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散文 | 王玉瑾 |羊肉泡馍

桐树文学 2020-01-13 16:36:24

每次回到运城老家,最想吃的就是羊肉泡馍。一大锅水里放上大块羊骨头和羊肉,用大火煮成浓浓的羊汤。羊汤里加上羊血、羊杂、豆腐、粉条、花椒大料等,根据付费多少,加进去份量不同的羊肉片,捻上一些葱段儿或香菜以及红红的辣椒面儿洒在汤上,最后把饼子撕开泡进汤里,这样就成一碗美味诱人的羊肉泡馍了。

每当我吃羊肉泡馍的时候,脑海里时时呈现小时候第一次吃羊肉泡馍的情景。那是大约五十年前的一个冬天吧。利用农闲时间,村里有人组织用平车从运城粮站拉粮食送到安邑车站,然后再从安邑车站拉上别的货物送到运城。当时哥哥很想加入这个队伍给家里挣些补贴。那时哥哥高中刚毕业不久,身子骨比较单薄,再加上从小没有在农村干过活,妈妈担心哥哥吃不消,让我给哥哥当小帮手,与哥哥一起拉平车。当时哥哥二十岁,我十四岁,我们用一根粗粗的麻绳绑在小平车的车轴中央,绳子的另一头栓出一个圆圈套在我的肩膀上。满满的一车粮食几百斤重,我在前面拉,哥哥在后面费力地架着车把。从运城到安邑车站大约有七八公里远。那时的公路不像现在这么平坦宽敞,路面不宽,路基却很高,一边是十几米深的庄稼地,一边是水渠。寒冬腊月,冷风凛冽,我们一行七八辆车缓慢地行走在坎坷不平的公路上。在半道休息时,拉粮队伍里的一辆小平车没有停稳,连车带粮食翻滚到十几米深的沟里。车主顿足哭喊,人群一起惊呼,吓得我心惊肉跳。当到达目的地,卸下粮食后已经是午后一点多钟。哥哥对我说:“妈妈给咱们带的饼子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咱们也买碗羊肉汤,把饼子泡进去吃吧!”。啊!羊肉泡馍!这可是我向往已久的美食啊!我高兴的连连点头,红肿的肩膀也不觉得那么痛了。

在那贫困的年代,所谓的羊肉汤也没有多少油花。因为舍不得再花钱额外再买羊肉,我用筷子翻到碗底也只有薄薄的两片羊肉。看到我失望的眼神,哥哥叹了一口气,把他碗里仅有的两片羊肉夹到我碗里说:“你吃吧,我不喜欢吃羊肉”。失望之际忽然听到哥哥的话,眼泪在我的眼眶里直打转。我知道,哥哥哪是不喜欢吃羊肉啊,是他舍不得吃。当他转身到别的桌子上去取辣椒面儿的时候,我麻利地从我碗里夹出三片羊肉塞到他碗里的豆腐底下。哥哥回来后便把硬邦邦的饼子泡到羊汤里,拌上辣椒呼哧呼哧的就吃开了,一点也没发现汤里有什么异样。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相,我的心里暖暖的,甚至有一点小窃喜......


作者简介

王玉瑾

山西运城人 现居山西太原

山西医科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左一为笔者,中间立者为哥哥。当时小妹和小弟尚未出生)

(笔者与哥哥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