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微型小说:《再见座山雕》

唐山市图书馆 2019-06-01 16:44:31

再见座山雕

文/刘泷

老头儿其实不愿意来山里,架不住老婆儿絮叨,就闹着情绪来了。

山里是条沟,叫北窑。北窑是满目的林子。黄太平,黄金梨,紫海棠,还有落叶松,杨树,柳树,榆树。灌木,乔木,果树,杂木。葳蕤,绚烂,葱翠,风光。

林子是一家企业在铜台沟买下的。秋冬时节,企业的人下山回城,每月给老两口五百元,要他们在这里巡山、守护。五百元当然不扎手。但老头儿当初死活不肯来。他怕蛇。山里蛇多。他私下跟老婆儿说,如果当年小日本把我抓去,甭灌辣椒水,甭使美人计,一条蛇放出来,我就得当了汉奸。

老婆儿奚落他,看你那点儿出息!

孩子在外地打工,尽管怕蛇,老头儿还是让五百元动摇了意志。

既来之,则安之。老头儿让老婆儿守院子,自己天天去山上林下巡视。

北窑为葫芦形状,山高,肚子大,林子好似绣花针精致的绣品,缀在山坡和河道边,熙熙攘攘的,有些世外桃源的况味。大自然就是一剂良药,让他忘记了恐惧。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像上足了发条的时钟,每天都要把北窑走个遍。

那天日落时分,他发现一只大鸟颓唐地倒卧在阳光的边缘,瑟瑟抖动。是什么呢?天鹅?比天鹅大。鸵鸟?难道山那边植物园的鸵鸟跑了出来?那大鸟的一边翅膀耷拉着倾斜扫地,与簸箕相似。喙如钩,如刀。奄奄一息,但目光如炬。他战栗。但见大鸟的眸子濡湿,有无奈和无助在里面,就走上前去。

大鸟兀立着,凝固一般。

他知道它病了,病得不轻,抱起它就跑。大鸟很重,有六七十斤。他忘了它的重量。

老头儿把大鸟抱回院子,太阳快落山了。

老婆儿问,这是什么,山鸥吼吗?

金雕吧?我也不知道。他话音未落,匆匆跑了。

铜台沟人把山头上蹲伏的大鸟一概称山鸥吼。老婆儿见这鸟儿长得奇怪,头顶是秃的,几根绒毛掩盖着老年斑样的皮肤,脖子根部长一圈褐蓝色长长的羽毛,很像人吃饭围的餐巾。它有气无力,但羽毛鲜亮、华丽。到底是个什么鸟儿呢?老婆儿还在纳闷,老头儿领着乡里兽医走了进来。为救大鸟,老头儿下了血本儿,花五十元从村里打车去乡里接的兽医。

兽医不说话。扒开大鸟嘴巴和眼睛,看。又检查其被长羽覆盖的肛门。就挥手,说,食物中毒。不定哪个丧良心的猎人干的呢!兽医边说边给大鸟输液,边吆喝老两口帮忙给大鸟洗胃。此时,兽医指挥若定,俨然将军。

终于,大鸟长出一口气,咕噜叫了几声。兽医也长出一口气,说,活过来了。

兽医说,这是秃鹫,也叫狗头鹫,就是传说中的座山雕,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得了呢!

老头儿挺逗,像相声的捧哏,说,座山雕呀,那是威虎山上下来的呀!

此座山雕非彼座山雕。它知道感恩,痊愈后,依恋着老两口住的院子,依恋着老头儿。老头儿叫它起就起,叫它落就落。即使在奋翮翱翔的高空,老头儿两声口哨,也会箭一样扎下来。而且,在暗中护佑着老头儿。

深秋,老头儿去山里捡山梨,猫下腰没等伸手呢,傻了:一条胳膊粗细的草蛇正在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他紧紧闭上了眼睛,有些短路的感觉。是座山雕,斜刺里飞过来,一叼,又飞过去,吧唧,把蛇扔在了山下的河床。

夜晚,老头儿听山林有动静,蹑手蹑脚走去,见有个黑影盗伐杨树,就拎把镰刀喊叫着奔向黑影。那黑影居然贼胆包天,抡着砍刀径直奔他而来。蓦地,座山雕穿空而至,伸展开一米多长的翅膀,一扇,那黑影扑腾就趴那了,黑影站起身,还在四处找刀,老头儿喊,还不快跑,要不,座山雕叨死你!

座山雕成了铜台沟的传奇。

正月,山外有个人找到了老头儿,说要买座山雕做标本做标本。

做标本?老头儿惊诧。

就是要把它放在展览馆里给大家看。

不卖!这不是槽践人嘛!

给你一千!

不卖!

两千……三千……五千!

啊——

不久,老头儿在城里一个商店,发现了座山雕。座山雕盘踞在橱窗中,直勾勾地望着他。老头儿不禁打个口哨,可那老鸟依然死死地望着他。老头儿扭头走去,眼泪,潸潸流出。

(本文选自《2016中国好小说·微小说卷》,《小说选刊》选编,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

● 好文分享|微型小说:《灯殇》

● 好文分享|微型小说:生活画面的“焦点”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唐山市图书馆公众号

(微信:TangshanLibr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