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碗胡辣汤

飛骊心声 2019-06-19 01:28:05

“师傅,大碗一个馍,辣子多来些。”

无数美好的一天都是从这句吆喝开始……

中国人自古就讲究民以食为天,从北面南米,到南甜北咸,再到八大菜系,每个地方都有被人铭记的美食名片,重庆的火锅、四川的酸辣粉、湖北的热干面、广东的烧腊、北京的烤鸭、东北的杀猪菜……

那么我的家乡西安呢?关于美食推荐,我会有无数个答案,羊肉泡馍、肉夹馍、biangbiang面、岐山擀面皮、葫芦鸡、泡泡油糕、长安猪蹄……作为资深的吃货,我会带着你在西安各地转转,连吃三天一定不带重样,你一定会因为吃而喜欢上西安。

可这些在我眼里只能算作美食,并没有印刻在我的心头。漂泊在外的游子心心念的却是一种黑暗料理——胡辣汤。这和名声在外的河南逍遥镇胡辣汤完全不是一个东西,顶多是一次意外的重名,至于孰优孰劣也是因人而异吧。

我的最爱全称应为——清真肉丸胡辣汤,属于西安回民坊上小吃。它是以牛骨汤为底,配上Q弹的牛肉丸,辅以西葫芦、圆白菜、胡萝卜、土豆等新鲜蔬菜,经独家配方勾芡煮制而成,吃的时候再撒上喷香的油泼辣子,再以筋道回甘的锅盔馍为主食,可以泡着吃也可以就着吃。吃完浑身发热,舒服极了,用西安话讲,撩咋咧!

如此美味的黑暗料理,爱上它的过程,也是我融入并爱上西安这座城的过程。感受一座城、认同一座城、融入一座城,从吃开始无疑是最便捷的方法。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于西安的外地人。这个定位有点可笑,怎么明明是土著,却还是个外地人?我的父母都是军人,是在参军后才来到了西安这座城,相识相恋,后来有了我。可部队毕竟还是脱离于社会的独立小社群,身边的孩子也大多和我相似,所以我生长于西安,却有着山东人和新疆人的饮食习惯,而我的籍贯却鲜明地写着“湖南”二字。我操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以米为主,不食辣椒,不知道除了凉皮肉夹馍之外还有什么特色小吃。

转变是从初中开始的,我经常带早餐去学校吃,面包、牛奶、鸡蛋和培根,饮食不能更健康了,每当看到同学吃胡辣汤就会觉得“这是什么啊,好像一坨稀屎啊”,宁可吃凉皮也绝不吃这个,至于饮食风格也妥妥的外地style。但转机也是从这里开始的,或许每个孩子在这个阶段都希望获得同龄人的认同,我也不例外,我就是从一起吃午饭开始融入这些伙伴,和他们吃饭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面,无非是在哨子面、油泼面、菠菜面、蘸水面、裤带面里略作选择。我试着和他们一起吃面,学着他们的吃面方法,再学着他们的西安话,在无数的调侃和欢乐中,我的口味逐渐被西安同化了,吃米的次数越来越少,吃辣的次数越来越多。至于本文的主人公胡辣汤马上就要登场。

初三上学期,换了一个漂亮的女同桌,每天都会向我请教学习问题(抄作业) ,回家后还要用电话热烈讨论学习问题(你懂的),嘿嘿,谁说小胖子没有春天,才华与智慧一样会吸引姑娘仰慕。有点跑题,还是继续说胡辣汤吧,这个妹子最爱的早餐就是胡辣汤,这就导致我经常早上吃不饱饭了,因为我实在接受不了胡辣汤,而我又要和妹子一起吃早餐。但饿肚子实在太痛苦了,我只能从一口到十口再到一碗逐渐发展,突然有一天,我居然已经形成了爱好,会主动想去吃它。这份青春的懵懂自然是不了了之的,甚至还没有开始就因为不同的高中而宣告了结束。可是这份懵懂与青涩却深深影响了我的味蕾,让我爱上了胡辣汤,再也难以割舍。

上了高中,学校周围没有卖胡辣汤的,再想吃它就很难了,可是嘴是诚实的,它总会用挑剔和乏味来提醒我很久没有吃胡辣汤了。于是一个新的习惯在我家形成了,每到周末的早餐一定是胡辣汤,父母起初是抗拒的,直呼难以下咽,可再多的抵抗也耐不住一句“我想吃”,在我的影响下,他们终于接受了这种食物,终于,胡辣汤统一了我家的早餐,更带跑偏了全家的味蕾,变得都很“重口味”。哪怕是多年后我已离家工作,他们依然会选择胡辣汤作为一天的开始。

当然吃货和食客是有很大差距的,最大的差距就是“挑剔”二字,父母选择胡辣汤大概是因为它荤素搭配、汤干结合、营养又方便。而我对胡辣汤的选择早已超出了果腹,而是为了味道和满足。从上大学离开西安后,之后每次回家的时间都是短暂的,抛去宿醉与懒床,能够吃到早餐的次数是有限的,而我的肚子只有一个食量又相对较小,不就应该在有限的次数里提高胡辣汤带给我的满足和幸福感吗?

走贴吧、逛论坛、查攻略,谁都不能小视吃货对美食的渴望。当终于锁定了西安胡辣汤Top10榜单时,我是幸福的,简直就要热泪盈眶。从第1到第10逐一品尝,为了提供一个良好的胃口,更是拼了命早起跑步20km,只为能多吃两口。写到这里,我突然在想,我对胡辣汤果然是真爱,不知道西安胡辣汤大王是否有一个待嫁的女儿呢?这样我就可以走遍天下都可以吃到胡辣汤,哈哈哈哈哈哈……

胡辣汤作为西安的黑暗料理早餐,虽然没有响亮的知名度,更没有精致雅观的品相。可它却是我融入西安的良媒,它为我接入了西安的地气,感受到了西安的厚重与恒久。西安带给了我最精彩的成长,更带出了我对历史的自信,我的心留在了这里,我的根扎在了这里。

有一个想念的地方叫作西安,那是我生长的故乡。

有一种惦念的美食叫胡辣汤,那是我成长的味道。

“师傅,大碗一个馍,辣子多来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