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丨令人垂涎三尺的陕西美食!吃货必看!

陕西玩乐 2019-11-09 07:26:21

陕西地处中国内陆腹地,纵跨三个气候带,自然形成了陕北、关中、陕南三大区域。这就使得陕西美食特色鲜明、风韵尤佳。有人说,陕西饭菜有周、秦、汉、唐等多个王朝的遗风,尤其是种类繁多的陕西小吃,口味甚佳。


自然的馈赠


1、小米

小米又名粟,古代叫禾,距今已有8千多年的历史。在中国,最为有名的是陕北延安一带的小米。那里光热充足,昼夜温差大,因此出产的小米色泽金黄、颗粒浑圆。在北方,许多妇女生育后都用小米加红糖调养身体,因此,小米粥亦有着“代参汤”的美誉。


2、荞麦饸饹

在陕西,除了“小米加步枪”,还有一种极具个性的谷物——荞麦。唐朝时,荞麦由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因其丰富的营养颇受推崇。陕西人将荞麦用到极致。除了把荞麦制作凉粉、煎饼、碗砣等风味美食外,最出名的当属荞面饸饹。制作饸饹的时候需要一种特殊的器具——饸饹床子。


除此之外,还可以灌上几勺温热的羊肉汤,再加上辣子、蒜茸、麻油、香醋、青菜,至此,羊肉与饸饹便达到了和谐如一的境界。


3、定边盐

陕北定边县有一个盐湖。那里的食盐开采,始于秦汉,迄今已有 2000 多年的历史。每年的三伏天是打盐的黄金时刻,盐农们常常头顶烈日,脚下的卤水两天就腐蚀烂一双胶鞋。

定边盐是自然馈赠的财富。数千年来,养育了一代代以打盐为业的盐农,也成就了餐桌上的美味。

主食的故事

南方吃米,北方食面,陕西人更是将面的做法发挥到极致,仅面条的种类就多达四五十种。“面”,以各式各样的姿态,生动地讲述着陕西的主食故事。


1、岐山臊子面

相传岐山臊子面就起源于周朝,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正宗的岐山臊子面都是手擀面,用大刀切细。煮出来口感筋道,看上去几乎是半透明的。


此外,臊子讲究五色俱全,黑木耳,黄鸡蛋,绿韭菜,白豆腐以及用红辣椒翻炒的肉丁,各种颜色一应俱全。在农村,每逢婚丧嫁娶,岐山臊子面都是当仁不让的待客主食。在陕西人心目中,臊子面寄托着良好的希望和祝愿。


2、biangbiang面

biang biang 面是关中的传统风味面食,陕西八大怪,其中“面条像裤带”就是指这种面。这弯弯曲曲巧妙幽默的“biangbiang”二字,引出陕西人心底宽长,有棱有角,大苦大乐的爽快精神。

一天辛苦劳作之后,捧着香喷喷的biangbiang面,蹲在自家门前,与乡邻们边聊边吃,这是陕西人最朴素、简单的快乐。


3、菠菜面

菠菜面的绿,好似晶莹的翡翠,糅合了肉的“香”和菜的“爽”,将“荤”与“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夹一缕菠菜面放在嘴里,仿佛大口大口嚼着天然维生素。


4、合阳花馍

对于陕西人来说,除了面条,另一种最亲切的主食就是馍了。像面条一样,馍也可以衍变出各种花样,比如合阳花馍。

花馍又称礼馍、面花,盛行于关中和陕北。她既是一种普通的吃食,又是一种文化和艺术。人们用最普通的剪刀、木梳,制作出花鸟鱼虫、蝴蝶、蔬菜、水果等万物生灵。面对这些造型朴素奇巧,寓意丰富的花馍,我们不由得赞叹劳动者灵巧的双手和质朴的智慧。


5、麻食

如果说花馍带着艺术的气息,那么烩麻食则属于温馨的“妈妈饭”。麻食是陕西一种特有的主食,口感筋韧爽滑,是普通家庭调剂饮食花样的饭食。


一锅麻食从生到熟要经过熬煮汆炖烩焖各个阶段,出锅的时候调料已充分熬入锅中,味道浓郁。

“面食”是陕西人的绝对主食。普通的“面粉”在陕西人手里被任意创造,演变出几十种面条、数十种馍以及麻食、面片、凉皮等各类主食。对于“面”,陕西人有着特殊的情感。

转化的灵感


1、槐花麦饭

每年的清明时节,是槐花盛开的日子。槐树林里洋溢着清香,流露着淡淡的甘甜之味。很多陕西人都有这样的记忆:在自家的院子里,大人们手握长干打槐花枝,孩子捡落在地上的槐花。

中午,妈妈把槐花用开水烫烫,捏去水分,再拌入面粉和盐放到蒸屉里蒸。做好后,每人盛一碗,浇些调好的汁儿。每吃一口,满嘴清香!


2、黄桂稠酒


将米制成酒,是一种古老的转化艺术。“稠酒”始于商周,至今已有三千多年。在唐代,长安市已普遍售卖,时称“玉浮梁”,未滤水的原汁称“撇醅”。传说中“贵妃醉酒”、“李白斗酒”中的“玉浆”正是黄桂稠酒的原汁——“撇醅”。

黄桂稠酒色白如玉,汁稠似乳、浓郁醇香,喝起来绵甜爽口。因酒精含量很低,所以不善饮酒者,均可大碗来喝。过去,黄桂稠酒多为家传,手工制做,数量不大,但风味却保留了下来。民间有诗曰:“秋风吹渭水,稠酒满长安。”


3、柿子饼

每到深秋时节,西安的回民街总是能看到长长的队伍。这个时候,西安人总是不忘品尝一种美味的时令小吃——柿子饼。

柿子饼不是一般柿子能做的,它需要用陕西特有的火晶柿子。火晶柿子因颜色火亮、晶莹剔透而得名。这种柿子肉质致密,多汁,制成的柿子饼,黄金灿灿,黏黏香香,味道极好。


4、醪糟

以前,在陕西的小巷子里,人们常能听到“醪糟醅——”的吆喝。每到这时候,孩子们就会把担子客围住。担子客便放下器具,往锅里舀一勺醪糟醅,再加一勺水,等水滚开之后再向里面倒一个打糊的鸡蛋,霎时间,一碗色泽如乳,汁甜如蜜的鸡蛋醪糟便引得孩子们欢乐不已。

贾平凹写的陕西小吃小识录,醪糟就被放在了第一位。醪糟重在做醅,做醅的程序十分复杂。米泡多久,发酵多久,温度多少,这些都需要做醅人根据情况控制。只有有经验的人,才能做出最美味的醪糟醅。


无论是将花朵转化成食物,还是将谷物转化成饮品,这些充满智慧的美食都是普通大众的智慧结晶。值得我们一代代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