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大作手风云录》逍遥刘强 2

骑猫游记 2019-06-11 13:09:10


第六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大理,逍遥客栈,肖遥正在安安静静的看书,这本《以交易为生》中对“交易”的描述非常贴切:交易者十分自由,可以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生活,工作,可以对日常事务充耳不闻,可以不理任何人。这就是成功的交易者的生活写照。许多人渴望达到这种境界,但成功者却是凤毛麟角。其实,这种游戏不好玩,它注定是个大多数人都会失败的游戏……


坐在人间天堂夜总会宽大舒适的沙发上,肖遥感觉大脑有点发晕。虽然他也是见过美女的过来人,但如此多的美女一下子站在自己面前,肖遥还是有些脸颊发热,手脚无措。


“肖遥啊,以前没来过这里吧?这里可是全北京最好的夜总会。咱们做期货的,天天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有了今天没明天的,一定要学会享受。美女,美酒,美景,人生足矣”,江大户拍着肖遥的肩膀说道。


“江哥,您来啦”一阵银铃般的声音打的肖遥一阵酥麻,伴随着一阵淡淡的幽香,一名身着红色超短裙的妙龄女郎迅速的坐在了江大户的大腿上。


“小龙女,几天不见,你又变漂亮啦。哈哈哈,让江哥我好好看看”。


“讨厌,江哥就会拿人家开玩笑,坏死了”。


肖遥实在受不了这种明晃晃的调情,就把屁股往旁边略微挪了一下,定睛观看这名小龙女为何许人也?


真是个美女!肖遥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该女子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丰满苗条恰到好处,一头乌黑的披肩发如瀑布般散在胸前,隐隐露出她那高耸入云的乳沟,让人不禁多看她几眼。


肖遥正在想入非非,突然包房的大门一看,那名红姐堆着笑容走了进来。“江总,我把我们这里最好的美女们都带来了,您让兄弟们好好挑吧”,话音未落,从门外一下子走进来十几名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高个儿美女,齐刷刷的走到客人面前,微微一欠身,“各位老板好,很荣幸能为您服务”。声音说的还挺齐,一看就是经过专门训练过的。


之后的情节就是很程式化的了:喝喝酒,唱唱歌,玩玩筛子,跳跳舞……逢场作戏而已。


但是肖遥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小龙女。他总觉得和她似曾相识,总觉得她和一般的小姐气质完全不同,总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人……


后来通过身边的同事他才了解到,小龙女名叫龙月如,属龙,芳龄22岁,是中国服装大学模特系的大三学生,在学校也是校花级别的。由于家境不太好,就来到人间天堂夜总会业余坐台陪酒,在半年前认识了江大户,颇得江大户的宠爱,两人一直打得火热,听说江大户随便带小龙女逛一趟国贸商城,出手就是几十万。


她属龙,我属虎,龙虎斗,我俩犯冲,肖遥暗自说到。没想到,这一龙一虎最终还真走到了一起,真正成了龙虎斗,这是后话……



第七节 :口袋没钱,心里没钱,轻松一辈子;口袋有钱,心里有钱,劳累一辈子;口袋沒钱,心里有钱,痛苦一辈子;口袋有钱,心里没钱,快乐一辈子——星云大师


大理,洱海,环海西路,肖遥正在骑着他的Trek8500山地车飞驰在风景如画的洱海边。自行车是肖遥来到大理后最喜欢的运动之一,在北京时他也喜欢骑自行车,但是雾霾天气让他总是担心骑车过多会得肺病,而大理则是自行车的天堂,因为这里的PM2.5常年低于50,骑车时呼吸的感觉就像是在氧仓里洗肺,那种感觉太爽了……


回到逍遥客栈,肖遥意外的发现院子里的樱桃树开花了,就一朵,异常艳丽。第一朵花总是最美好的,就像期货里赚到的第一笔钱,那种感觉无以伦比,时光又似乎一下子回到了1998年的那个秋天……


对于初入职场的肖遥来讲,做什么工作都比在课堂里听老师们的纸上谈兵要有意思的多,即使是很多人都觉得很枯燥单调的对账单,肖遥看的也是有滋有味。肖遥现在白天基本没啥事,因为他的工作只是在下午3点收盘后,帮助江大户打印一张对账单,然后放到江大户的办公桌上,就这么简单。


但肖遥显然是个有心人。他每次拿完对账单都会仔细逐一的看上一遍,然后对照当天天然橡胶的k线图回顾一下江大户的当天的操作。江大户的确是高手,虽然以短线为主,但操作总是赢多亏少。慢慢的,肖遥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江大户的操盘以做多为主,偶尔做空,也是仓位很轻,而做多时往往仓位很重。肖遥有些疑惑,但由于刚到这里,和江大户也不太熟,就没敢多问,只是默默的记下了。


时间来到了1998年的8月13日,这一天,天胶合约低开,但其后放量上涨,收出了一根长实体的放量上涨k线。收盘后,江大户很早就离开公司了,似乎心情不错。对于期货人而言,每天有两个战场,一是早9点到下午3点的期货战场,另外一个就是下午3点以后的打牌战场。期货人好赌,而打牌正好满足了他们赌博的欲望。


黄河期货里流行的牌局是扎金花,一种非常刺激的纯赌博工具。一般参与牌局的都是客户,工作人员很少参与,因为怕闹别扭。今天江大户的助手小刘似乎运气很差,一个小时就输了1000多,两把金花儿都被别人砸了,一脸的沮丧样。当他最后一把金花儿被别人的同花顺彻底砸死的时候,小刘把牌一扔,悻悻地说:“不玩了,不玩了,今天太背了,都输了2000多了,够我一个月工资了”。


“得了吧,刘哥,谁不知道你给江总做助理,光跟着做盘就赚了不止好几万了吧,这点小钱对你来说,毛毛雨啦”。一旁的王峰今天赢了不少,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


“嘿嘿”,小刘面带得意,但还是假装正经的说,“谁说的,我可从来没做过老鼠仓,我都是兢兢业业的给江总下单的。别乱嚼舌头啊,小心我缝上你的嘴”。


牌局就这样不欢而散。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旁看牌的肖遥突然灵机一动,我每天都看着江大户的对账单,我为何不顺水楼台先得月一小下呢?肖遥心里一阵窃喜……




第八节:无为乃无为,无为乃有为,无为而治,无为顺势,天道也!


大理,无为寺,慧空大师正在给众弟子讲法:”何为无为?”慧空大师静静地说道,“无为,不是真的无所作为。而是心如止水,不去主观臆测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静静地做好自己目前的事情。外在不动,我心不动,外在一动,我心顺动,以静制动,顺势而为也”。肖遥听得聚精会神,心里默想,做期货的道理不也是如此吗?……


自打动了发笔小财的念想之后,肖遥就更加仔细观察江大户的一举一动了。肖遥早在上大学时就开了期货账户,当时美其名曰是为了加强实践,和父母借了2万元钱,结果出师不利,一上来接连几次失误,不到一个月就赔了5000多块,这让肖遥彻底认识了期货的残酷性,赶紧止损收手。好在后来跟着证券分析的王老师买了几只股票,挣了1万多块,才算打回了本金。现在这个账户上,已经有了将近3万元钱了。


时间来到了1998年的8月27日。这一天天然橡胶9811合约放量上涨,而这已经是该合约在一个月之内的第三次放量上涨了,市场看涨热情高涨。肖遥一直看好这个合约,无论是基本面还是技术面,橡胶9811合约都是多头占据优势。更何况最近半个月的对账单表明,江大户一直在加仓多单,而且数额巨大,他的仓位已经接近半仓了。


收盘后,肖遥迫不及待的跑到结算部,打印出了江大户的对账单。果然不出所料,江大户今天又加仓了不少,仓位接近7成了。肖遥粗略的算了一下成本,江大户的多单平均成本在7400元左右,距离今天的收盘价只有100点的浮盈,难道他准备大干一场?肖遥打算去江大户那里最后摸摸底。


轻敲了三下江大户办公室的房门,“请进”,江大户看到肖遥来给他送对账单,很高兴地让他进来。


“江总,您的对账单”,肖遥把对账单放到桌上,并没有马上转身走开,而是默默的站在了那里。


“有事,小肖”?经过了多天的相处,江大户已经把对肖遥的称呼由名字改成了小肖,听起来亲切了不少。


“是这样,江总,我想向您请教个问题,不知道是否打扰到您?”肖遥轻声轻语。


“没事儿,你说吧,我知无不言”。


“江总,您看,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橡胶,主要是从技术面分析,您看像今天9811合约这样的连续放量,是不是要向上突破的味道?我知道您是橡胶高手,所以想向您请教一下”。


“哈哈”,江大户神秘的笑了笑,“你们这些个学院派,总愿意用技术分析去分析市场,这点我一直持否定意见。这么说吧,我认为k线就是主力用钱画出来的,什么上影线,什么下影线,什么早晨之星,什么放量突破,都是人为可以控制的。你看,橡胶今天这根放量突破的k线,不瞒你说,就是我画出来了,你懂了吗?”江大户颇有些得意的笑着。


“那按照您这么说,我们学的技术分析就彻底没用了呗”?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技术分析毕竟在市场中有着众多的认可度,因此,主力利用技术分析制造市场多空氛围时还是很有用的。比如今天的橡胶,这样一根k线,明天市场看涨的情绪就该高涨了,呵呵,等着看好戏吧”。江大户似乎早已心中有数。


“太谢谢您了,和您聊天,我是醍醐灌顶啊。谢谢江总,谢谢江总”。


“哈哈,不用客气,小肖啊,我很看好你的机灵劲儿,好好干,有什么问题随时来问我,你会进步很快的”。


从江大户的办公室走出来,肖遥紧张的一头冷汗,他生怕江大户看出他的小算盘,看来效果不错,肖遥已经做到心中有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肖遥已经下定决心大干一场了……



第九节:人生要学会做减法。慢就是快,退就是进。


大理,大象咖啡馆,自从在大理开了逍遥客栈以后,肖遥基本上每个下午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要上一杯印度奶茶,一杯柠檬水,一包云烟,一本书,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晒着暖暖的太阳,这就是大理的慢生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忙碌的,出生时忙着吃奶,孩提时忙着玩耍,上学时忙着学习,工作时忙着挣钱,结婚时忙着养孩子,退休时忙着带孙子,生病时忙着看医生,至于死后是否还继续忙碌,这恐怕是下辈子的事情了……忙茫盲,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己一生究竟在忙碌什么?而当肖遥30岁生日时,北京八大处灵光寺的智尚大师告诫他“人生该做减法”时,肖遥还不以为然,那时的他春风得意,目空一切,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在期货界所向披靡。转眼十年过去了,肖遥终于学会了做减法,当然这其中的代价只有他自己知道……


1998年8月28日,早上9点一开盘,肖遥就买入了一手9811橡胶合约,成交价格是7515元,此后该合约一路稳步上扬,肖遥开始逐步加仓,在7560时,肖遥发现他已经满仓了。3万元的账户对于肖遥来说可谓是大资金了,要知道他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才有1500元,这可是他将近两年的工资啊!想到这里,肖遥的手心儿里开始冒汗了。


做过期货的人都知道,有单子和没单子是两种心情,满仓和轻仓更是两种心情,而肖遥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吞了25只小老鼠——百爪挠心啊”。


时间是个怪东西,你希望他走得慢时它匆匆而过,而当你希望它快时它却走得慢慢吞吞。满仓的肖遥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切想知道江大户今天的操作。而江大户办公室的门一直紧闭着,里面的工作人员居然都没有一个人出来上厕所,这让肖遥更是急上加急。


橡胶9811合约涨到7580时似乎就动力不足了,成交量也比昨天萎缩了很多,下午更是一路盘跌,晃晃悠悠的最终收盘在7560元。肖遥飞一般的跑到结算部,麻利的打印出江大户的对账单,定睛一看,傻眼了,今天江大户没有操作,一手橡胶都没买,原来的持仓也没卖,这,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肖遥百思不得其解。


肖遥敲开江大户的办公室,里面的景象又是让他大吃了一惊。江大户的助手小刘和三名下单员都在电脑前紧张的忙碌着,中午吃剩的盒饭都没来得及收拾,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这不像是没有操作的样子啊?肖遥越来越晕了。


“小肖啊,来,进来坐。哦,忘了通知你了,这几天都暂时不用打对账单了,咱们公司的账户被对手盘盯上了,所以我就暂时按兵不动,换做另外一个账户去操作了,所以这几天你都可以休息了。等需要打印对账单时,我会通知你的”。江大户的一席话点醒了梦中人,原来是这么回事。


从办公室出来,肖遥的脑子有点蒙。咋办?这下没法知道江大户的具体操作了,我的账户咋办?目前还有将近20点的浮盈,要不要先平仓出来落袋为安?但是这个念头只在肖遥脑海中存活了不到一秒钟,他还是下定决心,盈利的单子持有到底!


肖遥一夜未眠,满仓的压力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总是感觉明天开盘橡胶会大跌,跌的他满地找牙。他有点后悔跟这个老鼠仓了,毕竟他对江大户也不太熟悉,万一江大户也判断错了呢;他也有点后悔这么快就满仓了,干嘛这么玩命?轻仓长线做不是更好吗?肖遥辗转反侧,后悔不迭。最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如果明天橡胶跌破他的成本价7540,他就先平仓出来看看。


第二天一早,肖遥早早的来到了公司,似乎只有看到了电脑,看到了江大户,他才能感到心里踏实些。橡胶9811合约以7600跳空高开,此后一路上涨,最高冲到7710,最终以7700报收,收出了一根光头光脚的大阳线,市场一阵欢腾。


肖遥的心里就像吃了一颗槟榔顺气丸,那叫一个爽啊!江大户的办公室里也是一片欢腾,大家都在庆祝今天橡胶的放量突破,按照常规分析,橡胶此后应该会有一波快速的拉升了。赚大钱的机会来了……



第十节:期货就是一只潘多拉的魔盒,它会让你在充满希望时绝望,而又会让你在绝望时看到希望……


大理,逍遥客栈。肖遥正在抱着小利玩耍。小利是一只三个月大的金色泰迪狗,之所以起名叫小利,是因为肖遥最喜爱的偶像就是美国最伟大的投机家之一杰西•利弗莫尔。肖遥还专门把自己的客栈房间分别用几位投资大师的名字命名:利弗莫尔房间、巴菲特房间、索罗斯房间、克罗房间……


期货就是这样,当你充满希望时它会让你绝望,而当你绝望时它又会给你希望,期货就是一只充满未知数的潘多拉魔盒,没有勇气的人不要去轻易打开它……


本来一心觉得橡胶9811合约会连续大涨,结果却是令人大失所望,此后的一周行情中,橡胶合约都是窄幅震荡,半死不活,成交量也是大幅萎缩,一副令人昏昏欲睡的鸡肋行情。


怎么回事?肖遥百思不得其解。江大户的办公室这几天也是出奇的安静,大家对行情都是三缄其口,嘴巴封的很严。散户大厅里的人们似乎也都对橡胶的行情不太看好,纷纷平仓出局,转战其他品种去了。


怎么办?现在还有几十点的浮盈,是先落袋为安出来看看?还是继续持有?肖遥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满仓的压力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在期货里,不怕涨,也不怕跌,就怕横盘震荡,这种磨人的震荡往往让持仓者痛苦不堪,左右为难。


橡胶9811合约就一直这样窄幅震荡了两周,现在市场上已经很少有人对橡胶感兴趣了,期货品种就是这样,有行情时你是明星,没行情时你是空气,这里很少有专一的投资者。


1998年9月10日,教师节。肖遥本来打算下午收盘后早点下班,去北京经济大学看望一下老师,毕竟这是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教师节。谁知风云突变,9点一开盘,橡胶9811合约直接大幅跳空高开100点,以8000点开盘,短暂下探后迅速拉升,全天以最高点8100点收盘,大涨了2.53%,成交量也迅速放大,多头势如破竹,市场似乎一下子又进入了多头的节奏。


这种突然地大涨让市场中的多头和空头都是大跌眼镜,仓位重的空头被强行平仓了不少,仓位重的多头也不敢轻易加仓,市场都在互相打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消息面依然是平静如水,甚至连一点传闻都没出现,这极不寻常。期货市场就是这样,一旦发生点风吹草动,大家都会忙着去打探消息,多头会只看到利多的消息,而空头会只关注利空的消息,之后就是双方的互骂。其实,有经验的期货作手从来不去打探消息,因为消息已经反映在k线上了。


收盘后,肖遥发现公司的王总亲自去了江大户的办公室,待了大约半个小时,王总出来后直接去了公司风控部,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布置。这个细节当然瞒不住肖遥的眼睛,他直接去了风控部。


在公司里,和肖遥最熟悉的莫过于风控部的马强了。马强比肖遥大一岁,也是经济大学期货系毕业的,是肖遥的大师哥,因此两人自然近了一步。


“马哥,我看刚才王总来过了,有啥大事不成”?肖遥故作轻松的问道。


“哎,也没啥大事,王总就是说让我们把江大户的保证金比例调一下,按照交易所保证金结算了”。(注:期货是保证金交易,交易所一般收取期货公司该品种合约成交额的3%—5%,期货公司为了控制风险,一般都会加收客户1%-3%的保证金。)


“啊?按照交易所保证金交易,那这不是违规了吗?公司不会承担风险吗”?肖遥故作吃惊的样子说道。


“呵呵,你太大惊小怪了,原则上这是违规,但在期货公司这是常事,特别是像江大户这样的财神爷,公司是有求必应。民不举官不究嘛”。马强看着肖遥吃惊的样子,心想这学弟真是毛儿嫩啊。


“哦,这样啊,看来我真是没经验啊,谢谢师兄啦”,肖遥应付了几句,赶快离开了风控部。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显然江大户想降低保证金是为了加仓,而他在黄河期货的持仓一直没动,都是低位多单,那么加仓也显然是加多单,看来橡胶9811合约要有肥肉了。想到这里,肖遥已经开始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