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瓢盖是鸣虫葫芦的最佳配置

文玩防药指南 2019-04-17 21:23:21



瓢盖,顾名思义,就是选用厚瓢葫芦为原料,制成蝈蝈、咂嘴葫芦的盖子,分为五眼、六眼、七眼、九眼,五眼、七眼又有松紧之分,近年来还有独眼瓢盖出现。


从鸣虫音质出叫来说,瓢盖是蝈蝈、咂嘴葫芦的最佳配置,这是近百十年玩家总结出的经验。纵观自前清有鸣虫葫芦以来,无论官模、本长、三河刘、安肃乃至民国天津几家所制蝈蝈咂嘴葫芦十之八九所用均为瓢盖。


读王老《中国葫芦》一书其中除插图一九小雷轧花蝈蝈鸡心葫芦、图版一三六官模子八方篆文咂嘴葫芦使用牙盖之外,其余不论棒子、柳叶、鸡心、玉簪把、油瓶葫芦均配置单口,或有瓢盖,或无瓢盖。


从葫芦配置单口来看都应该使用瓢盖。瓢盖分为本色、染色两种,染色俗称咬红,有红、紫两色,配牙口相得益彰,取鸿运当头之意。


相声泰斗马三立与赵佩茹、郭荣启合说的相声《扒马褂》台词中郭荣启提及李德林(注1)把玩的一把葫芦,原词大概是“三河刘的葫芦,牙口咬红的瓢盖,里面带铜胆”。这里面提及的三河刘葫芦配置牙口,亦使用瓢盖,可见瓢盖并不因价微易得而不受重视。




王老在书中有论瓢盖“亦惟蝈蝈、咂嘴两种鸣虫葫芦有之。裁切大匏,锉成圆片,钻圆孔若干即成。制成后,染红色或紫色,本色者尤为朴雅。”


王老所说咬红瓢盖乃瓢盖制成后,染红色或紫色,(余十几年前曾尝试一二,将制好之瓢盖予以染色,方觉不妥,瓢盖制成后染色,晾干后易于变形,且钻孔处多出毛刺,还需重新打磨。


后将未裁切、打孔之厚瓢投于染缸内,经暑夏寒冬后取出,然瓢之颜色已浸透,取出后用清水反复荡涤,洗去浮色,晾干后在打磨钻孔,所制成之瓢盖色泽自然,且不褪色,不至将牙口染红)。


王老书中所述:“瓢质轻而松,有利发音,真正养虫家无不用此。其值甚微,却大有讲究”。余幼年初用葫芦养蝈蝈时亦不理解,觉得一把精美的葫芦配上红木单口,为何配一块简陋的瓢盖,难道是买的起马配不起鞍,也曾尝试施以上盖及蒙芯,均觉出音不及瓢盖,反被玩家称为怯八艺(即外行)。


上世纪八十年代鸣虫葫芦开始恢复以后,人们玩蝈蝈、咂嘴一直使用瓢盖,售价不贵,普通瓢盖一至两元,贩者将一大瓢置于摊旁,有配瓢盖者视其葫芦口门大小,锯瓢一块,锉圆打孔,或五眼、或六眼、七眼。


也有配好五眼后觉得出音不佳,在五眼之侧另开四眼,呈大五小四之九眼,三五分钟即已配好,有选奇厚者多选瓢把子处,但此处多不平直,配出瓢盖呈马鞍状,贩者起名曰:“济公帽”,细一端详,果如济公活佛头顶之佛帽。


咬红瓢盖就稍贵一些了,当年大约是10元一块,还不常见,仅葫芦贩子孟麻子(注2)处有少量咬红盖,普通玩家配咬红盖他还不给,非得看到葫芦才从包内拿出一个布口袋,内有大约十数块咬红盖,需买者好言相求方可配置,用他的话说像样的葫芦才能对得起咬红盖,一般的葫芦您用暖壶塞去吧。




大约九十年代后随着厚瓢种植较少,市场上出现了一种使用两层瓢粘接的瓢盖,且出现了独眼瓢盖,在两层瓢粘接之处又挖出一个瓮,像一个音箱,这给葫芦又增加了一个共鸣混响,这种瓢盖俗称药盖,适合点药的蝈蝈使用,如与药蝈、药葫芦配合好能调出“远隆近横”的出音效果。


当时这种药盖售价不低,大约要30元方能请得一块。后来随着市场上新玩家大量加入,旋制口框的师傅有的应顾客要求也配置了与单口材质相同的上盖,虽然在视觉上看着比较顺眼,但真的不利于葫芦出音。


当时在天津一宫配口框的金师傅也曾尝试以乐器厂制作提琴的下脚料木材:云杉、椴木做墙子以红木薄片为顶,粘接旋制出五眼、七眼、独眼木盖,然费力不少,终不及瓢盖出音。一般一把蝈蝈葫芦要配几块瓢盖五眼、七眼、独眼各一,讲究一些的还将五眼、七眼细分孔散、孔聚,用以调试不同的蝈蝈。


前面提及暖壶塞,余年少之时曾闻在七十年代,有玩家自娱选养秋籽蝈蝈强壮者越冬,当时无处觅得瓢盖,遂选软木暖壶塞钻孔以用,据说出音不错,就是无法视以众人观赏罢了。上述属于耳闻余并未尝试,如今瓢盖易得,也无需找暖壶塞替代了,但如有喜好者不妨一试,可将结果告知大家。




现在有些玩家将瓢盖上粘上厚牙片或玳瑁片用以提升瓢盖的档次,补足瓢盖的奢华,其实没有必要,瓢盖最多施以牙眼即可。


余八十年代初曾在河北区王串场鸟市见一苏姓老者怀揣一李六二号油瓶,葫芦颜色紫润,施以牙口,瓢盖上镶有一立体圆雕盘龙,龙为正脸怒目张口,自龙口中吐出一颗珍珠,葫芦拿在手中龙口内珍珠突突颤动,原是葫芦内铜胆的尾丝翻转至上从瓢盖中间孔穿出,探入龙口之内,在铜胆尾丝之尽头镶珍珠一颗。


其设计之巧妙、铜胆尺寸拿捏之精准,盘龙雕刻之精美如不见实物实难想象。且瓢盖与盘龙圆雕不是直接粘在一起的,牙雕与瓢盖之间有约一公分的距离,既使葫芦装配达到了极尽奢美之意又不影响瓢盖共振发音。这才是极尽奢华又不影响出音的好物件。


(注1):李德林即李寿增:(1902-1968) 相声演员 ,天津人。原名李德林。由张寿臣代拉师弟,成为相声前辈焦德海的弟子,原是火车司机,外号“李大车”,常利用业余时间说相声。


(注2):孟麻子,葫芦贩子,年幼时得过天花,早年骑自行车周转于天津平安街鸟市、王串场鸟市、大丰桥鸟市,经手过不少好葫芦,九十年代上午在一宫后花园鸟市,下午在大丰桥鸟市骑三轮车,专配葫芦口框蒙芯。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