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发文疑炮轰郭德纲:是时候,也该做个了结了

每日新报 2019-04-14 15:48:00


近年来,关于郭德纲、曹云金这对师徒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直不绝于耳,牵涉事件众多,二人也都曾在不同场合就分道扬镳之事发表过相关言论,但很多话并未挑明,吃瓜群众们也是看得云里雾里。郭德纲近日晒出德云社最新家谱,正式除名曹云金。今日,曹云金突然PO长文回应他和郭德纲之间诸多争议事件,直言“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8月31日,欧弟宣布正式加入德云社,并称已入德云社家谱。

随后郭德纲晒出“德云社家谱”,称决心清理门户,要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家谱中提到,“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疑指曹云金与何云伟 。

郭德纲还在微博上隔空向离开德云社的人喊话: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郭德纲要收回两人的艺名,早在今年七月份郭德纲就在微博上隔空喊话:走了的若懂廉耻,把名字还给我,从此江湖路远,不必相见!

不过对于郭德纲的喊话,何云伟曹云金等人的态度一向都是避而不谈。尽管也有过隔空喊话的意思,比如何云伟参加《说出我世界》里就谈到寒心看到电视上的相声类节目,既像相声,又像脱口秀,还像东北二人传,还有猜疑的展示,更甚者里面还有波及的场面!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何云伟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指的不就是前不久参加《欢乐戏剧人2》的岳云鹏吗?



不过昨天下午曹云金终于憋不住了,在微博上突然回呛郭德纲。虽然也是没有指名道姓,却是隔空朝着郭德纲喊话: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了,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


就在今日(9月5日)中午,曹云金再发六千余字长文正面细述自己和郭德纲的种种过往,同时表示“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



以下是曹云金原文:


曹云金是谁?


看过《欢乐喜剧人》的观众对曹云金这个名字肯定不陌生,曹云金是个很风趣幽默,口才特别好的相声演员,在《欢乐喜剧人》的节目上还和吴君如有过搭档表演,早前在2012、2013及2014年的春晚上,曹云金连续三年都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在观众的眼里,曹云金应该算得上是郭德纲的得意门生,但是最近微博上先后发生郭德纲和曹云金疑似对骂的新闻,让网友困惑不已。

曹云金原名曹金,1986年出生于天津,是位相声演员,2001年经田立禾先生开蒙,2002年拜师郭德纲学习相声艺术。


在郭德纲眼里,曹云金是个很努力而且颇有天赋的学生,对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理解,而且领悟能力极强,在郭德纲所有弟子当中,就属曹云金带起来最顺手,但是据爆料,曹云金的才华不可否认,确实很出众,但是成名之后争议也一直不断,特别是爱耍大牌的标签一直烙印在深深。


岳云鹏刚刚发微博支持师傅:“我的一切都是师傅给的,我在云字科,义薄云天的云”。这就是在说给曹云金听啊,撕逼战要开始了!


曹云金郭德纲是师徒之争还是商业纠纷?


    最近郭德纲和曹云金师徒又闹得不可开交,曹云金今天更是在微博上披露了许多他学艺的细节,咱姑且不说这师徒二人的是非,先来说说过去的相声艺人是如何学徒的。


    旧社会,不光是相声行有学徒一说,基本上所有的手艺行当都有这个说法,而且规矩都是一样的,是按照江湖规矩制定的。在老一辈相声演员中,关于学徒最规矩的应该是苏文茂先生。


        苏文茂1944年拜常宝堃为师,拜师仪式搞得非常隆重,天津曲艺界知名的演员基本都到齐了,当时立下了学徒文契,主要内容是:“学艺五年期满,效力半年,学徒期间,师父管衣食住行,挣钱给师父。”本来按照学徒的规矩后面还有“如有欺师灭祖等行为,打死勿论”之类的话,但常宝堃说不用写了,这孩子不错,即使有错我也不会打死他。


        按照旧社会学徒的规矩,学徒不光是徒弟的身份,而且也有佣工的性质,师父家的一些日常工作比如洗衣服做饭扫地拾掇屋子,都是由学徒来做的,干多干少,要看师父家的活儿有多少,至于会不会挨打,更是要看师父家的人品。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学徒的衣食住行等所有合理的花销都是要由师父来负担的,学徒关系相处好了就是父子,相处一般的也就是相当于花便宜钱雇了个小工。


苏文茂学徒几年,家务活自然是没少干,但负担也并不是很重,老先生回忆说师父的人性是极好的,学徒期间就没挨过打,那时他是晚上按照一个手写的本子背诵相声中的“贯口”,然后白天去园子里听别人说相声,隔几天就能学会一个段子,后来能够上台演出了,虽说按规矩没有收入,但常宝堃却经常给他一些零花钱,一个月有五六十块,足够一个开销了,所以那个时候苏先生有了抽烟喝酒打牌的嗜好,靠零花钱也足以应付。1947年,有一次苏文茂电台播音去晚了。常宝堃不太高兴,就让他爱人今后早做饭,别让文茂迟到,师娘说文茂带着俩孩子,太赶落,干脆给他买个自行车,能省点路上的时间。小蘑菇说这可不行,他这半大小子,莽莽撞撞的,别再出事儿,干脆给他雇个包月的黄包车吧,要知道那个年代都是有名的演员才雇得起包月车的,也就是那个时候,在学徒期间,苏文茂就坐上了包月车。


1948年,苏文茂出师,按照当年的合约要为师父效力半年,就是这半年所有挣的钱还都是归师父的,但常宝堃说这就免了。为了对师父表示感谢,苏文茂找小梨园后台辛老板借了六千块钱,摆了一场谢师宴,后来这钱是每个月还五百,还了一年才还上,用这钱给师父师娘一人做了一身衣裳,还摆了六桌宴席,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摆了两知(相声演员拜师收徒请行业内一起吃个饭叫摆知,拜师摆酒席加上谢师摆酒席算是摆了两知),这也成为相声史上最规矩的学徒故事。


        旧社会手艺行的学徒,是一种具有封建形式的授艺模式,必须通过这种形式才能学到本领,很多穷人家的孩子,因为付不起学费,甚至管不起好孩子吃饭,只好送孩子去做学徒,既找到了吃饭穿衣的门路,也能学到一技之长,但是这种学徒的方式对于学徒的人身安全个人权利是没有保障的,并不是谁都能碰到常宝堃这样不打徒弟还给零花钱的师父的,在别的行业确实有把学徒打死饿死的事情发生。


        按照过去的规矩,一半是学徒三年,之后要为师父效力两年,像苏文茂这样学徒五年的,主要是因为拜师的时候他的年纪尚小。就算学徒期满,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师娘的三节两寿是要送礼的,师父师娘生养死葬也都要视具体情况而负一定的责任,比如师父无儿无女或儿女不在身边,徒弟就要尽到养老送终的义务。


        解放以后,相声艺人基本上都是以单位为中心进行艺术学习和创作,旧社会这种学徒式的学习方式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有一些人在学艺时,为了精益求精,到老师家实施请教,给老师简单做做家务,也是有的,而师父也不必再对徒弟负那些生活上的责任,没有供吃供穿的责任了。


        按照郭德纲和曹云金所叙述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并不符合旧时代的学徒关系,首先按学徒的规矩,在学艺期间,师父要供给徒弟的衣食住行,而按照曹云金所述,他既要每年交学费,甚至还要和师父一起分担租房费用,这显然与传统意义上的学徒关系不符;其次,学徒期满,徒弟要为师父效力,具体年限可长可短,但是在此期间徒弟的一切收入要归师父支配。按照德云社的制度,每个演员每场演出都有收入,不必讨论多与少,曹云金最早几年的演出费也并没有都给郭德纲。所以从关系上来讲,最早是曹云金花钱学习,后来是曹云金挣班主的演出费,前后都是雇佣关系,与旧社会的学徒制度大不相同,无学徒制之实,也就不必以学徒制的结果来要求人了。其实所谓二人的师徒之争,我们就当做商业竞争好了!


文/新报记者 宋晓鹏


曹云金的回复看起来怒火不小,昔日师徒情深,现在出现这样的一幕还是让人不由得感慨,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期待真相的来点Zan !


新媒体编辑 小美劳 神丹 高高



新报精华文章导读

天津还有这么多的餐厅都是明星开的,你去过吗?


还记得当年上学那些拉风装备?70后80后的记忆里肯定有它们


天津高铁直达西安,全程仅需6小时!羊肉泡馍兵马俑青曲社我们来了


郭德纲的段子成真了!天津真有人把小车biao起来开了



每日新报公众平台

我们了解天津这座城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一秒钟关注我们。

商务合作:022-2820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