺、洋红洋绿、生儿子药、干菜茶叶放鸭蛋”,而一路伴着的是这句俚语。曾经也会跟着说上几句。


12万诸暨人的潮生活

合作微信

mumu880228 | 939551654

咨询电话 | 15968560438

合作Q Q | 252295684
投稿爆料 | 939551654@qq.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诸暨潮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