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而不休,他做起了“葫芦娃”的爷爷

民宿头条 2019-06-11 14:46:35

上班匆匆多忧愁

道是退休好自由

谁知闲暇更紧张

月圆忙到月如钩

在河北张家口,小城宣化住着一位叫做陈宝华的退休老人。

他退而不休,做起了“葫芦娃”的爷爷。

今年63岁的陈宝华老先生,已经退休好几年了。刚刚离开工作岗位的时候,他也确实悠闲了一段时间。但作为曾经的工会骨干,习惯了各种热闹的活动的他,自然是闲不下来的。于是,他走亲访友,找寻着生活的乐趣。

一次,他走访到一个朋友家中,随手把玩起朋友自家种的葫芦。满满的一架葫芦,一个个形态各异,迎着阳光生长。

未经处理的葫芦,颜色嫩绿,带着绒毛。

经过刮皮清洗,上绳晾干后,葫芦就会变得色泽明亮而又古朴自然了。

陈宝华抱着玩一玩的心态从朋友那里带了一些小葫芦回家,原本只是想为自己的退休生活找些乐趣,没成想,却无心插柳柳成荫。葫芦上的创作,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曾经在工会工作的陈宝华,很擅长写写画画。看着眼前的葫芦,他觉得光滑的葫芦也可以成为他的画纸,他要在这些小巧的葫芦上面,创造一片广阔的世界。

和平整干净的画纸不同,葫芦各异的形状好像本身就带着令人遐想的创造空间。

颈部略粗的酒仙葫芦,圆润饱满的上半部,就这样依着自己的特点,成了老寿星的额头。

当葫芦体现出这样比较粗细均匀的状态,人物便可站立其上,宽大的衣袍可谓“吴带当风”。

一对儿葫芦角度相同,于是烫画出关羽张飞兄弟,目光传神,须发生动。

腾蛇乘雾,蛟龙翻腾,在葫芦的方寸之间盘踞着,不知何时就会腾空。

荷间锦鲤,富贵牡丹,在酒仙葫芦上层次分明,仿佛继续着生长和游动。

一只只烫画葫芦作品,就是这样在陈宝华的手中诞生的。天赋所赐,熟能生巧,现在,创作山水花鸟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不需要用铅笔打草稿。只有展现人物灵魂的眼睛,还需要他小心地把握。

而这样的艺术成就,竟然是年轻时他自学所得。这些画册书本,就是他的老师,其实真的不需要更多了,有了热爱,每一次创作,每一笔描绘的,都是幸福。

这样耗神劳力的精细功课,让陈宝华更加注重身体锻炼,有静有动,有张有弛,带“葫芦娃”的退休日子,充实而又美好。这些可爱的“葫芦娃”,就这样安静地停留在宝华先生家中的每一个角落。

技艺娴熟,声名渐起。不少外地人远道而来,带着葫芦、鸵鸟蛋等请他作画其上。每次受人所托,宝华先生也都愿意做出不同的尝试。

得一物,因把玩而渐有灵气;

居一室,用癖好来点缀生活。

我们常常把诗与远方挂在嘴边,然而,诗意太深、远方太远,现实所迫,我们常常走不出方寸之间。可方寸间未必就没有山水、鸟兽、花草鱼虫。

张岱曾有一颇为自得的名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就像退而不休的陈宝华,带着十分的热爱,用心地做着「葫芦娃」的爷爷。他用深情与真气,忙时则与人交,闲时便与己交,活出了值得人们慕名而来的色彩。



葫芦虽小藏天地,伴我云云万里身。
收起鬼神窥不见,用时能与物为春。

——陆游


注:本文由民宿通内容支持计划赞助



想要认识民间手工艺人陈宝华

欢迎扫描二维码,邀您入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