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是财富——感谢有你

湖北博昊济学基金会 2019-05-14 15:54:15


不久前读小说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世界有多大?作者的回答是这样的:世界不过是你所认识的人组成的集合。打开你的通讯录,便知道你的世界有多大了。



合上书,我一直在想,我的世界有多大?的确有那么一些事物,有家人,有同学,有老师,有学校,有组织,构成了我那不大的,却充满喜悦与幸福,夹杂着微笑与感动的二十二年的人生。我想,人不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是为别人而存在的。感谢有你们,织就我如梦的青春年华


爷爷是把我一手带大的人,也是我的启蒙老师,更是我努力的动力。家长大概都有望子成龙的希冀,特别是母亲离开破败的家之后,爷爷就常对我说,男子汉当有志气,在我身上倾注了全部的精力。我很久以前是个懒散的人(或许现在也是),但我不能忘记,初中考了班上第一,高中进了实验班,拿到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爷爷脸上的光芒,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他是个极其在意名声的人,经常有人这样说,杨大爷,你那个孙儿真是乖,又能干成绩又好,你真是教得好。这种千篇一律的说辞能让爷爷脸上挂着半天的笑容。现在的我无力为爷爷做什么,只能在学习上一次次做得更好,即使是不情愿,也要让他开开心心的。近年爷爷身体越发不好了,我不敢想象,要是有一天爷爷不在了,我会变成什么样。虽然生老病死是所有人无法避免的宿命,但我还是希望,那一天不那么早到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轼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吧!对家人的眷恋如同月光,亘古不变



那是初中的一个夜晚,爸爸的手卷入了机器,我扶着他走到医院,看到爸爸残缺的血淋淋的手,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那一晚我第一次发现爸爸的身高只到我肩膀,发现他的手如此粗糙,也是那一天我发现我长大了


直到现在我还在后悔当初为什么放弃最喜欢的生物,选了文科,让做一个医生的梦想成为空想。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赖老吧。他是个有点温和又有点腼腆的年轻教师,第一次担任重点班的班主任。和一般的年轻教师一样,有一种锐意进取,不迷信权威的精神,他对教育有着特别的看法,“小胜靠智,大胜靠德”“先成人,后成才”是他总挂在嘴边的话。由此便有了三班丰富多彩的班级活动:班级组成第一个星期便让我们说出随机一个同学的名字,每天晚自习前的个人演讲,值周班委每周总结(这个真的让我学到很多),母亲节成人主题班会,班级足球对抗赛(赢了的一方有锅盔吃,结果打成平局全班吃锅盔,由此诞生了“锅盔节”),还弄了个班级综合排名。最离谱的是高考将近时发动全年级晚自习前班级合唱,总而言之赖老是个很特别的班主任。


我永远记得高考前为我们在广播站点的《飞得更高》,也许在广播响起“这是三班班主任为三班全体同学点的一首歌”,在激昂的旋律结束之后,每一个三班人都树立起了必胜的决心;我也不会忘记高三的二十岁生日,以及赖老毕业前给我的直到现在我才理解的话:苦难是你的财富。其实我内心深处是很不喜欢高中的读书方式的,总认为那样会把人弄成书呆子之类的生物。尤其是文科。现在回过头来看,赖老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当时我是这样劝自己的:我不是选了文理科,而是选择了赖老。正直,严谨,自信,做最善良的自己,这是赖老三年里面教给我最珍贵的课程。


王妈妈在市教育局资助中心工作,“王妈妈”是我们私下取的外号。高中总是她为我们发放各种资助,鼓励我们抬头向前看。她大概和我母亲同龄,说话的声音像春风一样温暖动人,像妈妈一样和蔼可亲。从学习到生活我都受到她的照顾。让我们不失尊严,心怀感激,做一个真正的人。上大学之前,王妈妈见我穿的衣物有些破旧,便把我叫到家,把她儿子的衣服送给我,装了满满两口袋。还拿出一双新鞋,说衣服可以穿旧的,但是鞋子一定要穿新的。上大学了,要走新路。不过那双鞋我现在还放在衣柜里,不知怎的,总舍不得穿。



大学,完全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但我自己却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厌倦出门应酬,讨厌相互灌酒,更反感故作高深长篇大论。所以社团活动基本不去,连各种竞赛也很少参与。但我发现这样除了上课听讲生活便没了其他色彩。在大一下期末,我发现基本不上课的室友靠着老师漏题考得比我好之后,连认真听讲的心思都没了。为什么努力换不来成绩,反而投机取巧能够获得好成绩?说实话,那段时间我开始怀念高中的种种,觉得那时的我才算真正在前进着。但是在大学应该怎么学呢?我第一次感到没有了目标。于是大二上便成了看美剧,读小说,追动漫,有课听讲没课疯玩的消沉时期。临近期末了,才抓起书抱起佛脚。


这种状况持续到了大二下,也就是这学期。有一天,一个高中我一直喜欢的女生向我告白了,像美好的童话一样。

“我喜欢你。”

“那我们在一起吧。”

但是人生的剧本永远没有那么简单,接下来还有一句:

“但是我家希望找个条件好的……”

“呵呵。”



我才发现,原来我不是活在童话,而是活在现实中。一直以来受人称赞的我想起了一句话:当一个人只受到称赞时,那么这个人就完了。一瞬间背后起了冷汗。我回想起了一直为我操劳的爷爷,想起了他满是皱纹的笑容,还有爸爸至今仍然残缺的手,想起了赖老的嘱托,“苦难是你的财富。”想起了王妈妈殷切的目光,想起了众多优秀的博昊学子,想起了那些睡得比我晚,起得比我早,跑得比我卖力,天赋比我高的牛人,在晨光中跑到我只能眺望的远方。也许正如韩寒所说,我们听了很多道理,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这么多值得努力的理由,我竟然视而不见。于是我开始试着改变。有规律地作息,坚持跑步,周末泡图书馆,翻出没学好的专业课自习……我想,我的大学现在才开始


感谢给了我动力的家人,感谢教给我人生的老师,感谢一直资助我的孙叔叔和博昊,也感谢那个人,让我找回我自己。谢谢你们!

 

后记:断断续续写了将近一个月,终于敲完了这篇文章。(抱歉在快截稿时才弄完,果然我有拖延症吧。)考虑了很久决定写一些最真实的感受,希望以后看到这篇,会有看到小时候的日记一样的感叹:那时候的我真是可爱啊。




作者/杨仁义   1993年5月出生于四川省广汉市南兴镇,2013年9月荣录武汉大学,就读于经济与管理学院。在校期间进入学生就业服务志愿者协会,服务于武汉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与服务中心。2017年毕业后留校,现任职于西南研究院干部教育中心。


图片来源:作者/网络

博善、济学、铸鼎、报国

因他助而生感激心

因感激心而助他求

微信公众号ID : BHJX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