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往事 • 锅盔

星归文化 2020-02-18 06:08:04




我和太太于二〇一五

年迁居成都乡下的

横山村,

在这里发生了许

的故事。


                   

横山往事




•锅盔


1

“锅盔”是一条狗。


2

2015年3月末,我和太太在街边吃成都人最喜欢也最常见的小吃——冒菜(一种以火锅为原型的大杂烩),在回家的路上,偶遇了一条流浪的小土狗。太太随意呼喊了一声“乖乖”,她便摇头晃脑的奔向我们,跟在我们的脚边。

此时我们已在成都的乡下购置房屋(并开始装修),虽然我与太太都有心养一只狗,但并未做出任何决定。出于对这个小家伙的喜爱,我们商量:如果她像许多传说中收养狗狗的故事一样,跟我们回家,我们便收养她。而她的确跟着我们回到了在城里的住处——虽然距离不远,但她的一路紧紧跟随,让我们觉得果然有缘。



3

看到她身上黄色的斑块,出于物类其形的考虑,我们给她起名为“锅盔”(川语中的“烧饼”)。此时的锅盔全身长满了疥螨,我们带她去宠物店暂时做了处理,但在其后的半年里,总是无法彻底根治。而就在收养她的第三天,她发了一场烧,非常严重,水米不进。好在最后还是挺过来了,以后也没怎么病过。



4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时常往返于城乡之间,忙着房子的装修,锅盔大部份时间也住在乡下,由我的岳父、岳母照顾。她也非常的懂事,禁止她去的地方,只需一次便记住了。学习叼球也非常的快,几次就学会,而且十分喜欢与我们玩这个游戏。



5

穿着时尚的马甲,加上已经完全直立的耳朵,锅盔时常会被误以为是名种狗,我们便戏谑的称她为“中华田园寻回小猎犬”。她的学习能力非常的强,只经过几次犬笛的训练,在听到哨声后,无论有多远,都会第一时间跑回来。



她很喜欢坐车,而且总是站起来严肃的张望着前方,犹如一名老司机。我们猜想:她的某一次前世,一定非常喜欢驾驶。



6

到了夏天,我们的房子装修完毕,锅盔也成了门前这条路的“路霸”,喜欢趴在中间守路。出于她名字的趣味与着装的时尚,锅盔很快成为了村里的一只名狗。我们带她在村里游玩,总会听到不相熟的村民殷切的呼喊着“锅盔”~~“锅盔”。时不时也会看到锅盔被邻居的小妹抱着不撒手,亲热到有几次我担忧她会不会就此被拐走或收买。



7

“锅盔”比我们更喜欢也更先适应乡下的生活:每天清晨,她都会迫不及待的等我们开门放她出去野,她其本是敞养型的:早上出去耍,到了饭点就趴到门口等着进屋吃饭,然后再出去晒太阳,当路霸。晚间溜回来与我们一起散步,然后乖乖的在家睡觉,守门。



时不时的,我们也带她出去与亲邻家的狗狗社交。锅盔在村里面基本没有看得起的其他土狗,她总是独来独往,还特别喜欢和附近的狗争地盘,而且几乎没有对手。但出了村就不同了,因为体型的差别,她对其他的大型犬都会退让三分,保持了一只小母狗应有的矜持。



8

在冬日里,她总喜欢在院子里与当时已经13岁高龄的暹罗猫,小帅,趴在一起晒太阳。小帅是太太自大学时养的一只纯种暹罗猫,特别亲人,讨人喜欢。关于小帅的故事,改日再讲。



逐渐的,锅盔成为了我们家庭重要的一员,甚至与家里的装修风格都融为了一体,拍照的时候如果她不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9

来年的春天,村里开满了油菜花,我与太太在乡下的生活也满一年了。这一年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也有好多故事,唯一不变的是锅盔的陪伴。

到了3月,我去上海讲课,太太则在内观中心闭关。虽然都不在家,但对于锅盔的牵挂却不曾减少。而就在我讲完为期两周的课后,太太也即将要出关时,家里传来了令人心痛的消息:“锅盔”丢了。

那个陪伴我们将满一年,俊朗聪明的锅盔,因为发情,失踪了。

我是一名占星师,一名教授卜卦占星,也曾成功帮助别人找回走丢的宠物的占星师,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与太太几乎将占星、塔罗所能用的技法以及可以查阅的资料翻了个遍。

我们也走遍了周围的村落,一路拿着锅盔的照片打听、寻问,甚至去成都专门收养流浪狗的中心寻问,但锅盔仍然音讯全无。




痛苦与懊悔,交杂着期望与失望,伴随着泪水与叹息,在自认为可以瞥见并控制的命运面前,我们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悲伤过后,无论多么的无奈,我们唯有接受命运的安排,接受生命中的悲欢离合,怀着感激之情与她道别。感谢她与我们相伴的这近一年的时光,感谢她来到我们的生命中。



10

4月的清明节,我和太太还有两位好友,一起去贵州游玩。我们仍旧处在“失盔之痛”中,也未打算立即再养狗。但就是巧合般的安排我们遇见了一群待售中的“下司犬”,我和太太同时对其中一只有一种无法自拨的喜爱。

然后,我们有了“薇卡 / Wicca”。



11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