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连载 老师,你的爱是我一生难舍的情(四)

LES 2019-03-13 14:33:00

  从那以后,我和小丫头再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故事。
  每天日复一日的过着,想她想她。就是疯狂的想她。
  其间看过那晚叫我小弟弟的男人,他们相依相偎。而我,肝肠寸断。
  
  转眼间到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
  “文迪,今晚到我家吃饭!” 洋兴致勃勃地邀请。
  “行,那咱们放学去买些水果吧,见岳父岳母两位老人家,总得意思意思吧。” 说完很暧昧的冲洋眨了眨眼睛。
  “一边去,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没正经的东西。” 虽然是嘴上这么说,可还是笑的和花一样。
  “嘿嘿,不闹了,还是买些去吧。显得我这人有礼貌。”
  “你现在,好些了吗?”
  “我,什么时候不好了?好怪噢你。” 还是没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你期末考得怎么样?英语有没有及格啊。” 洋又问了一个很无聊的问
  “当然及格啦,考得嘛,还可以。中上等。”
  “你啊,心思都不花在学习上。”
  
  “安文迪同学,我可以坐这吃吗?” 一个相当猥琐的男人。他丫的,看着我说,结果一屁股坐洋旁边了。
  “当然可以阿,你坐吧。洋咱们吃完了就走吧,我想吐。” 做出呕吐状
  “哈哈,好,走吧。”
  
  “哈哈哈,他可真虚伪阿,明明是想追你,结果还问我可不可以坐。不行洋,我得回去。” 说完就要掉头回去
  “怎么了?有东西落那了?”
  “不是,我想回去揍他。把我当什么啦。”
  “哈哈,你回来,老实会儿。走,出去走走。”
  “哼,别再让我看见他。”
  
  “谁又惹我们安文迪同学生气啦?” 熟悉的声音。他丫的,又突然钻出来。
  “李老师,没事没事,她是没事找事。现在才吃饭?那我们先走了。” 拉起我就走。 唉唉唉,我还没说话呢。
  “有急事?安文迪,你这次英语考试没及格啊,出乎老师的意料。看来有时间要找你好好谈谈了。”
  “老师,原来她没及格阿。” 瞪我。
  “哈哈,你们先走吧。” 小丫头好像看出了些什么,没有再多说。


  “安文迪,你给我站住。好啊你,现在知道骗我了。你说,你英语到底及没及格。停,问了也是白问,老师是不会说谎的。你说吧,这事怎么办?”
  “这个嘛,你说吧,怎么办都行。”
  “明天我们上鼓楼玩,一切费用你来出。”
  “为什么去那啊,不去。换别的地方。”
  “不行我就要去,你同不同意?我要找阿姨好好唠唠了。”
  “你,别找我妈,我去还不行。真服你了。” 你能明白我的心吗?洋,那里有一段记忆,是我不想去触碰的。
  “好,晚上来我家,别忘和阿姨说一声。”
  “嗯,放学见。”
  
  
  放学后
  
  “文迪,你还真要买?”
  “那当然,叔叔阿姨对我这么好,好长时间没去了。还是买些吧。他们喜欢吃什么?”
  “文迪,走吧,我们到别的地方买。” 洋突然变得好着急,拉着我就要走。
  “怎么了,就在这买吧,都挺新鲜的。”
  “同学?你还记得我吗?那天在你们老师宿舍楼下。” 嗡,我想逃离这里。
  “宿舍楼下?” 洋的表情没比我好多少
  “认,认识。嘿嘿。” 没敢看向他身边的那个人,心,疼。
  “你们来买水果?放假了要认真学习,等哪天老师找你,我们谈谈。”
  我已经无法思考,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残忍。
  “老师,我们先走了,家里再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
  “好,你们去吧。安文迪?你看起来不太好,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文迪,我们走吧。老师再见。” 任由洋把我拽走,我的思维哪去了?
  
  一路上,我们没说一句话。


  洋的家
  
  “孩子,吃啊。多吃点。阿姨做得菜不好吃吗?” 洋的妈妈非常热情地给我加菜
  “没有,好吃。” 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孩子,她也叫过我。我在她眼里是个孩子,孩子,孩子。 老师,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爱上了你。你可不可以看看我这个孩子,可不可以看看我。
  “孩子,你怎么了?头要进碗里了,来来,多吃点菜。别光吃饭。”
   我的泪水已经流下,小丫头,我好想你。
  “妈,我渴了,想喝水。你去给我们到一杯。”
  “好,孩子多吃点。” 走时还不忘关心我。
  
  “文迪,你怎么了?快进我的房间。整理好在出来。” 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背
  “嗯,好。洋,对不起。我肚子有点疼。上一下卫生间。” 声音已经变得沙哑。
  打开水龙头,轻轻的唤出她的名字。“小丫头,小丫头。”
  
  “文迪呢?”
  “妈,她在卫生间,有点不舒服。”
  “这孩子今天有点怪,以前不是挺活泼的吗?”
  “她这次考试没考好,…… ……, …… ……”
  她们之后的谈话,被水流声压下去了。还有我的哭声。
  
  “阿姨不好意思,吃得不多,今天肚子坏了。”
  洋的妈妈很善解人意的笑了笑。 “文迪,没有过不去的,想开点”
  “嗯,谢谢阿姨。” 我也不去辩解什么了,好累。
  
  “阿姨,洋,再见。”
  “文迪,别忘了我们明天还要出去,我去找你。今晚好好睡觉。”
  “嗯,知道了。”
  
  夜晚,小丫头,我们身处在一个城市。可是,你离我好远好远。


  “文迪,文迪。起来,洋来了。” 妈在叫我
  “噢。知道了,我这就起来。马上,洋你等会。”
  昨天一夜没睡,现在脑袋疼得厉害。
  新的一天
  
  “洋,我们能不能去别的地方?我不想来这。”
  “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地方吗?现在怎么就不想来了。来嘛,我想到这玩。
  
  
  “我不想来。”
  “文迪,你应该忘了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们不可能有结果。 你不用问我说的是谁,你心里很明白。现在的你很痛苦,我都知道。呵呵,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了。你认为现实吗?”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鼓楼,这个对我有特殊意义的地方。
  
  “洋,走吧。我请你吃饭。” 微笑着说。
  顺其自然吧,不再奢求什么。默默地看着她。
  现在的一切,不是我所能承受的。逃避,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从那以后,我和她就真的没有任何交集.有时想想,她就是我是梦吧。
  我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安文迪。上课认真听课,下课和洋她们嘻嘻哈哈。只有她的课,我很少抬头。
  
  每一个早晨我走过小路旁就想起你
  每一个夜晚总想遇见你
  这条路上往事历历使我怀念追忆
  不管是天晴还是下着雨
  我在默默找寻
  望着那走过的背影
  没有人象你
  小路有尽头相思无绝期
  我依然在寻觅
  
  
  寻找,寻找。 默默的注视,默默的爱着,默默地感受,默默地寻找她的身影。
  
  高一是我高中生活最苦涩的一段时期。我的眼里只有她,可是她看不到我。


  小丫头宿舍楼下
  
  老师,明天就是高二的第一天,我想你。
  
  “你放开我,你放开。” 熟悉的声音。
  “我,我就是不放。我不能放。” 一个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喝醉酒了。 顺着声音找过去。 又是他们俩。
  “安文迪?你怎么在这?”
  “刚刚和朋友在这附近吃饭,吃多了,走走。老师再见。” 小丫头,我不能爱你,既然做不成恋人,那我们,就做陌生人吧。
  “你干什么?你放开,放开。我不是都和你说清楚了,你弄疼我了。
  ”
  你弄疼我了,这句话瞬间蔓延到了我整个身体里。
  义无反顾的冲上去。“你放开,你弄疼她了。”
  哈哈哈,他们俩谁都没想到我会突然冲上来。那男人的手被我甩开,小丫头也不乱喊乱叫。都呆呆得看着我。
  “你看什么看,你把老师弄疼了。自己的女朋友都不知道疼爱。”
  “操,用他妈你管。你都说那是我女朋友了,我喜欢怎样就怎样。你快点回家。滚。” 说话的同时酒气熏天。
  他的这番话彻底激怒了我。小丫头,这就是你爱的男人吗?
  “她是我的老师,你又算个屁,没听到她叫你放开。”
  “你滚开” 说着非常用力的推了我一下。
  他这一推到给我推得不知道怎么办了,此时我处于极度的气愤中。可是那个男人,是她心爱的人。我现在做的又算什么。 不禁的望向她。 迎来的是她关心的眼神。
  
  只有这样就足够了,小丫头,在我和他同时站在你面前时,能得到你的一点点关心,对于我,就是死也没有遗憾。
  “你他妈的推我,你是不是男人。你快点走吧,你这样的人渣,不配我和你动手。是你该滚才是。” 说实在的,当时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一个男人,喝醉酒的男人,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你有没有完,你和一个孩子厉害什么。真不要脸。你走吧,永远不想见到你了。你每天都来找我。你不嫌烦,我都嫌烦。” 她终于说句话了。
  “你不爱我了吗?给我次机会,我会变好的。” 这时他变成了苦苦的哀求。
  “我不爱你,从来没爱过。你可以到处玩,还不知道被我玩了吧。别再来了。” 这是小丫头说出来的吗?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啪,啪。眼睁睁地看见那男人的巴掌落在了小丫头的脸上。而她。正捂着脸。
  “你他妈的,她也是你打的?我他妈要了你的命。” 疯狂中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往他身上砸,也不知道自己都砸到他哪了。
  “滚开。” 咣,我挨了他狠狠的一拳,嘴角有液体流出。
  
  “唉呦,疼死我了。你往哪踢。” 他捂着下体,疼得坐在了地上。
  “你走不走?” 我手里拿着从旁边捡来的石头,正恶狠狠的看着他。
  “你们行,***,没你老子照样能活了。比你好的女人有的是。” 说完,他就走远了。


(我是1981年生的。在北京读大学,之后毕业留在了北京。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小丫头对我的爱。在半年前,辞掉了工作。回到西安。之所以隐瞒真实年龄,大家应该很清楚,怕别人知道是我。可是现在,因为我蠢到用了自己的真实的名字。文迪。所以也被人认出来了。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希望认出我的朋友们,不要作出什么伤害小丫头的事。她是老师,这对她影响很不好。在这几年里,她已经过得很苦了,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什么伤害。
  les都不容易,就看在八年了,我还依然爱她,她也依然爱我的份上。不要作出伤害她的事。 在这里,我给大家鞠躬了。
  我也想过再删贴子,或是换一个名字。可是因为自己语文真的是很不好,怕用了其他的名,写不出当时的感觉。
  这就是原因,今天下午想了好久,还是决定不删贴子。因为我相信,认出我的人,不会做出伤害我们的事。
  谢谢大家的支持。不要再出任何事了,大家就继续看文吧,我真得很用心的在写。)


  “你傻啊,没看出来他喝酒了,还往上冲什么。” 她说的很大声,很严肃,很着急。 我听了很开心。
  “因为他打你了。”
  “你这孩子,还没看出来你这么重情义。 你嘴角流血了,回家被家长看到不好,上来吧,我先帮你处理一下。”
  “不用了老师。没什么不好说的。回家再处理吧。” 我拒绝了她的邀请。
  “快走吧,老师的话都不听了。”
  “那好吧。谢谢老师。”
  
  宿舍里
  
  “今天谢谢你。”
  “我就是看不惯男人打女人,而且你又是我的老师,不能看着不管。”
  “哈哈哈,还挺有正义感。女孩子,别总打来打去的。”
  “老师,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 眼睛直直的看着她,不想漏掉她的任何一个神情
  “这回怎么不先征求我的意见了? 是啊,瞎了眼了。不知道他是这种人。”
  “那老师,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他了?你还有很多人喜欢。”
  “哈哈,真会说。老师都已经这么老了,谁还要啊。小孩子,别问的问题像大人似的。”
  我要你,我要你,你怎么样我都要你。
  “嘿嘿,我是怕老师再受伤。哈哈。”
  “这臭孩子,拿老师开心。明天放学有没有时间?老师请你吃饭。以前好像也答应过你一顿吧。两顿和成一顿。”
  “这就少了一顿了。老师还真是。”
  “真是什么?请你吃好的,你随便挑。 还有,你假期作业是不是都写好了?明天我可是要重点查没写作业的,别到时有你。”
  “当然不会,早写完了。老师是不是不舍得批评我?”
  “别贫了,不早了。回家吧。如果你妈要是说你,就给老师打电话。老师帮你说。” 拍拍我的头
  “嗯,好。老师再见。明天中午我可就不吃饭了。等着晚上老师的。”
  
  
  站在楼下。又一次看着她屋里的灯,可是这次的心情完全不同。
  又开始矛盾了,继续爱着,还是继续做陌生人。


 “文迪,你的嘴是怎么回事?和别人吵仗了?前天看你还不是这样。昨天发生什么了? 你能不能先别笑,笑得那么淫荡。(这词用的。) 文迪,你别笑了。我好冷。”
  “嘿嘿,我没事阿。嘿嘿。洋,你看我帅不帅。哈哈哈,我是不是很帅?”
  “文迪?我现在真想踹死你。自恋狂。你昨天到底怎么了?”
  “我昨天英雄救美,洋,你说,美人是不是爱英雄?哈哈哈”
  “你到底怎么了嘛?受什么刺激了?”
  “没事。今天晚上不和你走了,我有事。哈哈哈。别问我是什么事。问了我也不告诉你。”
  “好,非常好。安文迪。早晚一天你会憋不住主动和我说,到时打死我也不听。 哼。”
  “嘿嘿,没关系。” 自我陶醉中。
  “对了,洋,你是不是喜欢阔那小子。那天咱们出去,你们完全忽视我的存在。整整一天,我一直处于自言自语中,好不容易回应我吧,你们还都是深情款款的互望。我这颗心啊。”
  “行了你,一边去。我们和你说,你倒是理我们啊。 别转移话题,你果真是不告诉我?”
  “嗯,嗯,嗯。” 猛劲摇头
  “安文迪,你现在出息了,连我都瞒。” 恶狠狠的说,同时还掐我的脸。
  嘿嘿,你掐吧。 晚上,哈哈,小丫头。哈哈。
  “疯子,这都能笑出来。今天饶了你,会弄明白的。哼。”
  
  
  下午,小丫头的课
  
  嘿嘿,真美。
  “你假期作业是不是都写好了?明天我可是要重点查没写作业的,别到时有你。” 哈哈,这句话。她出于什么心理。哈哈,小丫头,我越来越不懂你了。可是现在的感觉,我们离着好近。(那时的我,真是孩子。那种纯纯的对她的爱恋,因为她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而变得飘忽不定。)
  
  放学零终于打响了,小丫头,英雄来了。哈哈哈


  到时间了,终于等到这天了。小丫头,我,我现在,心要出来了。 再照照,头型有没有什么不妥,衣服还整不整齐。 我够不够帅。
  “呦呦,自恋狂。臭美什么啊,再怎么臭美都是那样。厕所有块大的,上那照照看。” 洋靠在我们班门口
  “不用,这样挺好,照的还挺仔细。” 哈哈,越看越帅
  “给你个杆还往上爬,老兄,祝你好运。”
  “是,我知道了。八婆。” 八婆说得我自己几乎都听不到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确定校园内不会再有人的身影。 我向小丫头办公室进发,路上还不时地注意着旁边。
  
  
  “安文迪,进来坐。等老师一会,这有个非常急得事,我处理完咱们再去。你中午不会真没吃饭吧?”
  “怎么会,老师真好唬。你忙,我没关系,不差这一会了。” 小丫头,我都孤独的等了你一年,还在乎有你在身边的这一会吗?何况,看着你,也是一种幸福。
  时间,你可不可以静止。
  


 “文迪,文迪。你睡着了?好死啊。” 恍惚中感觉有人推我。
  啊,睡着了,我,我,怎么会,该死。他丫的时间,你就不能停一会阿,
  “老师,嘿嘿,没有,就是爬了一会。没睡。”
  “还没睡啊,我推了你足足三分钟。你这孩子睡觉真死。这要是上课睡着了,你还能听着个什么。”
  “啊,那么长时间,嘿嘿,老师推的舒服。我这本来没水,结果。 阿呦,老师,疼。”
  “看你还贫不贫了。 对不起,让你等这么长时间。现在都快七点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免得担心。”
  她说这句话用了十秒钟(本人对时间没概念,就全当她说了十秒),我充分体会了死而复生的感觉。“现在都七点了”,这句话,差点让我死掉。“给家里打个电话吧,免得担心。”,这句话,让我又活了过来。
  
  “嗯,好,我这就打。”
  等一切准备就绪,有过了十多分钟。
  
  小丫头,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开始了。哈哈哈。 虽然那时的她对我可以说是毫无感觉。


  “你想吃什么?” 看我,看我,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勾人的眼神。
  “老师喜欢什么” 哈哈,说得想我请似的
  “今天你来点,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嗯,老师,吃什么都可以吗? 想吃羊肉泡馍。 我知道有一家店特好吃,特正宗。 老师我请你上那吃吧。”
  “你就点这个?什么你请我,是我来请。 今天先去好点的地方吧,等下次再去。”
  哈哈,她说下次。有下次。
  “不要,老师,我肚子里的馋虫已经出来了,它就要吃羊肉泡馍。走嘛,去吃吧。” 我和她,没感到一丝的距离。
  “真拿你没办法,这可是你点的。 你领路。”
  我想去那家店,一是真得很好吃, 二是那家店旁边有条步行街,吃完饭,顺便去走走。哈哈哈,我是天才。
  
  
  “还好,还好有地方。老师你别嫌这脏,东西很好吃。 坐吧,擦干净了。”
  “你和你父母出来是不是也这样照顾他们?真是好孩子。” 这就话说得我脸红。 嘿嘿,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做。
  “嘿嘿,两碗羊肉泡馍。” 赶紧转移话题
  
  
  “老师,我们可不可以换个地方。 我好饿阿”
  “你中午不会真的没吃饭吧? 再等等,快来了。”
  “可是真得很饿。 哈哈,来了。” 不管什么形象,只要饿不死就行,我还要留着小命爱眼前这个女人呢。 咳咳咳,吃得太急了。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
  “老师你也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你慢点。” 淑女,真是淑女,一块一块的吃。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不是浪漫的西餐厅,也不是高档的酒楼,就是那样一件又脏又破的小店。
  幸福,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的。


  “吃得好饱,哈哈,老师,怎么样。好吃吧。”
  “很好吃,今天我也吃多了。我看那边有条步行街,我们去那看看吧。”
  “好的。吃这么多次,还真没注意。” 安文迪,你虚伪,真虚伪。
  “那走吧。”
  
  
  “这还真热闹啊,好长时间没出来了。”
  “等一下,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嘴没疼吗?好像是伤口裂了,出了点血。” 说完那出面巾纸向我的嘴边伸去。
  小丫头,我快要控制不了自己了,你,你不要这样。脑袋充血,全身僵硬,两眼发直,可是有焦点,那就是她。
  “老师,我自己来吧。” 在保持这样暧昧的姿势,我怕不仅是嘴角流血那么简单了,鼻子也可能会跟着凑热闹。
  “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好温柔
  “没有,老师,你真得很好。谁娶到你那是他的福分。” 安文迪,你真的可以去死了,为什么要说这些。 可是,看到我心爱的她,这样温柔的对我,心里莫名的生起一些醋意,很大。 这样美好的她,我为什么就不能去争取,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属于谁?我真想一辈子都拥有她。
  “你怎么总是说些大人之间才会谈论的事。老师在你眼里真的有那么好吗? 呵呵,你也是知道老师事最多的学生了,你说老师那点好了?”
  “老师你在我眼里哪点都好。很优秀。”
  “哈哈,这孩子,嘴真甜。” 这回,她摸了摸我的脸。
  
  小丫头,我爱你。我爱你。 你看得见我吗?你知道我的心吗?我们现在离的是这样的近,可是小丫头,我对你的爱却说不出口。这种距离,遥远的可怕。
  
  “嘿嘿,没有啊,我说的是真的。嘿嘿。”
  “喂?你好。 是你啊,我在外面呢。和一个学生。 呀,忘了。
  不是,今天事太多,那像你们教数学的。 是是是,你们也很忙。 改天吧,我请你们。 嗯,好。 再见。” 我听不到电话里的人的声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不过我很满足,真的很满足。她因为我连朋友聚会都忘了。这样的女人,安文迪,值得你这样深深的爱她,值得你这样默默的爱她,值得你这样苦苦的爱她。能爱上她,安文迪,你已经很幸运了。
  
  “走吧,都站这半天了,前面好像很热闹,去看看。”
  “嗯,好。”
  小丫头,下辈子请你嫁给我。
  
  
  “你在哪?快出来,我今天要是把你丢了,老师可承受不起。”
  “哇,哈哈哈。” 戴了一个面具突然从她后面出来
  “啊,你想吓死我啊。哪买的?哈哈,猪八戒?和你还真像。” 小丫头,你好天真。 小丫头,我好爱你。
  “这个还是老师来戴吧。”
  
  
  “老师老师,我们去吃涮肚好不好。闻着好香啊,走吧。” 这回我主动拉住她的手。
  “还是不要了吧,看着很不干净。” 皱眉,摇头。 迷人
  “不会啊,好香。老师,吃一串,来嘛。”
  阿嚏“啊,对不起,太辣了。老师,嘿嘿,就当是下雨。这个,还是擦擦吧。”
  
  
  “文迪,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叫上文迪了。
  “好看,多少钱?我要两个。 老师这个送给你,挂手机上吧,不许拿下来哦。”
  “让你买东西送我,真不好意思。”
  “哈哈,没事。老师请我吃饭了。” “去那边看看。”
  
  
  之后我和她谁都没再提起之前的话题,那一晚我们玩得很开心。我的心也没有任何顾虑,不管今后怎么样,爱上她,我不曾后悔。痛苦也好,失望也好,快乐也罢,只要是她给我的,我都会认真的收藏。
  
  有谁会想到,人群中的这样两个平凡的人。
  一个深爱着另一个
  而另一个却感受不到她的爱
  不过,能被人同时将她们俩定格在同一个视野中,这对于爱着那个人,也是幸福的,至少在他人眼中,她们不是师生,而是朋友。


  那天是她把我送回的家,她不让我送她。
  “我一个大人,怎么会让孩子送。看见你安全到家我才会放心。” 哎,在她眼里,我,孩子。可是,小丫头。只要我爱你一天,我就会用尽我的生命保护你。 你知不知道,你眼中的这个孩子很勇敢,因为她不会放弃你,直到爱情耗尽的那天。
  但爱是永恒的。
  
  
  学校
  “洋,今天放学有时间吗?我找你想说点事。”
  “怎么?这么快就憋不住了,我现在不想听了。哼。”
  “洋,我这次很认真。我真的很认真。希望你同意。”
  “哎呀,好了好了,我听还不行,今晚咱们去哪说? 在校园里吗?还是在外面?”
  “我们去鼓楼。”
  洋,现在我应该和你说明一切。爱她,我已身不由己。我想得到我最好朋友的认可。洋,请你支持我继续爱她。
  “鼓楼?怎么想要去那?好吧,晚上等你。 还有,你没事去找找然,她说她后悔学文了。哈哈,没想到今年学校这么分文理班。你可赚到了。” 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只是在等我亲口说吧。
  “好,我们一起去,不也没多远嘛,就差了个楼层。”
  “嘿嘿,是啊。没差多少。文迪,晚上我们是先去?还是先吃饭?”
  “先去吧”
  “恩,好吧。”
  “文迪,你真的决定了吗? 嘿嘿,现在问还有什么意思,我们晚上见吧。”
  
  洋,你对我也失望了吗?可是洋,我已经把灵魂交给了她。


  鼓楼
  
  
  又一次站在鼓楼下面,但是此时我已不觉得自己渺小。
  
  “文迪,有什么你就说吧。” 洋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洋,我疯狂的爱上了一个人。我忘不了她。我告诉自己不知多少次,安文迪,你别再爱她了。忘了她吧。可是洋,我爱她。洋,我爱她。我爱她。”
  最后这几句几乎是吼出来的,路人分分向我投来目光(不知道西安的朋友看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如果有,咱们还真是有缘。)
  “文迪,你冷静点,都看咱们呢。那个她是谁?”
  “小丫头。李老师。***(她的名字)”
  “安文迪,你疯了。你们都是女人。走,我们别在这里丢人,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拉着我就要走
  “洋,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们发生了争吵。她说我是先生,她说我是孩子。 ” 洋看见我安静下来,她松开了拉我的手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喜欢上她的。” 洋的这个词语上的转变,让我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我不知道,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嘿嘿,我还真没想过这个。我们在课堂上有过两次冲突,我喜欢看她生气时的表情,我喜欢看她开怀大笑时的面容。 我就是喜欢看她。”
  “你那几次失态是不是也因为她?”
  “是。”
  “安文迪,你混蛋,你是女生。你有大把大把的追求者。哈,我说的嘛,他们给你的信,你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撕了。原来你不喜欢男人。” 洋开始变的可怕
  “洋,求你别这样。我”
  “安文迪,那我是不是和你做朋友也很危险?”
  “洋,你在说什么,求你了,别这么说。我很难,我要死了。” 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安文迪,你起来。” 说着把我拽了起来 “你忘了她,忘了她好吗?你选择一个男人来爱。文迪,我也求你,找个男人来爱。” 洋的声音也变了
  “洋,我爱她。”直视她的眼睛
  ”文迪,你是真的?你别跟我开玩笑。”
  “洋,你试过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一个人吗? 你时时刻刻都在想她,无论她做什么事,无论你多忙,你都会被她吸引。 洋,没有理由,我就是爱她,而且很确定那是爱。 今天我之所以主动告诉你,洋,我把我的爱人,告诉我最好的朋友。我想得到你的支持,支持我继续爱她。” 眼睛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可是泪水就这样顺着眼角流出来了。(洋之后和我说,就是这个表情,她瞬间就妥协了。)
  
  “文迪,我从没看过你这样。呵呵,文迪,希望你不要后悔。”
  “不会的,洋,你能接受吗?”
  “安文迪,你个大傻瓜。我还能怎么办?真舍不得你这个朋友。”
  “哈哈,洋,你接受啦。哈哈哈,洋,我就知道你会理解的。”
  “好了,你别哭了,多大人了。 但是文迪,你对她的爱是不会有结果的。”
  “我知道,只要能爱她就好。嘿嘿,默默的爱她。”
  “这个世界真疯狂。昨天也是和她吧。 就你对她,我早都看出来了,也早就有心里准备,可是当你亲口说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嘿嘿,别说你了,我刚开始还接受不了呢。”
  “恩,嘿嘿。没想到我们人见人爱的安文迪,就这样被一个女人俘虏了。不过嘛,李老师还真是很优秀。 对了,安文迪,你不会打我主意吧。我我可不会从你的,”
  “你杀了我吧,我又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再说你,呃,还是算了吧。”
  “安文迪,你找揍吗?我为什么就算了?我没有吸引力?你把话说清楚。”
  “你有,洋,你太有吸引力了。下,啊,你别打了,我错了。”
  (还好我当时没说出来,这句话,我还是说给小丫头一个人听吧)
  ”我饿了,走,吃饭去,你请客。”
  “是,洋洋大人,吃什么你随便挑,不过我只有二十块,还有一块是坐车。十九元,你随便挑。”
  “穷鬼”
  
  
  那时的我和洋还是两个孩子,真真切切的孩子,没有任何杂念,想明白一件事就只在瞬间,接受一个人也是那么容易。我和洋的友谊并没有因为这次谈话而变的疏远,相反,她在以后的日子里。真的是在全心全意的支持我,继续爱我的小丫头。
  


  今天写这段突然很想洋。
  刚才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洋,我想你了。”
  “你别装了,我看你写那文章。”
  “你看了?不会吧,什么时候变的性取向。”
  “什么啊,小丫头说的。她说你昨天还给她打电话问当时的情况。够认真的。”
  “那是,我刚才写的你看了吗?”
  “看了,刚要给你去电话。你最后那几句怎么把我说的像发春。还有最后是我请的你吃饭,你怎么没写啊。”
  “哈哈,那有时间你写写吧。你文采比我好。”
  “那好啊,我写好了有没有人管我叫楼主?要是没有我不写。”
  “我叫,我管你叫楼主。”
  “文迪,看你这文章还真发现挺多我不知道的事。”
  “比如说”
  “你上课可把你家小丫头气的不善,看来我当时只了解皮毛。”
  “哈哈,那你就继续看吧,还有你不知道的呢。我这是不知道你看,要是知道就美言你几句。”
  “行了吧,你还能说我的好?不和你扯了,你干儿子饿了。我挂了。”
  “好”
  


  “文迪,文迪,快点。又要迟到了”
  今天早上我故意晚起了一会。随然昨天洋接受了现实,可是我怕会因此和她的关系变的疏远。
  哈哈,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朋友永远是我的了。
  “来啦,来啦,八婆。”
  “安文迪,有胆你再说一遍。站住,别跑。”
  还和以前一样
  
  
  学校
  “文迪,洋,早上好。” 是小丫头,这还是第一次早上碰见她。真是好事连连。我刚要打招呼。
  “老,师,好。” 我的天啊,旁边的洋突然非常大声的说。吓鬼呢啊,这个洋。
  “啊,好,好。洋今天的精神状态不错嘛。那上课可要更认真的听了。还有你,安文迪,上课不许睡觉,你睡觉死,到时该什么都听不见了。” 很明显,小丫头也被样的洪亮的声音吓到了
  嘿嘿嘿嘿,她在关心我吗??
  “是,老师一会见。” 洋又来了一句,生生的把我刚到嘴边的话喊了回去了。
  “啊,那好。你们也快点回班吧。” 说完加快了脚步。
  “那个,老师,走好,再见。” 从遇到她到她的离开,我只说了一句话。就连这句话,好象小丫头也没听到。 啊,本来还想多说几句的。都被一个人破坏了。不禁看向身边的洋,哪想到,她也正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看什么看,你刚才瞎热乎个什么劲,这喊的,和然的嗓门有一拼。”
  “她,刚才叫你什么?文迪,叫的还真亲近啊。 什么是瞎热乎,她也是我的老师。我和她说说话不行啊。再说,她身上写你名啦。”
  “那到是没写,可我一句话也没说上。”
  “你怎么没说,说了一句,就是人家好象没听到,哈哈,你这才叫瞎热乎,都不搭理你。 ”一脸的坏笑
  “嘿嘿,嘿嘿嘿。”他丫的,真想把她踢出地球去
  “对了,文迪。我这一周中午不想打饭了。”
  “啊,那你吃什么?减肥吗?”
  “不知道啊,又没人给打。实在是没吃的中午我就找李老师聊聊。”
  “哈哈,好啊,你说说,想和她聊什么?”
  “我就说,老师,现在某班的某个同学非常非常的喜欢你,那个同学好象姓安,还好象去过你宿舍。还好象和你吵过架,还好象。。。。”
  “行了,别好象了,这事就不有劳姑奶奶你了,说出来还不如直接把我我杀了。 我知道了,这周的饭我来打。”
  “哈哈,文迪,这可不是我逼你的,你自己主动的。”
  “是是是,我是自愿服侍您老人家。”
  “那是,偷着乐去吧。还有,我想喝饮料。”
  “好,我一会就给你买。”
  “我还想。。。。”
  “行了,别想了。想要什么给我写出来。”
  “噢?哈哈,文迪,你变聪明啦。看来,和她多接触接触对你有好处。哈哈,以后我的生活该有多美好啊。” 她丫的,直接踢死算了。
  
  整整的一个早上,我都被洋牵着鼻子走。不过,哈哈,很快乐。有种被认同的感觉,好象此时,小丫头就是我的爱人,我的妻。


  就这样,我被洋足足压迫了一周,那个月的最后几天,我是看着她的白眼活过来得,天天中午曾她的饭,水也是抢她的。因为我的钱,都被她在那一周之内潇洒了。
  
  
  “洋,麻烦你一件非常小的事。” 我笑的格外灿烂
  “不要,安文迪,我对不起人们,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当然,最对不起的是你妈妈还有李老师。你的这个非常小的事,咱们免谈。”
  “哎呀,不差这一回了。还有,你为什么对不起李老师?这个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我就是被你这不差一会给利用了那么多次,你算算,你说过多少次不差这一回了?”
  “那和她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安文迪,你是站在她宿舍楼下,整幢楼都是咱们学校的老师,你说说,咱们都被发现多少回了,还大晚上的。反正我不去。”
  “你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洋。你说的这些,和对不起她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大有关系。”
  “那是什么?”
  “那个,那个。哎,你能出来是不是全靠我?”我点头 “那你出来是不是为了看她?”我又点头 “那你说,我这么放纵一个心里不怀好意,又这么色的人,站在她楼下看她,你说我是不是对不起她?”我还是点头 ”所以说,这个电话我不能打。“
  “洋,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给你买。”
  “呃,这样啊,那我已经做了很多次对不起他们的事了,不差这一次。”
  “就是,就是。”
  “走吧。”
  “去哪?”
  “中午休息还有一会,咱们去买吃的。”
  


  “文迪,几点了?好渴。好累。” 洋每次和我蹲点都会说这些,还是不理她
  “文迪,你可怜可怜我吧,咱们走吧,她今天好象已经睡了。灯没亮。”
  “你这么早能睡觉吗,该死,怎么还没回来。”
  “哈哈哈,你真是,哈哈哈,装大人。 担心别人,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孩子。”
  “去去去,上一边待着去。”
  “啊,李老师好。”
  “啊,老师,我们在这散步呢,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转过身去,后面空无一人,又被她耍了
  “哈哈哈,嘿嘿嘿,文迪,你还有没有别的理由,每次都是这个。”
  “我这不是说顺嘴了嘛。你耍我??”
  “没有,我怎么能够啊。就是活跃活跃气氛。不过说真的,已经很晚了。你妈都来了好几遍电话了。”
  “是啊,都已经十点多了。洋,今天在我家睡吧,我让我妈给你家里打一个电话。”
  “好吧,不许打我主意。” “文迪,不会出什么事吧,我们最近这几次都没等到她回来,可今天也有点太晚了。要不你给她打一个电话?”
  “是啊,洋。我很担心啊。”
  “她是不是又谈恋爱了。文迪你别生气,我就是说说。她可能有别的事”
  “哎,我现在到希望她是在谈恋爱,可是你没发现她最近总是很累的样子。真怕她还有别的事。”
  “文迪你别担心了。她是大人,会照顾自己的。”
  “洋,我好想时时刻刻在她身边照顾她。”
  “恩,我知道。咱们回去吧。家里会担心的。”
  “恩”
  
  回头再看一眼那幢楼,那间屋。灯是黑的,我的心也是黑的。小丫头,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


  凌晨四点
  
  你还好吗,还好吗,还好吗,还好吗。
  满脑子都是这句话。最终受不了这样的煎熬,四点就等在她门前。
  看着那屋子,小丫头,现在你是不是正在里面睡觉,还是彻夜未归。我现在好担心你,你知道我担心你吗?你再这样,我就要崩溃了。
  
  远处,熟悉的身影。是她,哈哈哈,此时我最想见到的人。哈哈哈,她没事。现在我真想冲上去,狠狠的亲她一下。小丫头,小丫头。不过,她为什么才回来。身上还是工作服。 欢喜了一会,又开始担心起来。
  
  “啊,老师,好巧啊。怎么,穿成这样?” 你快说原因,快说,我我急的发疯了。
  “你怎么在这?晨练吗?你家就在这附近?”
  “是啊,早上习惯跑跑,老师,也是?”
  “哈哈,跑跑是好,现在这么勤快的孩子很少见了。但现在是不是有点太早?难怪你上课睡觉。锻炼身体是好,可也不能耽误学。。。”
  “老师你做什么去了?” 语气生硬,对不起,小丫头,我真的很担心。我忍不了了,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怎么了?老师有些事刚回来。 ”
  “什么事要做通宵?一直在学校吗?”
  “没在学校。”
  “那是什么?没在学校在哪?” 已经很难听了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这是老师的私事。”
  是啊,私事,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哪有管的权利。哈哈,安文迪,你太自己为事了。”
  “文迪?文迪?你没什么吗? 早上吃饭了吗,老师请你吃早餐好不好?” 眼神变的好亲切。小丫头,你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定是。
  “好,现在有开门的吗?”
  “应该有吧,咱们找找看。”
  “好。” 小丫头,你记住,不管怎样,你身边一直有我。



   小吃店
  
  “多吃点。不吃了吗?今天吃的很少啊。我今天吃的好饱,很久没吃这么饱了。 剩了好多,文迪,你拿回去吧。”
  小丫头,我想揍你,想抱你,想亲你。你知道吗?我现在,看着你,心疼,心疼,心疼。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好久没有吃过饱饭了?我为什么就不能陪你。老师,就只是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吗?哦,还有,我们同是女子。
  “好了,回去吧。回去的路上不要跑啊,对胃不好。” 关心的言语,小丫头,我有些不能控制自己了。
  大步的走上前去,很近,离她很近。抬起手,慢慢的伸向她,靠近,靠近。
  “老师头上有东西,你也快点回去梳洗一下吧,中午有时间睡一觉,要很死的那种。老师,一会见。”
   说完转身就走了,不敢回头看她,因为我已经流下了眼泪。小丫头,我爱你,无怨无悔。我真的很爱你。有什么事,让我替你扛,好吗?爱你,爱你,爱你,爱你。。。。。
  
  
  早上妈妈非常吃惊,因为我说去买早点了。她夸我长大了,懂事了。
  嘿嘿,妈妈,我是懂事了。因为我要学会照顾一个,一个我这辈子都想疼的人。
  只有洋知道我做什么去了。
  “文迪。你很棒。”
  洋,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